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山中

策略家。高臥於山中作《梁甫吟》,是為名。 《山中雜記》:montwithin.wordpress.com Twitter:@montwithin 網誌

國際

邏輯歸零:落實民主,立刻停用邏輯

邏輯歸零:落實民主,立刻停用邏輯
廣告

廣告

圖: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

先暫時撇開核能效益和安全的實際問題不談,衹看林義雄聲言絕食就得到支持這事,我可以認爲臺灣這個社會已經不是科學盲這麽簡單,而是缺少最基本的邏輯。

太陽花運動領袖林飛帆爲支持林義雄這麽說:「一個有良知的當權者,不會讓人民冒著生命風險死諫…林義雄先生的話語、再簡單明瞭不過的訴求和集生命力量的行動,這些毫無疑問地早已喚醒多數的台灣人民。唯一仍然叫不醒的,只有持續裝睡的馬政府…想到這些,心裡都滿是震盪。」我不知道林飛帆在學校讀的是什麽,但可以肯定不是邏輯、統計和各種科學;如果他讀的是科學,我會對臺灣各大學的教育質素產生極大的疑問。

一件事的對錯,不在乎多少人認爲是對或錯,而在於事情本身。一千人、一萬人、一億人說一件事是對並不代表它就是對;幾百年前幾乎全世界都認爲地球是平的,但這並不代表地球就是平的。林飛帆所犯的,叫做「訴諸公衆」謬論。

此外,林義雄不是核能專家,就算他是專家,也不代表他所説的就是正確。要考慮是否支持林義雄或任何人的行動,要先聽清楚他提出的論述是否恰當、是否有證據支持,然後與其他專家所說的進行對比。如果大部分專家世界各國報告、獨立機構報告所說的都與林義雄不同,並能提出證據支持他們的論點,我們就沒有理由相信一個人的説話,更沒有理由相信一個不懂核能的人對核能所提出的論述。「訴諸權威」已經是一個相當嚴重的謬論,而「訴諸不是權威的『權威』」,更是謬得可以。

林義雄的個人道德、操守、經歷與核能無關。不管他曾經或將會爲社會付出多少,受過或將會接受什麽損害,都不會影響論述的正當與否,論述和事實不會因爲死諫或生諫而改變:如果他論述是對,他不死他的論述也是對的;如果他論述是錯,他切腹也改變不了論述是錯這個事實。如果你認爲以絕食這方法提出訴求就必然是對,必然要支持,政府不理就必然是暴政,那你的腦袋早已經喪失認知現實的能力。

美國早陣子也有一條瘋漢要絕食去反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按照林飛帆的邏輯,這家伙也是:「一個有良知的當權者,不會讓人民冒著生命風險死諫…瘋漢先生的話語、再簡單明瞭不過的訴求和集生命力量的行動,這些毫無疑問地早已喚醒多數的美國恐同人民。唯一仍然叫不醒的,只有持續裝睡的(奧巴)馬政府…想到這些,心裡都滿是震盪。」如果社會大部分人都根據這種邏輯支持這些行爲,這不叫民主,而叫愚昧無知。看到這裏,我可以肯定震盪是有的,不過那是腦震盪。

如果是覺得這個例子是例外的少數,我們不妨考慮一個歷史案例。林肯在美國南北戰爭中並非我們現在想象中得到廣泛的支持。南方奴隸州反對林肯自不在話下,但他在北方也面對很多阻力:北方民主黨中有極有影響力「銅頭蝮集團」,他在選舉中衹獲得39%的大衆票,紐約市也出現反戰暴動。如果我們用「民主」就是大衆說什麽就做什麽的角度去想,林肯不應該繼續戰爭,他應容許南方獨立或容許南方繼續擁有奴隸,因爲這是「人民的聲音」;林肯不聽從人民的聲音,他就是一名暴君,他被刺殺就是活該。

這是我們希望看見的「民主」嗎?今天推動「民主運動」的大學生衹能發出這個水平的言論,問題已經不是民主和什麽是民主,而是什麽時侯社會不再用腦、邏輯和證據去想問題,並且認爲自己口中吐出來的字句就是真理?不知道對錯,你有民主有什麽用?結果衹會是多數人的暴政。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