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再訪浸大視藝院:填補空白的一年

再訪浸大視藝院:填補空白的一年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上年4月,正在國民教育議題醞釀前夕的多事之春,浸大一群視藝院學生組織了「浸大視藝校園發展關注組」(下簡稱關注組)力保校園。惟隨著更多特大社政議題的出現,加上8月傳出的「短暫保留」風聲後,關於視藝院去向的消息亦為之煙沒,並從各大報章媒體中絕跡。事隔一年,到底視藝院去向何從?一年間又發生過什麼?視藝生實際又爭取到什麼?獨媒記者於星期前趕在畢業展覽開幕時,前赴採訪關注組召集人Reds,試圖填補這些月來關於視藝院的空白。

風波今昔回顧:從「起義」到平靜
2012年4月,視藝生首度於校園發展諮詢會中,得悉啟德校園面臨政府加租迫遷壓力的消息,並於同月成立關注組,力爭保留校舍。正當同學趕緊印製文宣、組織請願遊行之際,又傳出兼任浸大校董會主席和藝發局主席的王英偉傳出「與藝發局合租」之方案,使關注組譁然,亦俱使文化界中重量人物如黃英琦等人開腔抨擊此案。關注組行動亦隨之升級,並漸羸盡坊間輿論,迫使政府於8月8日開腔讓步,同意續以特惠市值租予浸會大學。

關注組一直以來要求全面保留啟德校園,並重新審視香港視角藝術教育的政策。惟8月8日政府的新聞稿中只承諾把校園回撥予教育局,並由教育局編配予浸會大學短期使用;另表示會再諮詢教資會考慮是否讓其他院校長遠申請使用該校舍,並要求申請之院校提供詳盡建議書。關注組當晚憤憤不平地發聲明力抨公告黑箱作業及無視關注組要求等。關於主流媒體中關於視藝院去向的報導,亦大抵及此為止,鮮有跟進。

視藝院何去何從?
Reds表示,在政府開腔後,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即發涵浸大邀請交上計劃書,而關注組亦很快開始與校方開展全面的商討。他表示,在商討過程中,學生與校方都能坦誠交換意見。尤其在新上任的視藝院院長領頭下,為視藝院在校董會中重拾應有的話語與投票權,亦使視藝院計劃書的討論過程中,沒再出現學生或視藝院被消音的情況。

時至11月,由關注組與校方共議的計劃書,已早上呈政府,惟至今未獲回覆。但Reds表示來自視藝院方面的可靠消息表明,政府很大機會批淮議案,並提供5年,甚至10年以上的租期。並且,他得悉教資會方面也大抵同意CVA(傳理視藝大樓)確有不足,並將同意浸大以現有撥款替啟德校園進行一次性裝修。他表示期望在月內可正式公佈相關消息。

面對坊間批評聲音——Reds:策略所須
雖關注組普遍羸得坊間掌聲,且最終尚算圓滿保留校舍,但面對他們部分的處理手法,卻亦非沒有批評。如中大學生報2012年9月號的〈浸大視藝院風波——作為一個學生運動的演示〉一文中,就曾指出關注組的旗號範圍太狹窄,議題層次未能上升之餘,對運動和抗爭手法也流於保守。小記也順道詢問Reds對此的回應。

對於部分批評,Reds大抵指為策略所須。「當時有很多社會議題正在醞釀,或將要發生」Reds指,「如反國教等議題,我們怎樣能拿捏到媒體注意而不被大議題蓋過。或,我們怎樣避免被認為太政治化,而最終失去市民支持,這通通是我們要想的」。他指出,他們一直非常小心避免把議題上升到最高層面,如浸大黑箱作業、地產霸權等問題;而「只講藝術」是關注組內大抵的共識,其他文化政策議題最多是在旁助攻。

面對「去政治化」的批評,Reds表示無可奈何,也承認是部分不足,且他也大抵同意同學應於平時就培養更敏銳的社會觸覺,那才不會有事時才被動地「臨急抱佛腳」。「我其實也很期望經歷這次事件的洗禮,同學們會對社會多點關心」,但Reds也不諱言:「雖然有某些同學因而留意了多點事時,但大抵上都還原到了『基本步』」。

視藝院空間未來的運用與展望
在訪談期間,Reds透過介紹視藝院畢業展覽的一些作品,以及平時的製作環境說明視藝院空間保留的必要。


上圖名為〈魚在管中遊〉的作品全由一名畢業生自製,包括管道的切割和併貼等等,故意在狹窄的管道中放置小魚,用以映射現代人當下的生活狀況。


「House Hunting」的作品則試圖收集全港不同屋苑的泥土,並把泥土製成一棟棟的房子,反思勞動背後的意義


這名為「虛實·陰陽」的作品試圖把碗子的底刻出不同紋案,同時確保碗底被刻得夠薄,使光能穿透,再在碗子裡盛水,透過光來展現月亮圓缺的轉變。

以上述三個作品為例,如塑膠切割、整合,以至陶瓷雕刻和燒陶瓷等其實都需要莫大空間;而作者想以怎樣的方式展現(如要放進黑房、要裝箝在牆上等),又增加藝術工作和展覽空間的複雜性。「我常對學生們說」Reds指,「以運動為例,當在國際水平上,人人都在跑100米的標準賽事,我們沒可能只滿足於跑50米」,以此說明「我們沒有爭取超乎所需的空間,我們只在爭取世界上所有藝術工作者都需要的空間」,以此一再強調保留啟德校園的必要性;尤其,在啟德校園都能充份支援學生上述如燒陶器、鋸木材或放置大型作品等的要求的大前提下。「香港常藝術界漸只能以『造細緻藝術品』自居,其實只是屢因沒有空間而自我限制」Reds苦笑道,「但我們又怎能滿足於只跑50米呢?」。

不過,撇除Reds上文中對學生「政治還原基本步」之說,Reds欣慰地發現同學於此事後,對校園空間的使用有了更大的自主性覺醒。例如從「藝術救藝術拍賣會」或事後慶功的燒烤會、音樂會等,都顯示出同學更懂善用空間,並更敢去想一些以前從未想過可以舉辦的活動。如6月29至30號期間,他們就在校園裡辦個小型賣物會,同學們仍然樂在其中。只因抗爭一事說明,學生事實上也對校園空間使用方法有自主權,而校園並非只屬物業處或校方的資產,而同樣屬於每天在此上課創作的學生的家園。

至訪問臨終,Reds總結地期望不同院校的同學,都能爭取自己應有的空間。「空間雖然珍貴」,他表示「但不代表要不合理地壓縮」。當小記再想起關注組去年在旺角西洋菜街展現那教資會劃定的「每名資助學生所須空間」時,不禁悲從中來。

展覽名稱:糅 Mingle-Mangle | 視覺藝術院畢業展 2013

展覽日期:2013年6月14日至7月7日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四,上午10時正至晚上6時正
星期五至日,上午10時正至晚上8時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