編輯手記︰小高鐵,大炒作

廣告

廣告


"安徽的拆遷一角"相片來源, 作者形容這相片為"不知道人民路拆迁工程的人会觉得这里刚地震过。。。"

新一年,新的開始,希望每位獨立媒體讀者新年進步。

前年看見一個泡沫的爆破,上年迎來一個更近的泡沫。

高鐵牽動本地千萬家園,菜園村、大角咀、荃葵和象山,也觸及無數國內市民對痛處。

因工作到安徽巢湖市的和縣三天,偶而翻閱當地報紙,看見一則新聞甚有趣味。報導中,記者慨嘆騰訊控股近日的投資,騰訊就是國內家存戶曉的網上通迅軟件QQ的軟件開發商,他以研發中心(廣州)、資訊中心(杭州)等名義,上海、武漢等一線地方圈地,開展他借高科技為名的房地產王國。現在大小企業都爭相投入炒樓,就算最能賺錢之一的石油企業都分一杯羹,涉足地產,上月,中國海洋石油就連同保利、萬科等國企參與廣州地王競投。報導哀痛是不止是這情況屢見不鮮,而是一間以創意和高科技為名的大企業都轉變成地產公司,以炒賣為業。

交通帶動地產已經不是新聞,上世紀的香港已是明証,單單是80年代地鐵建成,已經使官塘的居住私人物業比率由1979年的一成上升到1991年四成一,使官塘由公屋為主市鎮變成屋苑林立。今次,高鐵賣點是「同城化」,開發二線城市地產的機會。

高鐵跟飛機性質不同,是更大量容量和更密集的集體運輸工具。它帶動不是改變實體模式,而土地的交換價值。從台灣經驗,高鐵換來是本地飛機航班沒落,及車站土地價值急升。地產最重要莫過於土地,國內大城市不是土地資源貧乏,像深圳未利用土地僅佔全市總面積的2.23%,就是昂貴,近日土地拍賣價值屢創新高。高鐵以”同城化”方法,擴大城市的範圍,使二線城市納入發展範圍。像湖南省省會長沙鄰近株州和湘潭,因武廣高鐵變身成為” 長株潭城市群”。

地產將成為國內經濟火車頭?70、80年代香港經濟經歷由工業到地產的轉型,這也不是香港的自身經驗,美國大城市也有同樣經歷。土地收入佔城市收入越發重要,國內城市亦漸成趨勢,一些城市甚至佔60%(見24-12-09經濟日報),全國最高價的杭州,土地收入是全城收入的兩倍。香港擁有土地就是特權階級,國內或正朝這方向,改變國家的政治。

高鐵只是國內的一個大地產項目,而我們付出600多億,加入一個泡沫。

有評論將今日國內的情況如70年代香港,收入上升,置業需求大增。我相信未來則更像今天的日本,建築集團主導政治的發展 ,合法政治獻金取代枱底的貪腐。

發展需要投資,投資也要代價。香港老人入住院社環境惡劣已經不是新鮮,政府又以財絀為名,建議對70歲以上的老人進行資產審查,甄選入老人院的資格,老人院已經成為恩恤,不再是福利。學識填寫”衰仔紙”(向政府宣稱不供養父母的表格,將子女從家庭收入中分開計算),可能是80後青年必上的一課。

將來只是「涼薄」的同義詞。2010年,正是「山雨欲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