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GeorgeDaniel

創作家, 以文字和光影和創作. 網誌

國際

南榕廣場上的歌聲和亮光

南榕廣場上的歌聲和亮光
廣告

廣告

三月二十日晚,學校的南榕廣場擠滿了民眾,不少是像我的朋友般,早上在台北櫛風淋雨聲援立法院裡的學生,晚上趕回台南聲討政府黑箱作業、反對服貿協議。我中午騎單車從龍崎沿182縣道回來,晚上拿著相機到達廣場時,幾乎擠不進去。我錯過了稍早有一個念成大的大陸學生衝上台前,打斷演講大喊:「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就是不對的事!」一幕,但拍到全場高舉亮著的手機形成一遍光海,也聽到他們高唱《你敢有聽着咱的歌》。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改篇自法國音樂劇《悲慘世界》著名歌曲《人民的歌聲高騰》,歌詞大致相同:「你敢有聽着咱的歌,唱出艱苦人的苦痛㾸⋯⋯請你加入阮的革命,阮毋願閣再驚惶⋯⋯」。這首歌還是不唱為妙。我前年和朋友觀看電影版本,這首歌由熱血的革命青年唱出,但慷慨激昂的節奏和悲不忍言的結局並不合拍-軍隊血腥震壓,學生向四週的市民拍門求助,但無人開門。面對炮火和子彈,現實的群眾不會去螳臂當車,學生在街頭演說唱歌,以為得到民心;最後殘酷的現實壓倒理想,滿腔熱血都濺在廣場上。我認為這幕才是《悲慘世界》最悲慘的地方,香港在反對國民教育、六四和七一等遊行集會,都可以聽到這首《人民的歌聲高騰》,現在它的台語版本在這裡響起,可見兩地的民怨何其沸騰?二十五年前電影的結局在天安門重演了一次,我只希望不要有下次。

當晚,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輪流上台發言,我最喜歡那群白衣俏麗的藥學系女學生。台下不少是南部的高中生,一群長榮中學的學生坐在我後面,其中一位告訴我:「臉書上支持馬英九的留言都會被圍攻。」他又說並不相信主流媒體和電視名嘴,會自行捜集和分柝各種資訊。

其實,當今媒體至少有一份功勞,他此刻坐著的地方,原本無名無姓。一三年十一日,成功大學折除了「成功」和「勝利」校區之間的圍場,把空地上形成的新廣場名稱拿出來公開網絡投票,結果經師生投票的「南榕廣場」高票當選。然而,「南榕」除了像徵校內那棵百年榕樹,還是紀念那位當年抗議國民黨壓制台灣獨立運動,拒捕自焚身亡的鄭南榕。二二八和反權威,事情涉及政治,校方就手忙腳亂,急忙否決這個燙手名稱,表示要「格遵政治中立與宗敎中立原則」。於是在校務會審議期間,有人漏夜挖走大學光復校區招牌上的「光復」兩字;當校務會決議取消名命,連「KUANG-FU」英文字也遭到同樣命運。

用公開投票來決定一所著名大學的廣場名稱,不管怎樣也無法滿足所有人,校方最初就作了一個愚蠢的決定,其後反口覆舌,喪失民心。期後,反對命名的歷史系教授王文霞,把自焚的鄭南榕比喻為「伊斯蘭自殺炸彈客」,引來學生和社會輿論沸騰,鬧上了報紙新聞。一月十七日,學生在沒有正式名稱的廣場,展開「朕難容」、「慟挍園民主之亡」的標語,發起活動的「成大零貳社」,零八年首任社長是林飛杋,幾天前發起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攻佔了立法院。

現在,台灣的媒體報導當晚的集會,幾乎一律用上「南榕廣場」。泛祿的自由時報的標題是:「南榕廣場 手機海照亮民主」,唯泛藍的〈中國時報〉仍避重就輕稱為「新廣場」。當天有份投票的師生無疑願望成真了。

如今「成大零貳社」可以把臉書專頁上「客觀中立 難容南榕」的黑白封面除下,換上「守護台灣」的圖片,是用電腦畫出了小小的台灣島置身於廣大的黑暗中。

原文: http://traveler169.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5.html
相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sets/7215764278466803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