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玩真的自治派——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玩真的自治派——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廣告

廣告

要求立即釋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聯署

工作關係,經常看《維吾爾在線》,自上星期開始,網站因為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 (Ilham Tohti)被捕,所有內容被剷走,現在只剩一個 Free Ilham Tohti 的頁面。

釋放倡議民族和解的伊力哈木

伊力哈木這名字對大陸以外地區的人很陌生,但在民族衝突日益白熱化的背景下,他的角色和位置舉足輕重。他是一位在大陸玩真的少數民族自治派,站在溫和中間的路線,致力推動落實憲法所賦予的少數民族自治權,以替代中共自1997年推行的反「三股勢力」(分裂、宗教和暴力)的高壓政策。

可以說,他主張的路線是疆獨與徹底漢化之間的路線。也因為如此,他被捕的消息震驚國內的知識界,在1月15日伊力哈木被捕的第三天,開始推網上聯署,聲明裡也提到:

伊力哈木始絡反對新疆獨立與任何暴力行為,積極推動維吾爾族和漢族之間的友好溝通,他把解決新疆問題的主要希望寄托於中國政府調整錯誤的新疆政策。為此他對當局現行新疆政策進行批評,同時提出各種改進建議。他的批評和建議皆以認真的課題研究為基礎。他被中國思想學術界視為維吾爾族和漢族之間彌足珍貴的橋樑人物,被新疆當地人民視為有勇氣的民族代言人,他應該能夠成為未來解決新疆問題的重要民間領䄂,在民族和解中發揮難以替代的作用。

不過,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卻為恐天下不亂,在翌日發表〈不給分裂勢力在大學「佈道」機會〉的文章,把伊力哈木打為分裂份子,指他與「『世維會』和海外媒體關係甚密」,並「常在課堂說些煽動性的話」,直指他創辦的《維吾爾在線》在2009年的新疆七.五事件前後十分活躍,因「大肆進行煽動宣傳,傳播謠言」而多次被關,並批評他過去幾年就多宗涉疆事件接受外媒採訪,「毫不掩飾地表達『異見』」。這些評論,大有以言入罪之勢。

《環球時報》的謊言,只能自欺欺人, 凡對新疆問題有點認識的,都不會把伊力哈木說成是分裂份子,一直以來,他只主張當局要針對目前的民族深層矛盾,對症下藥,以尊重維吾爾宗教和文化為前提,化解宿怨,而不是把所有衝突扣以「分裂活動」或「恐怖襲擊」來一棍子打死。

放棄從商的民族知識份子

其實伊力哈木一直由中共栽培成長,自小在維漢混居的政府大院長大,其父是「新中國培養出來的第一代真正的民族知識份子」,在50年代末被保送到內地大學讀書,畢業後曾在南疆軍區和地方工作,不過因為文革的關係,他的父親在1971年,28歲之齡就離世,留下妻子和四個孩子。不過,他們一家仍由黨機關照顧,兩位兄長在公安系統工作,而伊力哈木自己則於1985年,16歲之齡離開新疆在中央民族大學唸預科,1987年轉到東北師範大學讀地理系本科,1991年畢業後在中央民族大學工作,擔任系團委書記,1994年轉入民族大學經濟研究所兼讀碩士,開始撰寫有關新疆經濟和社會問題的文章,經常批評新疆政府諸多失誤。

因為教學受阻,伊力哈木會業餘經商炒股,1996年曾自費到南韓留學,並自學進修社會學、民族學和地緣政治。

1997年2月,新疆伊寧和平示威受到鎮壓,少數民族政策急轉直下,以反「三股勢力」的鐵腕政策取代以經濟發展的融合,而持反對意見的知識份子也在中共體制裡邊緣化。1999年,伊力哈木被停止發表論文,而他在民族大學的教職在1999年到2003年間被迫暫停,他一度下海從商,並借從商的機會遊歷了中亞、俄羅斯、南亞等地區,他在2011年寫的自傳裡解釋說:

我目睹了大量民族衝突仇殺、政治動盪、社會轉型失敗等鮮活案例,這些見聞,讓我逐漸產生了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致力研究新疆問題、研究中亞問題、避免境外悲劇在中國上演的強烈願望。

交流平台《維吾爾在線》

2001年,伊力哈木被安排到中國和巴基斯坦政府兩國文化交流項目,交換到巴基斯坦國家發展研究院進行《新疆周邊安全環境與經濟發展》開題研究。2003年重新回到民族大學講課,2005年底創辦了《維吾爾在線》,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讓維吾爾族和漢放能在同一個平台討論交流,他對網站的定位:

今天的維吾爾社會,除了官方正統刻板的輿論外,能直面維吾爾社會面臨的真實問題,同時又是一種理性的、溫和的、建設性的聲音,完全沒有,而海外卻從來不乏以煽動性言論「正視」社會問題的聲音。在新疆面臨著民族矛盾激化危險、討論民族問題時觀點容易極端化的大環境下,用我們理性、健康的聲音與極端化的聲音爭奪觀念的市場,影響社會性緒向好的方向發展,是我認為最重要的任務和使命之一。

2009年7月5日的烏魯木齊騷亂和鎮壓,把維吾爾及漢人的民族矛盾進一步政治化,伊力哈木因為反對鎮壓,曾一度被指於《維吾爾在線》發表煽動性言論而被捕,扣押一個多月後獲釋。

自治作為民族和解

在七五事件一周年,為了突破仇恨與猜疑,他籌備了「民族和解日」的活動作為紀念,希望利用暑假讓不同民族的家庭的孩子,到對方家庭生活,以建立民族友誼,並讓下一代能理解和尊重不同文化。但最後,連這些溫和的活動都被阻止。

伊力哈木懷念計劃經濟時的平等分配及胡耀邦時期的思想開放,認為目前新疆民族矛盾沿自1990年代起的高速市場化和發展,經濟轉型與大量外來人口移入製造了很多社會問題與矛盾,但地方政府卻沒有好好處理社會問題,反而在1997後以反「三股勢力」作為它首要任務,以致維吾爾族的幹部、知識份子均感到不被信任。

伊力哈木相信中國憲法裡所賦予少數民族的自治權是唯一的出路:

關於民族自治,隨著民族問題在中國日漸成為一個敏感和緊迫問題,從反分裂角度著眼,以吸取民族政策失敗國家經驗教訓,反思中國民族政策和探討越來越多,但多隱含著強烈的漢放中心主義思想,帶有典型的管制思路,它實質上是為近年來地方民族政策失敗的辯解和背書。而國外那些成功地解決或緩和了民族矛盾、化解了民族分裂危機的大量經驗案例,卻無一進入這些研究的視野,對學界的這種誤導決等者的傾向,我深以為憂。

無論是縱向看中國自身的歷史,還是橫向看今天的世界,越是有文化多元性和包容性的國家,就越有強大而豐富的創造力。而任何一種刻意強調其文化獨特性和優越性,而不斷對其固化統一或排他的觀念,都是封閉部落社會的思維,它必然導致被刻意強調和保護的文化的內在生命力的死亡。

中國憲法中關於民族自治的規定,為多民族多元文化的並存和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框架,但在實踐層面,還需要逐漸摸索探討,在法律法規上逐步落實。我們應當勇於借鑒國外各種成功經驗中的規律,總結出適合中國的辦法。

自治:玩真與玩假

然而,過去半年,接二連三的新疆暴力事件,使民族矛盾加劇,官方媒體很快同一口徑地指責事件為「恐怖襲擊」,但卻沒有公佈事件的細節,甚至禁止任何有別於官方版本的討論。至於維吾爾人,則對公安處理事件採取不留活口的做法深感不滿,認為是掩埋真相。

伊力哈木因為堅持反映維族人觀點,變成了麻煩製造者,被嚴格監視。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2013年11月2日,他一家四口駕車外出時更被國保故意撞車尾及恐嚇,要他不要接受媒體採訪。公安的威嚇相信與他評論10月28日天安門撞橋事件有關。

北京公安在1月15日於伊力哈木的寓所拘捕他,並搜去他多台電腦,同一天,他七位維吾爾族學生的宿舍也被公安搜查,迄今還有四位學生被扣。

回到香港,過去兩年「自治」一詞,因為 Facebook 與鍵盤式的宣示文化,成為香港的政治潮語,儘管網上以本土自居,城邦、獨立為招來的自治派,喜歡以新疆、西藏等地區的民族矛盾為參考,並借用這些地區漢化的人口政策到香港,確立「蝗蟲」襲港的溝淡論,他們對這位玩真的維吾爾自治派卻不大感興趣,亦沒有認真地去了解這些邊境地區的民族矛盾。

還是,從頭到尾,新疆、西藏和香港的置換,只是本土右翼動員排外情緒結構的意淫,以作為玩假的「自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