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第三隻眼睛:水貨以外的上水

第三隻眼睛:水貨以外的上水
廣告

廣告

「沒甚麼特別事,早點回家」,感謝老闆,我們全體在七點前撤退。回家的火車上,挑了個靠窗座位,滑過吐露港,一輪橙月懸在馬鞍山頂上,與地上整整齊齊一格一格的萬家燈火互相輝映。好想拍下來,但手機的相機質素未如理想。吃飯之後,看完最愛的八點半檔電視節目。借以送當夜班的老爸之名,乘機溜到街上展開夜遊上水之旅。

捧著單反,走在九點幾的上水街頭,居然不能掩蓋一種搶劫的恐懼。先在樓下追月,路燈在油柏路上照出寂寞的影子,家家戶戶的白米色或橙黃色的燈,為冰涼的漆黑夜空燃點溫暖。原來我住的屋苑也能拍出這麼美麗的景色,不輸小橋流水人家。果然,鄉情與建築風格無關,重點是那裡的人跟那片土地的風物種出怎麼樣的感情。從村內走到馬路,過馬路到火車站。步走開了,手中的相機變得紮實,而非負擔。水客們的office hour已過,上水回復到寧靜的小鎮。沒有行李拉車,剩下單車。沒有急著「走多幾轉」的水客大軍,只有趕著回家的疏落歸人。人潮從往羅湖及落馬州的閘機退去,轉移到橋上排隊買宵夜......

這一晚,這台單反啟亮我第三隻眼睛,一種我從未想像過的視角。今日的上水竟然像個中環:辦公時間,人流如鯽;下班之後、上班之前,人去樓空。難道這是中環價值的播染?從被佔領到光復運動,我寫了很多、拍了很多,那些比蟑螂討厭的水客問題。很熱血,很憤怒。這次夜遊我生於斯長於斯的上水,透過鏡頭看見她卸下彩妝的一面,藉著快門鎖定這小鎮原初的面貌。走完這一圈,平日叫我不滿、令我無奈的這段路,我沉澱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平靜。

水貨,令上水聲名大噪,繼天水圍之後,被塑造成另一個「悲情城市」。但我不要悲情,因為我認為我們值得希望。冰冷的相機把在手裡,情感透過理性曬成一幀幀溫暖的照片。這次,我不再說我拒絕甚麼,而是用影像告訴你,我想要的上水是甚麼輪廓,我期待的是怎麼生活。

這一夜,第三隻眼睛看到的上水:[更多相片,請按此]

原文發佈於個人部落格,參考連結: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3/02/blog-post_5.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