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國際

積壓的憤怒

積壓的憤怒
廣告

廣告

文:中大國是學會會員王瀟揚
刊於《成報》11/03/2014

三月一日昆明火車站發生暴力事件,至今已有29人死亡、超過130人受傷。將慘案定為恐怖事件之後未到十二小時,昆明警方就聲稱「疆獨分子」是幕後黑手 ,新疆維族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更在三月七日的全國人大上宣稱要「高壓嚴打,不能對恐怖分子施行仁政」。自從零九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中共對維族不 斷加強控制,但維族反抗事件卻不斷增加,並蔓延至非維族聚居的區域。

其實,追求獨立的維族人都明白,去漢人城市殺幾個人不能達成新疆獨立的目標,因為面對十三億的漢人,一千萬維族人只是九牛一毛。但亦都因為中共乃漢人政權,牢牢握住話語權,他們才要做驚天動地的事情,以換取輿論關注。中國新聞無自由、網絡有「和諧」,維族人對不公的民族政策的訴求無法表達;中國公民更加無可能了解自治區內真實的情況,接着被中央控制住的輿論而認可中共的民族政策、去譴責那些「不安份的少數民族」。此事件發生後,在整齊劃一的指責聲、欲先懲之以後快的情緒中,似乎無人想調查事情發生的緣由或暴徒背後的動機,默認中央越來越高壓的民族政策。

從事件發生後一個小時內有關昆明事件的網絡消息全部被刪除,到現在「兩會」期間一切政治不正確的言論都會被封禁,短期內都可穩定民心。但長期來看,這種扭曲製造的「和諧社會」對中國的未來是大大不利的。一個良好的公民社會中,媒體會不斷挖掘事件背後的真相,以不同的立場討論問題,民眾通過媒體或自己的渠道了解事件後,會通過自己的常識判斷是非,然後發表言論,並且此言論會通過各種團體在政治上體現。而在大陸,新聞無自由、公民亦無辦法通過自己的渠道調查資訊,只能被一個主流觀點左右(二選一需要思考,一選一只能接受),而這個觀點,又恰恰被中央控制。的確,不需要思考的民眾更容易被統治,但「愚化」的民眾卻只會使用落後的、野蠻的方式解決問題;被控制的話語權使共產黨更容易解決政治對手,但憤怒與訴求只能通過群體暴力或恐怖襲擊來表達。一味追求穩定,最終的結果卻是社會動盪、生靈塗炭。

穩定就像高壓鍋蓋,不蓋則煮不熟,蓋得太緊又會爆炸。而鍋中的壓力,則是不斷積壓的憤怒。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