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美國第一間星巴克工會對香港的啓示

廣告
美國第一間星巴克工會對香港的啓示

廣告

圖:星巴克工會組織者Erik Forman(左)。

(獨媒特約報導)和許多服務行業的工人一樣,星巴克(Starbucks)的工人面臨低工資、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沒有勞工保障等問題。但是,這類跨國連鎖式速食店的勞工流失率通常很高、上班時間也不穩定,組織起工人爭取改善勞工待遇有很大的困難。從2004年開始,星巴克的工人在工作場所利用直接民主和直接行動,由下而上地建立起工會,打破過去對只用遊行向政府施壓和由工會帶領的工人運動想像,也許對希望改善生活質素又苦無出路的香港工人有重要的啟示。

〈美國Starbucks 竟也可成功組織工會?〉講座1月19日在序言書室舉行,講者 Erik Forman 分享了他當時以員工身份,由下而上地在他的工作間組織星巴克工會的經驗。他形容美國和香港一樣,缺乏能有效組織工人和成功為工人爭取改善權益的工會,一些主流工會希望和老闆合作,但老闆卻不願,而工會也不能處理零散工的問題。於是,他便從小處著手,例如了解同事間在工作上的不快,如低工資、不受尊重、對工作和生活沒有自主權、被迫生產一些對環境和社會有害的產品等,明白同事間的想法,掌握他們對工作和僱主的不滿情緒,然後以行動共同向老闆爭取改善勞工權益。他形容,與工人建立起友誼和信任,在遊說他們參與行動時會事半功倍,「不是跟他們說馬克思、甚麼甚麼理論」,而是找出工人間共同面對的問題,然後提供一個出路給他們——組織工會抗衡老闆的剝削。

Erik 解釋何為「階級衝突」。他認為,每一個工人面對的問題都一樣,在每天花時間最多的事情 (即工作)上沒有控制權。他的觀點是,這是由於僱主永遠希望把利潤最大化,在勞工、原材料上減低成本,和勞工所要求的完全不同,即更好的工作待遇、生產對環境好的產品等,然而僱主不會自願回應這些勞工的要求,這就是所謂的「階級衝突」,也是為何要組織工人直接行動。

Erik 於2006年加入世界工業勞工聯盟 (IWW),IWW 由不同社區的社會運動參與者一起組成,與美國主流工會的理念相反,以直接行動挑戰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對美國政府造成一定威脅。IWW 組織工人的方法是派員到一工作環境,深入調查如何實際在經濟力量上打擊企業,以及了解公司的人際網絡。Erik當時被派到星巴克工作,他曾成功令公司的薪金提升10%、令公司增加人手,雖然其後有員工因此被解僱,但他們繼績行動,經過兩年勞力的成果,成功建立了第一個星巴克工會,在店內外都有抗議的行動。

Erik 再次強調組織工人時,掌握工人對工作的不滿情緒,建立彼此間的信任,比起跟他們說理論來得重要。這種工會行動有很高的象徵意義,因為各國的工會對如何組織低技術服務業勞工都很頭痛。在服務業佔有重要位置的香港,也面臨流失率高、工時長的問題,香港勞動階層普遍也希望企業能以人和社區為本,而不是以少數老闆和高層的利益運作。究竟美國星巴克工會的經驗能否適用於香港,還望大家去共同探索。

延伸閱讀:
有關星巴克工會如何以Solidarity Unionism的模式組織工人,可參考Solidarity Unionism at Starbucks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