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紹銘

社工。於大學及大專作教。 關注基層弱勢社群、貧窮房屋議題。 社工復興運動、影子長策會、影子扶貧會、香港政策透視成員 網誌

政經

政改「袋住先」勢延房屋問題

政改「袋住先」勢延房屋問題
廣告

廣告

註︰本文載於2014年9月22日《信報》A21《政改「袋住先」勢延房屋問題

人大常委會8月31日就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作出決定,正式為香港政制發展定調,泛民主派表示強烈反對,立法會泛民議員聲言杯葛第二輪政改諮詢,學界罷課一觸即發,和平佔中也會隨時「去飲」。

「後佔中」時代開始,民間預期將有不同的抗命和不合作行動,「倒梁運動」如箭在弦,當運動把民主與民生緊扣向更多公眾展現,將有更多群眾加入,凝聚更大的政治能量,房屋問題則成為梁振英政府的政治炸彈。

梁振英管治下的「房屋三高」

梁振英從參選特首至今,其競選政綱、《施政報告》及各大小言論均聲稱解決房屋問題為施政的「重中之重」,似乎比前兩任特首更為關注房屋問題。

諷刺的是,在他任內卻創造多個房屋的「歷史紀錄」。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數據,2014年7月,私人住宅售價指數已升至255.6(以1999年 = 100為基數),創歷史新高,比1997 年10 月的183.4的「前歷史高位」還要高出近四成,十年間升幅三至四倍;顧問公司Demographia就全球房價調查360城市,香港連續第四年成為全球房價最高的城市,該調查的房價指數若是5.1或以上,則表示房價處於「極度無法負擔」(severely unaffordable)水平,而香港的指數則是14.9,遠遠拋離第二位溫哥華的10.3。

小型單位動輒三四百萬元,市民置業無望,惟有選擇租房,但私人住宅租金指數同樣創下新高,2014 年7 月的指數為157.7,比五年前的99.4升近六成。從1981 年開始,細看三十多年的樓價和租金變化【圖1】,更可驚見梁振英政府任內創造的「房屋奇蹟」。私樓租金昂貴,選擇申請公屋,但公屋輪候個案亦屢創新高,房委會再「篤數」表示三年上樓,也難掩個案於輪候冊滯留的情況,輪候個案已由2002年低位86359個升至2014年6月的255800個,升近三倍,也是數十年來的高位【圖2】。

樓價、租金、輪候冊個案等三項反映房屋問題的指標均創出歷史新高,梁振英即使有政策作為介入(input),但成果(outcome)確實差強人意,若在成果主導的(outcome base)商業世界中,梁振英早已被炒(out),房屋政綱繼續 「走數」,預期任內無法實現(見筆者另文《檢閱梁振英房策六張空頭支票》,刊2013年9月4日《信報》),「房屋三高」升完再升,市民反抗也實在退無可退。

沒有真普選 難敵地產黨

為何以房屋政策作為施政「重中之重」的梁振英仍然未能紓緩房屋問題?對此,梁振英只簡化為土地供應問題,再把責任推予當地居民,卻沒有處理地產商和權貴多年的寡頭壟斷及囤積土地問題,例如政府和傳媒不時放大社區中的「爭地」問題,但當中可能只涉及不足一公頃或數公頃的土地,反而地產商多年囤積過千公頃土地、丁屋預留地近千公頃等問題卻未有處理,政府一直未有觸碰房屋及土地供應的核心問題。

又如新界東北發展,梁振英先表示用「傳統新市鎮模式」發展,最後卻改為「加強版」明益發展商,顯然是向地產權貴低頭的表現;而所謂辣招也實在不太辣,累進房產稅、資產增值稅等真正觸碰地產商利益的稅務政策,梁振英均隻字不提。

無法處理房屋問題,是梁振英無心、無力、還是無權?其實,這與政制結構有着密切關係。現時的特首由四大界別選出,看前年梁唐之爭,共產黨及地產權貴對政商界的壟斷性影響實在不言而喻,足以控制選舉結果。

根據人大常委對於2017 年行政長官選舉決定指出︰「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而「提名委員會應沿用目前選舉委員會由1200人、四大界別同等比例組成的辦法」。

若然「袋住先」,未來被「普選」的特首,仍是由共產黨及「地產黨」「篩選」出來的,即是若然梁振英要尋求連任,除了不能與共產黨對抗,也是不能得失「地產黨」。無法處理「地產黨」在房屋及土地方面的壟斷,房屋問題亦注定無日無之。真正「無篩選」的普選特首選舉,候選人才會認真兼顧全民的利益,從而制訂有利各階層的政策,若「真普選」出現,雖然地產權貴的影響力仍然巨大,但一人一票的政治力量則可把特首拉向群眾一方。

佔領中環價值 抗衡地產霸權

和平佔中即將發生,戴耀廷表示行動雖然未能改變中方立場,但仍須向社會發出警號,喚醒沉默的港人,重新擁抱民主、法治、平等的香港核心價值。在房屋問題日益嚴重的情況下,港人亦須對「地產黨」的管治有更大覺醒,重新思考住屋不是地產,明白房屋問題並非只是供求問題,也不是居民阻礙發展的問題,而是現時政制結構令特首必須向「地產黨」俯首的問題,沒有真普選,不可能抗衡「地產霸權」,房屋問題也注定延續下去。

現時,仍有不少港人擁抱經濟利益多於民主價值,關心民生卻不明其與民主的關係,因此,在群眾「去飲」以身體佔領中環後,在後佔中時代,民主運動更須把民主與民生議題緊密扣連,讓更多群眾佔領「中環價值」—自利、短視、利益主導、地產金融壟斷的中環價值,抗衡地產霸權,方能真正解決房屋及各項民生問題,建立真正屬於群眾的民主香港。

影子長策會成員
陳紹銘

Screen Shot 2014-09-23 at 1.18.37 pm
表1︰私人住宅售價及租金指數(1981-2014)

Screen Shot 2014-09-23 at 1.18.47 pm
表2︰公屋輪候個案(1986至2014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