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Jimmy Lam

八十後 Freelance Photographer 網誌

國際

一個港人在中正一分局現場

一個港人在中正一分局現場
廣告

廣告

我想說一下包圍中正一分局的事件,因為真的有看到太多人被媒體誤導了。

本人是一名香港人,對於所謂藍綠營立場,說真的我不太了解,光是香港的政治世界就夠我煩,所以對於這次包圍事件,我是中立的,當然也歡迎任何人來硬要標籤我。

於4月11日,我在下午去到立院外,先是發現立院已經全面封鎖,而現場只剩少數民眾在門口前靜坐,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警方承諾不強行清場的情況下,在部分民眾離開後,沒有舉牌就將公投盟強制清出場外(這點局長已經承認),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蔡丁貴被抬出立院後,衝向車道意圖自殺抗議,險被遊覽車當場輾過,我本人不認同這行為,不過當人絕望時的思想,的確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在現場逗留到16:30左右,見到一男子在跟記者說明17:30開記者會的事情(到之後看新聞我才知道他是洪崇晏,也就是86),然後我在附近拍攝到了17:20左右,回到立院,跟隨剛認識的朋友出發去中正一分局。

到現場,記者會已召開,當時86所帶來的人群不超30人,我沒數,可能20-30人,而內容也只是要求方仰寧道歉和下台,及強烈顯責局長出爾反爾,違反憲法,無理之下強行收回路權,以及永久終止公投盟申請路權。同時有不少市民要求報案,自首,借廁所等理由要求進入警局,其實也就是出口,而不是出手。

記者會接近尾聲時,人群開始愈來愈多,而當局長沒有出面回應事件令民眾開始憤怒,與此同時,人數開始急劇上升,警員見狀即增派人手站於門前。86持續向警方提出訴求不果。

及後,人數到了令交通不能運作的情況,警方立即把鐵閘落下,再度激起民憤,現場人士開始推撞,要求局長出面,此時人愈來愈多,部分後面的人湧前,而前排的人訢求得到零回應後,開始與警方口角和發生輕微碰撞。86接手包圍行動,盡量提出訴求和要求民眾不要作暴力行為,要冷靜,大家都只是路過。

及後不久,局長現身對話,由86出面對話,局長開始堅持自己執法是正確,亦承認自己有說過,不會強行對公投盟清場,及說清場時,沒有動用武力,善意清場,至於86對局長所說凡暗殺論,亦令很多人誤解是86恐嚇要暗殺局長,而是如果局長持續執行上級的不合法和違憲的行,終會被暗殺來作為最後解決事件的替死鬼,是希望局長供出血腥鎮壓學生的幕後黑手,而不是恐嚇要暗殺局長,並提出4點訴求,包括:方仰寧道歉、方仰寧下台、歸回路權及上級出來面對。

之後局長返回警局,同時場外出現防暴警察,開始與後方人群衝撞,直到有人大叫舉起雙手,警察不動,我們不動,雙方始各自散開,警方退後,馬路正式封閉。

再回到警局最前方,發生學生被打巴掌和拉進警局,我是沒有看到這一幕,因為正好是場外防暴警出現,而我去了拍攝。這事件令民憤再度升級,之後有派出律師入警察局週旋。

20:00左右,局長再現身,回應部分訴求,說明會下台,而路權方面申請會從寬處理,並承諾不久之後會布詳盡交代。但未能因為人太多,訊息前後不能連接,加上大部分人認為沒有誠意,所以沒有平息人群憤怒。

在10:00左右,黃越綏出現說明局長已經同意部分訴求,希望民眾降溫,但由於路權問題未解決,只是從寬而不是歸還,加上並非局長親自說明,所以民憤並未熄滅,最後局長親自再度出面解釋,道歉,而就這時機,86等人說服眾人貼標語後先回到立院外,阻止了快要失控的局面。

這些只是我在最前線所見的的部分,不一定是全部事實,而大家一直顯責的86,說真的,沒有他在,失去控制的民眾早就衝破警察局大門,而事件絕對會變成大規模流血事件,當然我並不是說他是英雄什麼的,從事件會失控,現場訊息不流通,可以看到86其實也是硬著頭皮上去主持活動,因為準備太不充分了,所以事態以此告終算是比較好的結局了。

(題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