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文藝

自由,遍地開花

自由,遍地開花
廣告

廣告


事情是這樣的。去年六四,是我第一次去燭光晚會,十多萬人聚集的場地,很有力量。主辦者的口號,可是不是每一句我們都認同。今年六四,我在想燭光以外還有甚麼方法去紀念這一天呢?沉溺二十四年的傷痛以外,我們還有甚麼出路?正如我在另一篇文章提到的六四這劇本還可以怎樣演下去?

去年晚會當中,〈自由花〉是我印象最深的一首歌。一來這是廣東話,每字每句我都聽得清楚明白;二來歌詞內容本身也很棒,向當日學生們對公義和民主追求,那種不畏強權、不屈不撓的精神致敬。某一個瞬間,我想到要用白花做一些作品,在晚會以外,表達個人對這些人、這些事的一點感覺。

Chapter 0
這個計畫其實沒有很多計畫在裡面,只是有一個概念要帶著白花在城裡走,到處拍拍,就這樣而已。周末之前,一直沒有時間去文具店買材料,放工之後只是在家裡隨手拿點白紙或面紙試著摺出花的形狀來。試了好一些,但效果都沒有很理想。買了縐紙以後,最初也是用摺的,不成功。後來用了一個最笨的方法:剪成花瓣的形狀,一片一片黏起來。手工小白花,最終一瓣一瓣的長出來了。

Chapter 0.3
花,因為家裡的漿糊用光了,只是做了四枚。要帶他們出門,就像帶小朋友一樣,需要很多準備。他們不過是縐紙,所以都長得很輕、很脆弱。我用了本來放太陽眼鏡的盒子裝著他們,好讓我將他們掉到包包裡也不會砸到。要他們乖乖的定下來給我拍,又要帶點blu tack。

Chapter 0.5
原本我是定了一個路線圖要怎麼走的,想要在六四當天回家路上拍的。周末出去拍完全是出於預習,但拍出來的效果不錯的說,那就沒有再分預演不預演了。

Chapter 0.9
六四當晚,我10點才下班,可幸的是公司就在維園不遠之外。人潮已經退去,更方便我的移動。我朝著紀念碑的方向走,穿過花圈,來到底座前,放下帶在身上幾天,親手製作的小白花。我想,這是白花最美麗的結局。


做了一張圖放在臉書上,本想讓它飄,做出一種遍地開花的效果,卻沒有成功。圖沒有散開去,但我卻看到更多更實在的城內處處開花景象。維園以外,市民用著他們選擇的方式紀念這個日子、這段歷史:唱了幾年的「報哀音」、尖沙咀的燭光晚會、中聯辦外的BBQ。各適其適。紀念活動,遍地開花。當日從維園燃起的火種沒有熄滅,卻是人們自發起拿著火把,走到還未被照亮的角落。這樣的景象,讓我想起另一段歷史: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新教徒放棄教宗作為同上帝溝通的中介,相信每個個人的禱告都能直達上主……

回顧自由花的足跡:按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