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標準工時 家家有求

標準工時 家家有求
廣告

廣告

今天(2014年3月3日)有超過100名來自各行各業的工友,不少更帶同家人及子女出席。父母與子女一起畫畫,表達對工作及家庭生活平衡的期盼。今天所有參加者更在中文大學內拼砌成一個大的「8」字,表示爭取標準工時的期望。(附上照片)現時標準工時委員會正展開諮詢,我們要求政府盡快承諾立法,讓社會大眾可以討論立法細節。

長工時 無安全 無健康 無家庭

近年不同調查在在反映沒有標準工時的規管,對工人、其家人以致整個社會都沒有保障。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一項職業司機的調查顯示,兩成多受訪者每周工時達72小時以上,近四成受訪司機表示經常及間中在駕駛途中打瞌睡或出現睡意。長工時對司機本身、乘客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猶如一個「計時炸彈」,到發生意外時恐怕已經後悔不及。

另外,一間機構做的世界性調查顯示,51%的港人在放假期間仍然要工作,比例遠高於全球平均值41%。而基督教女青年會的調查反映,工時越長,婚姻關係的滿意程度就越低。結果只是重覆一個老生常談的事實:長工時影響家庭生活。因此,長工時對社會的影響眾人皆見,唯獨政府不聞不問。

標準工時勞資雙贏

國際勞工組織已經有不少研究證實工時規管不單能夠改善工人的健康及工作生活平衡,更能夠提高企業的生產力。推行標準工時中長期對企業的營運成本不會帶來顯著增幅。全球有超過101個國家有工時規管法例,不少先進國家更早於近100年前已經開始推行。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排名,世界競爭力最高的幾個國家,包括美國、瑞士、芬蘭、瑞典、荷蘭及新加坡等,全部設有標準工時。香港號稱亞洲「國際」都會,卻沒有標準工時,實在諷刺。

梁振英怯於商界壓力 拖得就拖

梁振英「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現在明顯是怯於商界的壓力,希望拖得一時得一時。近日委員會主席梁智鴻的言論,指政府只要求委員會討論工時問題,無要求研究立法。已經反映政府想借委員會「過橋」「走數」。與此同時,政府只將焦點放在立法對營商的影響,而忽視長工時對家庭、健康及職業安全的傷害。此舉無非是希望轉移市民視線,與商界「唱雙簧」,製造社會對標準工時的恐慌。假如委員會希望作全面的諮詢,就應該調查長工時對打工仔女健康及家庭的影響,以及無償加班令工人每年損失多少的收入等。

就如最低工資一樣,與其在是否立法的問題上不停打轉(最低工資就在是否立法的問題上擾攘近十年),不如務實討論標準工時的適用範圍,哪些行業採取特殊安排等。外國的經驗反映,只要法律的設計得宜,並不會出現商界所憂慮的影響。

因此,職工盟要求:
1) 梁振英從速承諾立法標準工時,讓勞資雙方可以務實討論工時方案;
2) 標準工時委員會應儘快完成諮詢及提交報告,同時政府必須有提交法例草案的時間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