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街坊學生聲援重建戶 市建局以執達吏要脅離場 海壇街最後一戶終被清場(內含短片)

街坊學生聲援重建戶 市建局以執達吏要脅離場  海壇街最後一戶終被清場(內含短片)
廣告

廣告

【2014.9.23;13:15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由於昨夜海壇街最後一戶街坊劉女士, 就其今日可能被執達吏清場的問題向其他舊區街坊求救, 一群無黨派背景的前重建街坊、深水埗街坊、 重建區義工和學生組成「一群劉女士的朋友」, 從昨夜開始組織前來聲援。惟今天九時許, 市建局職員指若劉女士不接受市建局安排離開, 就會叫執達吏進來抬她走。劉女士精神狀態十分不穩, 在驚恐下與在場的親人和義工一起離場, 與市建局前往律師樓簽紙處理安置問題。

義工半夜進駐留守 清晨部份樓下聲援

由於昨夜樓下已佈滿鐵馬, 故想聲援的其他重建區的街坊及義工表示, 今早執達吏若早上八點多來清場, 想陪伴劉女士的朋友一定無法越過重重鐵馬和保安, 所以昨夜十一時許開始,有約七名來自各區重建街坊和義工, 開始到劉女士家中留守。

清晨七點開始,其他重建區街坊和義工,還有應呼籲來的學生,開始陸續到場,約有十多人。

當中包括衙前圍村、海壇街及前K20-23的街坊和義工,以及前利東街、前順寧道、現在東京街/福榮街、通州街、青山道/ 元州街等重建項目的義工。由於昨晚八點才收到求助,八點多開始了解劉女士個案,並要安撫劉女士及其家人的情緒, 幾乎半夜才開始動員,K20-23重建項目的岑太表示,已經算不錯。到場的大專生阿昌和阿敏皆表示,若不是昨夜同學罷課太累,今天應可以有更多人。

市建局佈重兵 疑似新聞封鎖

清晨七時,市建局的外判保安公司已運來兩大車旅遊巴的保安人員,把劉女士家樓下大門以外約十呎半徑的空間全用鐵馬圍起,並內駐數十名穿制服的保安人員,並旅遊巴上竟有盾牌。同時在劉女士家門下及對面行人路,約有數十個手持攝影機及錄像機的便衣人員,一見到聲援人士就不斷拍攝。 聲援的其他重建區街坊和義工前去問他們身份,有人直接不理睬,有人則說不能跟人談話。

同時,劉女士家樓下大門被一輛大旅遊巴擋住,對面完全看不到;市建局並在旅遊巴和樓宇之間架起一鐵架,則即使有人爬上對面樓宇的高處,也無法看到劉女士可能被抬出來的情況。另外,劉女士所屬樓宇的後樓梯被保安拖上大木板封住視線, 即是若劉女士在後梯被抬出,也沒有人可以看到其情況,而樓宇後梯出大街的巷亦被市建局保安封鎖。有義工冼小姐直言:「這是否算是新聞封鎖?」

市建局樓上談判 律師到場不准上樓

由於劉女士不斷堅持要同區樓換樓,市建局終於今天派職員來開一個可以樓換樓的價錢給劉女士,惟要劉女士離開家門前往律師樓簽紙。可,劉女士表示,經歷市建局許多次溝通失效,她害怕受騙,她需要市建局職員馮先生與她簽一張白紙黑字的協議書,指若她離開就會與她到律師樓簽紙實踐樓換樓的承諾。

通過義工的聯繫,有一位義務律師到場協助劉女士,作為簽字的見證。律師九時到場,要求上去,但市建局不放行。 約九時許,市建局職員堅持到劉女士離屋到樓下才能簽見證,否則就叫執達吏進場,劉女士無奈之下,唯有與家人一起落樓。 到了樓下,劉女士三姐妹痛哭流涕,不斷問「我今晚瞓邊?」市建局職員則稱在樓上許多人見證他的承諾,不肯再簽,律師唯有再言語確認一次劉女士與市建局職員所講的市建承諾是統一,作為見證,然後一同離場到律師樓簽紙。

姐痛哭 悔不該相信市建社工隊

劉女士的兩位姐姐一直陪伴她左右, 今晨與劉女士三人一起抱頭痛哭落樓,泣不成聲, 劉女士持揚聲器向聲援者發言時,其長姐不斷搥牆, 哭道自己不該相信市建社工隊,不讓妹妹與外人聯絡。 劉女士則哭訴過往數月,市建局的保安人員不讓別人上去她家, 她病了無法下樓時,無人能上去探望,形同軟禁。同時, 過往三個月,劉女士精神不穩,市建局安排她看精神科, 她泣不成聲地說:「佢地叫我去看醫生我就看醫生, 叫我吃藥我就吃藥,吃到人都痴痴呆呆,又找社工日日看管我... 我只想要番間屋住...」

劉女士不斷說她是昨夜心急,表示姐姐若再不讓她致電朋友她就反面,因此才及時找到其他重建區的街坊和義工協助。劉氏長姐則不斷自責,說自己都不知會這樣,遂哭不成聲。

劉女士仍須與丈夫協議 今晚棲身處仍有未著落

下午約一時四十五分收到最新消息,經劉女士多番力爭,市建局現會將原本拒絕給予的自住業主補償交給該樓宇業主,即劉女士丈夫,到時劉女士仍須與丈夫協議。

事緣八年前重建開展時,劉女士與丈夫有感情問題,二人分居,打官司爭取女兒撫養權。惟當時家公家婆受刺激相繼去世,丈夫心有歉疚,就停止了離婚官司,二人仍屬夫妻名份,惟長期分居。重建項目開始時,丈夫按自己父母遺願寫下授權書,指一切這個單位的權益皆歸妻子和女兒所有,只是市建局一直想處理這個單位的補償是「非自住」,而該賠償令劉女士和女兒在同區難覓居所。同時,劉女士在寓所中以改衣手作,每日賺數百元維持生計,若不能同區重置物業,則數百元根本捉襟見肘,故劉女士必須覓得能居住同時可放工作器材的單位,否則生計不保。

現時市建局已如期收樓,劉女士被逼無家可歸,劉女士今日在律師樓亦曾多次致電及留言至市建局總經理黃麗娟,詢問有關安置問題,但遲遲未獲回覆。劉女士與其家人精神狀態疲憊不已,手抽多袋行李,連最基本的搬遷補助金發放亦遭到市建局的重重刁難,今晚棲身何處仍是未知之數。

(照片提供:重建區義工)

特別消息:回應亞視9月23日有關海壇街街坊劉女士被清場的報導:

「亞視午間新聞指市建局謂有臨時居所給予劉女士,但截至今日下午三時五十分,【草根。行動。媒體】向事主查詢,事主劉女士表示,她的確有向市建局要求暫時用市建局名下物業安置她的居住問題,但截至這個時間市建局都未曾答應過她說有此安排。

至於區議員那個問題,劉女士回應:拖長問題不在事主而在市建局, 而且幾年前的賠償又係買番一層樓, 幾年後同樣的賠償根本買不到半層樓,如果街坊只為自住, 事實上街坊無袋多了錢,反而是地產商袋多了錢。若要說不公平,也只是不公平在地產商為何可以賺這麼多市民的錢。」

亞視新聞原文請按:亞視

影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