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包致金姪女案揭襲警法例荒謬性 兩罪任擇 警察濫用 律政司疏職 今自食其果 應從速修例 (人權監察新聞稿)

廣告

廣告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香港) 就包致金姪女襲警而獲法庭輕判,引起公眾關注,律政司昨日以判刑明顯地不足及原則上錯誤為由提出覆核。警方刑事及保安處處長鄧甘滿更承認,基於案情不複雜,當日負責案件的警官提出控罪時,並無徵詢律政司的意見。這種做法,無視襲警案件當中警方明顯牽涉利益衝突,有違司法公義。若果律政司無視司法公義,授權警方檢控時,將警方明顯牽涉利益衝突的襲警案件,也包含其中,更是不可饒恕的錯誤。

人權監察認為,警方在處理襲警案件時,現時實質上享有過大的酌情權,可以任意選擇罰則輕重懸殊的襲警罪作出檢控,既不合理亦不公平,而律政司則疏於職守,沒有履行《基本法》中主管刑事檢控的工作,實質上無節制的授權,縱容警方草率檢控,傷害司法公義,更損害公眾對檢控和司法的信心,更是難辭其咎。

《基本法》第63條規定:「律政司主管刑事檢控工作,不受任何干涉。」而根據「檢控政策及常規—檢控人員守則」第6.1段:「…檢控人員獨立行事,不受負責調查的人員影響。在適當情況下,檢控人員可考慮調查人員的意見,但應否提出檢控的決定,最終仍由檢控人員負責。」明顯地,律政司對檢控工作,維護檢控決定的質素,防止利益衝突,維護司法公義,負有最終和不可推卸的責任。

人權監察認為,律政司提出覆核,理應反映出律政司認為包致金姪女掌摑警員的襲擊行為嚴重,當初選擇控罪時應以《侵害人身罪條例》[1] 襲警罪而非刑罰較輕的《警隊條例》[2] 襲警罪提出檢控。但當時警方並無因為案情嚴重,以及有利益衝突而尋求律政司意見,只簡單地因為案情不複雜,就決定以刑罰較輕的《警隊條例》襲警罪提出檢控,最終判刑過輕,可謂警方有責,咎由自取。現時公眾甚至前線警員內部,都認為量刑過輕,與當初負責案件的警官的決定截然不同,可見當初檢控決定草率和缺乏理據,即使在法理上警方有權就判刑提出上訴,但警方草率檢控在先,又有何顏面再據理力爭?

事件亦反映出律政司未有及時修訂法例,統一兩項內容相同,卻罰則懸殊的襲警罪,而且在處理襲警控罪時,並無向警方發出妥善的限制,禁止警方在有利益衝突的情況下作檢控決定,亦無明確指引指示和制約檢控人員如何在兩項襲警罪行中作適當的選擇,更沒有在得悉警方起訴的決定後,行使最終決定權,覆檢警方的檢控決定,自甘任由警方越俎代庖,最終導致法治受到重大傷害,律政司明顯失職,難辭其咎。

表一:參與遊行/集會的人士因涉嫌襲警而根據罰則較重的《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第36(b)條被檢控的數字 [3]

裁決的年份 2002 // 2003 // 2004 // 2005 // 2006 // 2007 // 2008 // 2009
1. 檢控人數 0 // 0 // 0 // 0 // 1 // 19 // 1 // 4
2. 定罪人數 0 // 0 // 0 // 0 // 1 // 6 // 1 // 候審
a. 即時監禁 不適用 // 不適用 // 不適用 // 不適用 // 0 // 2 // 1 // 候審
b. 罰款 不適用 // 不適用 // 不適用 // 不適用 // 0 // 0 // 0 // 候審
c. 其他 不適用 // 不適用 // 不適用 // 不適用 // 1 // 4 // 0 // 候審

表二:參與遊行/集會的人士因涉嫌襲警而根據罰則較輕的《警隊條例》(第232章)第63條被檢控的數字 [4]
裁決的年份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1. 檢控人數 2// 0// 0// 0// 1// 0// 0// 0//
2. 定罪人數 1// 0// 0// 0// 1// 0// 0// 0//
a. 即時監禁 1//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1//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b. 罰款 0//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c. 其他 0//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不適用//

人權監察指出,自2007年起,共有24宗涉及示威表達活動的襲警檢控,無論案情如何,全數均被當局使用罰則較重的《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6(b)條的襲警罪檢控,無一例外(見表一和表二)。相比之下,仍有甚多其他與示威表達活動無關的人士,獲以罰則較輕的《警隊條例》第63條的襲警罪檢控(見表三)。因此,公眾完全有理由相信,警方和律政司在檢控示威者時,特別嚴苛,有針對示威者和打壓表達活動之嫌。

表三:與遊行/集會無關的人士因涉嫌襲警而根據罰則較輕的《警隊條例》(第232章)第63條被檢控的數字 [5]

裁決的年份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1. 檢控人數 90// 186// 139// 168// 180// 231// 160// 131
2. 定罪人數 66// 161// 123// 141// 158// 209// 137// 120
a. 即時監禁 21// 58// 50// 41// 50// 66// 43// 35
b. 罰款 14// 29// 27// 35// 41// 49// 20// 24
c. 其他 31// 74// 46// 65// 67// 94// 74// 61

人權監察要求警方交待包致金姪女案的檢椌決定考慮的因素,以及詳細解釋在甚麼情況下警方會就襲警案的檢控徵詢律政司的意見;亦要求律政司從速解釋有否就檢控人員如何在兩項襲警罪行中作適當的選擇的有關的政策及指引,以及是否曾有向警方選擇以罰則較輕的襲警罪檢控作覆檢,以釋公眾檢控不公的疑慮。

問題其中一個癥結在於香港的法律漏洞,即現時香港有兩條內容相若、對襲警程度均無細緻分級、罰則輕重懸殊的襲警罪,但《侵害人身罪條例》下的襲警罪罰則較重,量刑起點幾乎是必須即時監禁且不准緩刑(見表四),因此給予讓律政司人員和警方近乎毫無制約的酌情權、以至選擇性檢控的不當空檔,可以濫權,用來達至針對示威者和打壓表達活動的不當目的。

表四:兩條法例下襲警罪的比較
《警隊條例》第63條 // 《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6(b)條
罪行內容 //「任何人襲擊或抗拒執行職責的警務人員,或協助或煽惑任何人如此襲擊或抗拒」//「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
最高懲罰// 罰款$5000及監禁6個月 //監禁2年
可否緩刑//若判監禁,可處緩刑 // 若判監禁,不可緩刑,即時入獄

雖然面對已浮現的問題和批評,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卻漫不經心,並無採取特別措施,制止和防止這種狀況,實在疏於職守。因此,人權監察促請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承諾並盡速提出修訂,統一上述兩條具輕重之分的襲警罪,在正式修訂之前,應第一時間訂出特別的措施和指引,終止執法或檢控人員胡亂檢控,甚或濫權。

現時的狀況似乎是:法例容許警方或律政司選擇用罰則較重的控罪,被告一旦襲警罪成,就等於容許警方或律政司決定被告要受即時監禁,法官反而無選擇權,權力竟給警方僭越和剽竊,實在不公。因此,不單要統一上述兩條襲警罪,更要保留給法庭充分的酌情權,決定罰款還是判監,是否給予緩刑,或是判以即時入獄,又或是以社會服務令等其他安排取代。

人權監察必須指出,兩條襲警罪尚未統一之前,在處理涉嫌襲警的檢控時,警方必然仍有利益衝突,為保程序公義,須要交由律政司(或其代表或外判獨立的律師)作實質和慎重的檢控決定,尤其在選取輕重不同的控罪之時;若負責的律政人員決定以襲警罪中較重的罪名加以檢控,必須得到更高的層級,甚至律政司以外的獨立富經驗律師的同意和支持,方可進行,以確保公義不但得到彰顯,而且更是人人見到公義的彰顯。律政人員和外判律師,均須依指引和案情等因素,決定是否給予同意和支持,以杜絕無制約的酌情權。

促請統一輕重之分襲警罪
自2007年起,每當示威者與警方有肢體接觸以至碰撞時,無論是否警方先作挑釁,以不合理安排打壓示威而造成衝突,律政司及警方均會先發制人,一律以刑罰較重的《侵害人身罪條例》襲警罪檢控示威者,譬如參與2008年元旦遊行的馮炳德,與警員理論開路時被指用手肘撞跌警員,被判襲警罪成判監十五星期。然而,在是次包致金姪女蓄意掌摑襲擊警員案,或是她之前兩次襲警案,警方或律政司均以較輕的《警隊條例》襲警罪告之,可見現時檢控襲警罪的政策及準則不明,賦予律政司與執法當局濫權的空間作選擇性檢控,以致令公眾質疑當局一方面嚴苛控告示威者,另一方面以較輕控罪控告權貴,令公眾對檢控當局、甚至法治的信心受損。

人權監察認為,律政司及警方必須澄清現時的檢控準則及理據,包括在何種情況及何種準則下選擇其中一條襲警罪作出檢控?襲擊的程度及其分級為何?以甚麼準則控告示威者襲警?是否認為警民在集會或示威活動的肢體接觸以至碰撞均屬襲警?在何種情況及甚麼程度會把警民的肢體接觸以至碰撞理解為襲警等?政府當局亦應統一現時兩條重複但刑罰具輕重之分的襲警罪,減少律政司及警方選擇性任意檢控的空間。

建議
律政司司長及保安局局長應該盡速提出改革相關法律的措施。律政司在修改法律前,應該改善檢控政策、指引和程度,尤其檢討襲警案件和其他警方有利益衝突案件中,如何進行檢控工作。

- 完 -

註釋:
[1]香港法例第212章
[2]香港法例第232章
[3]同上,附件中第三個表格。保安局就該表附加註釋的原文如下:「紀錄只有警方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12章)第36條「意圖犯罪而襲擊或襲警等」罪行作出檢控的數字,當中並沒有就條例第36(a)、(b)及(c)條作出檢控的分項數字,因此未能提供有關數字。然而,警方特別收集了有參與遊行/集會的人士因涉嫌襲警而根據條例第36(b)被檢控的資料。」
[4]保安局就何秀蘭議員「有關公眾集會或遊行人士被控告襲擊警務人員的查詢」之覆函,2010年4月30日。附件中第二個表格。
[5]保安局就何秀蘭議員「有關公眾集會或遊行人士被控告襲擊警務人員的查詢」之覆函,2010年4月30日。附件中第一及第二個表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