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網絡

為何博客?

廣告

廣告

聽說,亞洲有個國際都會。它的名字經常與「文化」掛勾,後綴「沙漠」二字。那裡每年夏天都有盛大的書展,由熱衷推廣商業活動的貿易發展局主辦。那裡的人很愛閱讀,車廂裡的通勤客都人手一報,最受歡迎是數字特多的財經新聞和圖片豐富的娛樂消息。那裡的大學入學率很高,也設有文學院,上課的大樓是拍攝婚紗照的熱門景點。那裡每區都有圖書館,更有流動圖書車,本地文學大概能擠滿一兩個書櫃。那裡總是有愛書的人,還有書店老闆被賣不去的書壓住,永遠活在書堆下。在這樣的鬼地方,誰會希罕筆耕?

博客。

一個週五下午,我在會議室呆坐兩個小時,耳聽枯燥的數字和賭氣的爭論,雙手卻伸進桌下撥弄手機,閱讀高鐵撥款的最新消息。旁邊的同事瞧見,低聲問道:「看即時新聞嗎?」我把手機畫面翻給他看。「這是甚麼來的?」他瞄了一眼,再問。「Twitter。」我答。他搖搖頭,顯然對這件小玩意一無所知。

同一時間,成千上萬同樣被困在樊籠裡的人,思緒都乘着Twitter的翅膀飛到立法會那邊。那個下午,很多網友在立法會門外拼命寫微博(micro-blog),報導撥款會議最新消息。這些以「#stopxrl」為標記的文章,一整個下午不停更新和轉貼,數量有如雪球越滾越大。由於讀者遍佈全球,有人特地翻譯這些微博成英文轉貼,更有內地網民以簡體中文討論。即使撥款通過後,現場依然有網友用文字直播警方包圍圈內的情形。這些人並非受薪記者,卻堅持默默發佈新消息。他們為甚麼而寫?

台灣時報資訊和台北縣文化基金會舉辦的2009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結果於去年底公布,「年度部落格」桂冠落在《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作者是一個職業記者,參賽自我介紹為「左手寫新聞報導,右手寫新聞以外的觸動」。很多人寫博客,內容都是風花雪月的生活紀錄。這個博客的特別之處,正如評審所言,是「將發生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的現象、甚至不見容於主流媒體的報導,透過部落格呈現在讀者的眼前…全心全意透過鍵盤貫注對於人和土地的愛、以及令人清晰感受到溫度的正義感與熱情,以其他人可能感到猶豫的方式,為讀者揭露出生活環境中往往看不到的另外一面。」(註一)

博主Chyng在入圍感言裡說道:「很早就開始部落格書寫,高三到現在也快十年光景,但在初始那幾年,部落格對我而言只是喃喃自語的小天地…就這樣過了幾年,樂生運動(註二)在部落格圈燃起一片野火,寫了幾篇文章…才開始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名部落客』,也才慢慢知道,『部落格不僅是樹洞』…但太多事讓人氣血攻心,媒體環境敗壞…於是覺得獨立發報台也好,能散播一點是一點,畢竟我也為那些事觸動」(註三)。由最初自說自話的樹洞,變成今日仗義直言的發報台,博客內容「報導比例多了、軟性書寫少了」。她利用公餘時間寫文章,內容廣及人權、環保、勞工事務、天災、教育和民生等範疇,單單零九年便完稿二百六十四篇,比不少民選議員發言次數還要多。這是何等偉大的成就?她的文章沒有職業論政者的老練和世顧,卻有更豐富真摯的情感,是關愛家園者的諍言。

這次活動還有不少這種社會觀察的博客,例如以環保為題的訊息觀點組「首獎」《環境報導》和「推薦優格」《新南極轉運站》、報導社區人物故事的公共參與組「推薦優格」《小魚媽媽故事部落格》,以及眾多書寫民生、政策和人權事宜的入圍作品。或許正如評審所言,「政客、污染、災害、復育等等問題…早已悄悄成為我們生活中或許不願擁有、然而也已經難以切割的一部分」。月旦政事,已不只是政評人和傳媒的神聖職責,也可以是持份者貢獻社會的方法。

隔岸那一端,同樣有人透過互聯網為社會診病。去年一本引起熱話的書《中國猛博》,為17個這樣的博客作傳,包括連岳(因為廈門興建二甲苯化工廠在博客發言,「串連」萬人「大散步」)、艾未未(曾發起公民調查死難學生人數,寫文章紀念六四)和曾金燕(因為丈夫胡佳被捕,走到網上發文「尋夫」)。他們所受的打壓層出不窮,最小兒科的是刪文和閉站,嚴重點會受恐嚇,胡佳因在網站發文論政被囚,曾金燕更遭公安軟禁,據說幸得網友突破防線送上奶粉,才不致襁褓女嬰斷糧。然而,他們仍然堅持直抒己見,說一些不容於傳統媒介的真心話。在萬馬齊瘖的環境裡,互聯網彷彿成了關心家事國事天下事者的最後活門。

相比只因說話便身陷險境的他們,我們是幸福的一群。在這個國際都會裡,我們可以站在立法會門外,一邊高呼口號一邊上網大寫特寫。此地博客猶如雨後春筍,可能有千百種原因,但當中肯定包括為良知感召而發聲。傳統媒介未必容得下這些聲音,但網絡世界提供眾多討論區和獨立媒體等平台,給博客就社會問題痛下針砭。

在這個互聯網年代,爬格子的意義不一定是成為大作家。正如Chyng自言,博客孜孜不倦的寫,要「和觀看這些文字的人,一起在迷宮中闖蕩」。

註一:全文見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2009/winnerlist.htm

註二:指保護樂生療養院運動。由於興建捷運支線,該歷史悠久的療養院面臨清拆危機。保育人士紛紛挺身抗爭,近似香港因填海清拆皇后碼頭一役。

註三:全文見http://gaea-choas.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_21.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