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e Concordia Connect

一群香港留學生所發起的獨立青年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theconcordia 網誌

政經

分岔路,該如何走?

分岔路,該如何走?
廣告

廣告

文:東籬

經過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象征式審議投票後,香港政改前途被一槌定音。中共的Today’s Special -「食住先」的材料有:維持四大界別、一千二百人的提委會,由四分一變為「過半數」的提名門檻,以及兩至三個特首候選人數。當然,鄙人本來就對以「regime survivability」*為先的中共政府毫無期望,從沒奢望中共會受佔中恫嚇而對政改讓步,所以「落閘」實為預料之內。而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民主進程「落閘」的最大象征意義,其實是令佔中終於出師有名, 可惜經過連日留意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發表的措辭,留下的只要失望、失望還有失望。

先不論社會抗爭是否必定需要「和理非非」,戴教授近日向大眾承諾行動會對社會和經濟的影響減至最低,暗示「如你看看日曆,會知道哪天會對香港的經濟造成¬最少損害」。可笑的是,公民抗命這類民眾運動最大原意,是透過不合作運動癱瘓社會,試圖逼使政府跪低讓步。既要對中共施加壓力,又為討好「和理非非派」的香港市民而做出讓步,豈不是如俗語所講一樣「又要做雞又要攞貞節牌坊」?(當然,佔中乃背負住公民抗命的光環,怎可跟「做雞」比較)佔中希望透過宣傳、研討達至全民意識醒覺的理念固然是好, 但正所謂,「一鼓作气,再而衰, 三而竭」,民眾運動最需要的從來是一股氣勢。佔中三子一路走來的軟弱態度已令人信心不足,如今戴教授一副未戰先敗的模樣實在更是叫人洩氣。

縱觀古今中外歷史,遠至英國光榮革命、法國大革命,到近代的台灣、韓國,民主的進程有哪一仗不是人民透過長時間抗爭用鮮血換來的?1980年,南韓光州民主化運動,一次由當地市民自發爭取民主的運動,被當時手握軍權的陸軍中將全斗煥亦武力鎮壓收場,造成 4,362人死亡。爾後成為總統的全斗煥將事件定性為「金大中等親共主義者主導的內亂陰謀事件」,並禁止所有光州事件的輿論和將死難者家屬監視軟禁(有沒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直到16年後的1996年才得到真正平反。舉此例子不意在將爭取民主與性命犧牲連上必然關係,而是希望指出香港人最需要正視的現實:民主永遠都不會是taken-for-granted,而是註定用時間、汗水,甚至鮮血孕育而成的。

誠然,民主普選並非解決香港社會問題的靈丹妙藥,民選政府在中港一國兩制的框架限制下極有可能被綁手綁腳,導致施政失效。(其他原因:一、香港缺乏合適的政治人才,普遍都缺乏國際視野,二、民主的基礎是人民政治意識的覺醒,可惜的是..香港現時仍處於民智未開的階段。) 但普選卻至少可以為香港人奪回管治權,將自由行、單程證的審批權拿回,並把本土的利益優先處理。本文章並不旨在鼓吹暴力抗爭,只是希望讓大家明白民主是靠自己出力爭取,而並不是每逢七一上街遊行,Facebook share下文章,或在高登討論區破口大罵共產黨就可得到。當每個人走多一少步,以實際行動向世界怒喊出港人對民主的訴求,達到處處開花的效果,香港人的叫價能力自然更高。 最後, 縱然鄙人並不看好佔中前景,但還是在此謹祝,自閹版佔中成功。

*中共怕的是一旦香港有真普選,極有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繼而新疆西藏台灣群起不滿,令管治體系崩盤,威脅自己單一政權地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