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標準工時 全世界得 唯獨香港唔得?

標準工時 全世界得 唯獨香港唔得?
廣告

廣告

作者:潘文瀚(職工盟政策研究幹事)

標準工時,這個關係到數百萬打工仔女的議題,其諮詢期即將結束。正如當年最低工資一樣,商界及擁護自由市場的學者對標準工時群起攻之,理據不外乎是影響營商環境、影響工人就業,以及推高物價等。在今次的諮詢,商界更總動員出席諮詢會反對標準工時,近日更連委員會資方代表劉展灝都來出口術,指標準工時無助降低工時。本文嘗試引用本地數據及外國對標準工時的研究反駁以上的指控。最後,香港人必須捫心自問:面對長工時工人失去健康及家庭生活,我們還可以視而不見嗎?

標準工時負面影響一味靠嚇?

自由黨曾說過,如果將最低工資訂為28元,估計將有4.6萬人失業,但結果實施後失業率不升反降。這個事例證明商界為阻止勞工權益法例,往往跨大負面影響。現在他們又再故技重施,阻止標準工時立法。例如總商會袁莎妮就指標準工時會降低人力市場靈活性,影響競爭力,造成裁員及企業倒閉。但歐洲有研究指,當每年工時超過2,025小時,每增加1%的工作時間,就會造成生產力下降1%,即是白做。而香港平均年工時竟超過2,200小時。而每周工作超過50小時會造成高血壓、睡眠不足及對工作滿足感下降。

長工時並一定代表有更好的生產力。希臘的年平均工時超過2,000小時,但經濟表現不比瑞典(年工時約1,600小時)為佳。而南韓在過去十年工時不斷下降,但經濟表現卻越來越好。

商界忽然「關懷」基層勞工

每逢討論勞工法例,商界必定會「關懷」基層勞工,他們指立法標準工時限制工人工作時數,令工人收入減少,所以是「好心做壞事」。這種說法並沒有事實根據。以保安員為例,根據統計處資料,12小時制的員工時薪只有約35元,而8小時制員工時薪則超過38元。因為如果一份工作月入太低,根本難以吸引應徵者,市場會調節薪金至合理水平,工人就不用再「賣血」以換取僅夠糊口的收入。還有,不要忘記有34萬打工仔女是無償加班啊!

有指訂立標準工時會增加工資成本,結果推高通脹。但如果翻查統計處的資料,2014年5月的通脹上升3.7%,其中租金上升佔整體通脹近五成。換句話說,假如租金沒有上升,通脹的升幅就會足足降低2%。而工資只是佔整體銷售額極少部份,即使真的因為標準工時加薪,對整體物價的影響只會非常輕微。

長工時:全社會付出代價

政府及商界集中討論標準工時對營商及就業的影響,但卻甚少觸及長工時對工人及其家人的影響。究竟長工時製造了多少公共醫療及家庭問題?幾多家庭因為長工時而犧牲?美國有研究指,疲勞的工人每年的醫療開支較一般工人為高。由十多個民間團體組成的「爭取標準工時聯盟」找來四位長工時工友拍攝了一齣短片,包括有點心師傅、旅巴司機、社工及燒焊師傅,讓他們娓娓道出長工時對身體的損害,與家人難有時間相處。

有興趣可以到facebook專頁「爭取標準工時」觀看短片,並且參加一人一信行動向標準工時委員會表達意見。標準工時的諮詢期至7月31日,改變就在今天。就像民主普選一樣,當全世界超過100個國家都設立了標準工時,香港何時才可看到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曙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