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領匯趕盡殺絕 上水彩園小販爭取成立夜市

領匯趕盡殺絕 上水彩園小販爭取成立夜市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二十多年來,上水火車站通往彩園商場的天橋一向是夜歸市民「醫肚」的好地方,每晚數十檔小販售賣各式各樣熟食,腸粉、糖水、珍珠奶茶等,應有盡有,小販們自律地維持公共地方的流通及整潔。直至去年底,領匯開始大力打壓,增加欄杆、加設圍板,更召來食環署及警察清場,令小販生計大受影響。面對各方壓迫,一眾小販昨日(3月23日)召開記者會,要求領匯停止打壓,讓他們繼續在公共空間經營,並爭取設立香港首個小販夜市。

領匯房署趕盡殺絕 小販無空間擺檔

小販黃姨無奈表示,小販大多「年紀大,沒人請」,只想自食其力,一直以來亦能保持天橋潔淨,但也遭到壓迫。領匯將小販從天橋上趕到天橋下,房屋署又將橋下空間封上圍板,聲稱有工程進行,不讓小販「開檔」。結果,小販只能於商場結束營業後的數小時內,在區內「周圍走」,無固定位置,大大影響了生意。除此之外,領匯人員更會偷拍小販擺賣情況,然後將照片傳到食環署「舉報」,著署方職員清場。

在彩園當小販約二十年的英姐氣憤不平地表示,領匯在去年12月22日開始不容許小販擺賣,即使求助彩園區區議員蘇西智,得到的答覆只有「連律政處都要拉我地呀!」。到了12月24日平安夜,領匯變本加厲,即使小販檔只是打算過橋回家,並非在橋上擺賣也被留難,只容許人過,車不能過。警察更冤枉其中兩檔小販襲擊領匯職員,趕絕小販。

張生
圖:小販張先生

警察維護領匯霸權 無理拘捕小販

被警方拘捕的小販周先生,認為領匯及警察的執法不合理,偏幫財團。他憶述平安夜當晚見到一位老伯推車經過但被領匯職員阻撓,於是上前幫助老伯推車,但冷不防領匯職員從後推他倒地,理論過程曾拉職員的衣服,但並無肢體衝突。事發一個月後,警察拘捕他,指他在平安夜襲擊領匯職員,但翻看錄影帶證明周先生並無襲擊別人,反倒是該名領匯職員曾用力推他倒地,使他幾個月來腰痛、手痛,需要經常覆診。

小販張先生的兒子亦曾被冤枉拘捕。張先生表示,平安夜凌晨4時左右,他見食環署人員來到巡邏,使打算先與剛下班的兒子回家休息一下,但過路時領匯的保安推撞他,將他所賣的熱粥倒瀉在地。一直在張先生身後的兒子眼見年老的父親被推撞,便指著保安罵「過路都唔比人過!咁霸道!」,與保安理論,沒有出手。數天後,當天的領匯保安向警察投訴被打,警方隨後拘捕張先生兒子,指「有理由相信你用右手打了保安員後腦一下」。但在法庭上,錄影帶證實張先生兒子確實沒有動手打人,再一次反映領匯濫用警力壓迫小市民。

譚生 (4)
圖:小販譚先生

小販食品美味 市民遊客愛戴

政府多年來抹黑小販,塑造其「衛生惡劣」的負面形象,積極掃蕩;但事實上,小販的功能和價值遠超大眾理解,除了滿足市民需要、助長基層經濟,更是本地特色,能吸引遊客。售賣糖水、甜品的小販譚先生記得曾有來自杭州的自遊行旅客向他表示上水彩園夜市很有特色;亦曾有一對美國情侶每天特地前來光顧,在回國前一天甚至哭著跟譚先生說擔心回去後無法再吃到美味的糖水,向他請教製作方法。

有上水居民到場支持,表示有時很晚回家,返家時想吃點小食但領匯商場又關了,小販在橋上擺賣便十分方便;居民亦很珍惜小販文化,阻街的亦非小販而是封橋封路的領匯。

小販填補社區不足

聯區小販發展平台Tommy認為小販對社區有很大貢獻,但社會卻污名化他們。Tommy指出,小販擺賣時亂中有序,所謂的「亂」也只是他們售賣的食品種類繁多而已;而小販的出現正好突顯現時的社區未能滿足居民的需要,小販的存在令社區更多元化,居民有更多選擇,彌補區內不足。

P1030833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