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嘉嘉

從大學年代參與學生組織,見證了政局的變幻莫測,立心歸園田居。惜未習得隱者的最高境界,因此仍忍不住發聲,仍會憤怒,仍會矛盾掙扎;然後靜候消亡的一天。 網誌

生活

公共屋邨

公共屋邨
廣告

廣告

我的老家葵芳,近年多了新的公共屋邨,名為「葵聯邨」。第一期早已於2011年入伙,而第二期至今尚未完工,卻因政府有意技術上縮短輪候時間,而提早被政府徵召,讓已派了樓的輪候冊市民到場去「睇樓」,更要在僅僅看完平面圖後,就得決定是否接受單位。

今天,葵聯邨二期第一天「睇樓」。

就在地盤工人仍埋頭苦幹、理應快將入伙的樓宇仍沙麈滾滾之際,一群又一群既雀躍又忐忑的市民到來視察未來的家。可他們都不能進入仍在施工的地盤,只能站在對面馬路,遙遙望著這幢只可遠觀的房子。

聽同事所言,政府當初表示二期在四月就能落成,直至近日改口風,表示要延遲一至兩個月。換在平日,我大概只會笑一句「又是如此,政府事事拖」。但今天在現場,眼看地盤工人駕著升降台,來來回回的為牆身鬆上淡淡的顏色,偶爾一陣大風吹過,真為高空工作的工人倒抽一口涼氣。轉念一想,當我們迫逼政府早日完成工程時,當辦公室內不願被煩的行政人員隨手向下施壓,要求下屬早日交貨時,他的下屬又再迫逼下下屬。結果,真正在為我們奮不顧身地趕工的,是前線建築工人。

站在地下,往上看,那高聳入雲的建築。突然想起,跟外國朋友談起香港時,他們聽到三十多四十層的公共房屋,樣子是多麼的不可置信。看著那一排又一排小小密密的窗戶,遙望眼前上千個單位,內心突如其來的不安,那感覺就像是,站在高處往下看時微微頭暈目眩的感覺,但我明明腳踏實地的站在平地。轉念一想,也許,也許我怕的,正正是發現自己的平凡。

學黃子華的一句「我係我這套戲的主角」。我們都自覺是獨特之人。但當我在此時此刻,面對一式一樣的窗戶、房間、空間之時,抽身一想,我不就正正只是密封空間之中,小小的存在嗎?在香港成千上萬如此高大得像怪獸的樓宇中,又有不知多少個像我一樣自以為特別的存在呢……

作為一個獨特的人,最怕的,不就是千篇一律嗎。因此,不知自何時開始,我很怕這種高聳入雲的樓宇。

小時候,家住的公務員宿舍只有二十層樓;面對朋友住在數十層的私樓,有點自悲,有點自覺不如人。最諷刺的是,到我學懂欣賞矮矮樓房之可愛時,房子被政府收回了,整幢宿舍都移除了,成了一片空地。哦,不是叮噹入面,大雄牙擦仔與技安去玩樂的那種空地,而是被層層鐵絲網包圍,長滿野草的荒地。

如此空地的存在,比起一式一樣的高樓大廈,更顯得可愛。可惜我們的城市,最容不下的,就是跟不上節奏的人和事。

不知道,這城市何時會把我淘汰掉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