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大嶼山水牛濕地漸消失 人為破壞危害生態

大嶼山水牛濕地漸消失 人為破壞危害生態
廣告

廣告

圖:貝澳牛群在戲水。

(獨媒特約報導)水牛對生態有重大貢獻,現時香港僅存130頭亞洲水牛,其中72隻在大嶼山棲息。然而受非法堆填和圈地影響,牠們的生存空間正在急速消失。大嶼山貝澳有著香港現存最重要及最成熟的水牛生態濕地,其中一幅早前便被揭發遭人傾倒面積近半個籃球場的建築廢料,破壞嚴重。在大嶼山居住超過二十年、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發起導賞團,希望喚起市民保護水牛的意識。

batch_P8232357
圖: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

非法堆填威脅生存空間

貝澳保育地帶非法堆填問題嚴重,範圍不斷擴大,破壞生態、污染河流,令濕地急速消失,嚴重威脅水牛的生存空間。

何來解釋,當地村民爲了解決垃圾問題和節省金錢,將泥頭、建築廢料及垃圾傾倒在農地和濕地,更會「聰明」地以石屎和泥覆蓋,避開執法部門法眼;即使被發現,一句「呢度係私人用地」,政府人員已經「無聲出」。

batch_P8232427

環團曾多次去信相關政府部門投訴,但當局指有關地方屬私人地段,而且堆填活動獲得地主同意,未違反地契條款,拒絕介入。規劃署明知堆填活動違規,但指受影響的地方不在「發展審批地區圖」範圍內,無執法權力。可是貝澳所有水牛棲息地,都是屬於政府口中的「私人地段」、「無權介入」的範圍,如今備受破壞但政府袖手旁觀,水牛的生存空間岌岌可危。

水牛又經常被非法堆填中的利器刮傷。導賞當日,在水牛經常出沒的水田就發現玻璃樽碎片,何來立即執拾,否則水牛不幸踩到就會受傷。被污染的水源亦經常造成水牛死亡,尤其是新生小牛,會因臍帶感染而死亡。

batch_P8232389

何來指村民又以復耕為由進行圈地,霸佔了貝澳近三分一濕地。她指牛隻有遊牧習性,不能畜養,所以有謂「放牛」,「牛的身體結構是不容許牛停留一個定點」,牛隻身型大,須經常進食以保持能量和身體機能,加上牛食素,含大量葉綠素,易產生胃氣與天然氣,要不停走動幫助消化和排氣。因此,活動空間急減將嚴重影響牛隻生存。

batch_P8232475

濕地天使 修復大自然

水牛生存狀況受威脅,都市人可能對此不以為然,但其實水牛有不能替代的生態價值。

水牛有「濕地天使」之稱,牠們能將沒有生態價值的棄耕農地,修復成生機蓬勃的生態環境。水牛每天在棄耕農地裏滾動,將空氣、動物、昆蟲、小生物屍體翻動混和,留下的泥渦,在雨季時就能儲水,形成小水窪,濕潤乾燥土壤,亦成爲小生物的產卵床。小生物能增加泥土的有機養分,使「沙化」的棄耕農地開始出現緑化。經水牛修復後,棄耕農地會變成季節性濕地,再慢慢變成沼澤化濕地,最後變成最具生態價值的水牛生態濕地,為水、陸、空生物提供多樣性的生態平台。

水牛生態濕地的淤泥黏性極強,只有牛方能在濕地裏行動自由,「連狗都唔敢行」。凡水牛行過之地都會產生上下兩條水道,上水道就給予浮萍類植物生長,下水道就儲水,亦為兩棲類動物提供產卵床和棲息之地,更吸引季節性候鳥,如馬來亞夜鷺、金鴴、翠鳥等。

batch_P8232371
圖:整塊濕地都被浮萍類植物覆蓋。

水牛生態濕地是天然濾水場

水牛生態濕地是天然的濾水廠,有超過50多種浮萍類植物,如勺葉槐葉蘋,水葫蘆、水芙蓉、布袋蓮等。浮萍類植物是自然的淨化系統,有密密麻麻的幼根,能淨化水源,吸污量比普通的植物多20倍,「一棵矮小的水芙蓉的吸污量等於一棵10尺高的榕樹」,加上水流慢,更能加強吸污能力。所以水牛生態濕地能淨化村屋與商戶的污水,再排放到附近的溪流和大海,維持天然水源與公共沙灘的水質。

batch_P8232376
圖:水芙蓉根部十分幼密,吸污能力高,能淨化水源。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