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瞎子與瘸子:自由是民主的基石

瞎子與瘸子:自由是民主的基石
廣告

廣告

瞎子的世界
雖然我看不見,我還可以透過耳朵,聆聽這個世界;我的四肢可以帶我到很遠的地方。我相信,我所聽到的。我仗賴我聽到的,行走出我的路。我知道我要比一些人幸福,因為我有他們所羨慕的力量,但其實他們不會理解光是靠耳朵塑造出來的世界的恐懼和不安。老天爺給我健全的四肢到處跑動,卻沒收我作為嚮導的光明,我恨。

瘸子的國度
很多人說,我已經很幸福。雖然我四肢都不能動,就像一塊蕃薯,但我腦筋清晰、眼睛明亮、耳朵乾淨。大家又可曾知道這些所謂的「優點」都是我的包袱,太清楚太明白,卻又被困在不能移動絲毫的皮囊裡,我無奈和憤怒的眼淚一直往肚子裡吞。上天給我見到世界的不公不義,卻不給我手腳去改變,我怨。

當瞎子遇上瘸子
瞎子是手中有票,卻沒有自由的那個。也許,他能作出改變一些,但在沒有看到更多事實之前就下手,決定很容易被搖擺。有如夜裡行車,在光線沒有很充足的時候,會有捕風捉影的緊張。危險,但可能他們是快樂的,因為他們都不知道危險在哪裡。

瘸子是看到比較開闊的一個,卻沒有投票的權利。或者,他能總結出一些經驗,但他從來沒有實現想法的機會,鬱鬱不得志。有如玻璃房裡的囚徒,玲瓏的心讓你知道人家不了解的東西。痛苦,因為你知道車走歪路,卻無法把方向盤扭過來。車毀人亡,欲哭無淚。

雖然如此,我不認為快樂的瞎子會比瘸子幸福,相反,自由是民主的基石。即使我們有票可投,卻不能作出理性的決定,票投下去也只不過是助長機會主義者的氣焰。自由所給予的眼界,卻是作出決定前需要的資料庫。不同立場和觀點擺在眼前,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培養起來。經歷這個審度的過程,決定才會完全、立體。

我期盼民主,也熱愛自由。我覺得我城香港是一塊尚算自由的土地(雖然土壤好像開始變質),我希望有一天我能看見在這花盤裡,盛放著自由的花朵,結出民主的果實。

原文:http://movingfromhere2there.blogspot.hk/2013/06/blog-post.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