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GeorgeDaniel

創作家, 以文字和光影和創作. 網誌

媒體

立法院凌晨

立法院凌晨
廣告

廣告

三月二十一日深夜,我乖坐客運從台中去台北。客運在中山高速公路上行駛,我望著窗外點點燈光,想起那張高掛在立法院議會場牆上的面孔。媒體把佔領立法院的學生比喻為「暴民」不久,網絡上就流傳一張圖片:在學生滿布的議會照片,用電腦加上一個箭頭指著牆上的「孫中山」肖像,底下有一段話:「如果人民對抗政府來爭取權利,就是暴民,那近代中國的頭號暴民頭目,在這。」令人忍俊不禁。

所謂暴民,是球賽輸掉就衝上街燒車破壞的瘋狂球迷,但衝入立法院的學生顯然清楚自已在做什麼。中午,學生在網上發出最後通碟:「要求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確認:䏈席委員會主席張慶忠跳過審查之宣示無效。要求總統馬英九公開回應以下訴求:一、退回服貿。二、承諾於本會期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並且在條例完成立法之前,不得與中國政府協商或簽訂任何協定協議。」他們清楚說明了自已的要求。更早之前,學生告訴記者為什麼參加抗議運動、為何關心服貿協議,也有根有據。

但狡猾的王今平拒絕出席馬英九上午召開的院際會議。於是,學生再次號召全國民眾包圍各地國民黨總部,向選區立委施壓。事情演變至今,抗爭的矛頭已經從反服貿轉向馬英九,指向執政台灣的國民黨。十六歳學生施密娜用噴漆在立法院二樓外牆寫上兩句宣言:「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有民意基礎的國民黨沒有想到再次和「獨裁」二宇再次扯上關係吧。

但「革命」就很難「和平」了。學生在演講台上所貼的「人民佔領立法院共同守則」寫道:「堅持非暴力抗爭」-這點期實和孫中山不謀而合。當年他沒有武力對抗袁世凱,辛亥革命就演變成軍閥割據,在爭取民主過程中,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八九年六四屠城後,吾爾開希也在《國殤日周月宣言》裡說:「今後,在爭取民主的路上,我們將一如既往,堅持『理性、和平、非暴力』的原則。」他是太天真了。今天他和王丹先後現身台灣立法院支持學生,但仍然不能進入中國和家人團聚。這邊廂,學生提及香港正在籌備中的社會運動叫:「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用和平手段向中共討民主,結果如何?吾爾開希的遭遇告訴了我們。

淩晨時份,立法院外仍然聚集了大量民眾,他們分批坐在馬路上,井然有序。不少人滿臉倦容,低頭操作手機,累了就蓆地而睡。輪流有人上台發言,也陸續有人加入靜坐,我感受到安靜背後那股強大的民怨。臨走前,我在人群中聽到有人分享來自香港的訊息,說香港人支持台灣今次反服貿運動,希望台灣以香港為鑑,力抗中共,不要讓故有的文化和人情味消失。還有一個女學生在演講尾聲高喊:「我不是大陸人!」。十七年前,中共管治香港採用「一國兩制」方針,是為了垂範台灣,今天它無疑成功了。

原文:http://traveler169.blogspot.tw/2014/03/blog-post_27.html
相片:http://www.flickr.com/photos/[email protected]/sets/7215764288271893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