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以色列的三顆明珠

以色列的三顆明珠
廣告

廣告

有說戰爭有它自己的一套邏輯,戰事一旦開始了,情況怎樣發展和結果如何都不能以平日所用的思考方式去推算。雖然目前以加停火似乎無了期,但雙方明天一同暫息干戈也說不定。然而,稍有留意以巴新聞的也知道,當中的深層次問題一日未解決,雙方即使停火亦不會持久。

這個深層次問題究竟是甚麼?某些受基督教基要主義(Christian fundamentalism)薰陶的人士會認為這是以掃雅各當日紅豆湯事件的延續;時代論(Dispensationalism)的擁戴者就認為這是聖經預言,世人無法變更;而基督教錫安主義者(Christian Zionists)就直接出錢出力,致力幫助上帝實踐這個末世預言。

另一方面,有人則認為這個深層次問題,在於當代以色列幾十年前發現了一隻裝有三顆明珠的杯子,想要同時得到,下手去取,倒頭來手卻卡在杯子裡頭,再怎麼努力也拿不出來。

這三顆明珠就是「民主」、「猶太國家」和「土地」。

雖然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裔公民社會地位不及猶太人,政府不時無視最高法院的判決,法西斯情緒更日漸高漲,但司法機關暫時仍算獨立,其公民亦擁有選舉和被選舉權,國民大體上也能獲得法治的保障,而國會議員還有十份之一為阿拉伯裔,技術上應該仍算是一個民主政體(註)。某些崇猶(Philo-Semitist)和愛國人士常會推崇以色列是「中東唯一的民主政體」並以此媲美歐美,儘管她對平等和保障人權等的認知和實踐國際社會多年來實在有目共睹。

至於猶太國家,意義包涵最少兩個層面。第一是擁有猶太傳統和價值觀的國家,提倡平等多元;第二就是由猶太人組成的國家,提倡民族或族群主義。目前以色列的 800 萬人口,其中約 20% 大概 170 萬是屬於阿拉伯裔,而被佔領的西岸地帶和加沙總共有約 400 萬阿拉伯裔人口。假若以色列正式吞併兩地的話,國內的阿拉伯裔人口將等同甚至乎超越猶太裔人口,若繼續奉行民主選舉制度,以色列國隨時有可能更名為巴勒斯坦國,相信大部分猶太人都難以接受。

當明白以上兩顆明珠所能引申的結果後,就不難理解為何以色列會一直以軍事佔領和封鎖的形式控制西岸和加沙地帶。在想要獲得介乎約旦河及地中海之間的全部土地,確立對以色列全地(Eretz Israel)控制的同時,她亦不想放棄「民主政體」和「猶太國家」這兩個清楚列明在以色列基本法和獨立宣言上的身分。失去前者將令以色列在國際社會更為孤立,並有違當初建國原意之一,忘卻後者亦等同推翻以國成立的另一重要基礎。

現實情況似乎並不容許這三顆明珠共存,當代以色列國需要放棄其中一顆,才能把手從杯中取出,解決這個深層次問題。

問題是,她會選擇放棄哪一顆?

註:在以色列有一笑話,指她形容自己是「A Jewish and Democratic State」的意思實際是「A Democracy for the Jews, and a Jewish State for the Arabs」。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