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香港政治,台灣劇本

香港政治,台灣劇本
廣告

廣告

圖:學聯在中文大學百萬大道舉行922罷課集會

香港回歸以來的政治發展,愈來愈與台灣相似,不過是幾十年前的台灣。台灣的劇本,仿佛在香港重演。

台灣曾是日本殖民地,香港則英國前殖民地;台灣光復,民眾興高采烈歡迎國軍登陸,香港回歸,也有萬人夾道觀看解放軍進駐;國府派員接收台灣取代日本總督,北京則在港成立中聯辦取代英國官員;台灣及香港在殖民地時代的發展已拋離大陸,兩者回歸同樣是發展較低地區接收發展較高地區;國民政府戰後接收日本在台資產,中資機構則在回歸後取代英資在港地位。大批人在光復後從內地來台,部分官兵質素不佳,加上發展差距,令接收變成「劫收」,更有民眾以「狗 (日本人 )去豬來 (大陸人 ),狗雖惡,但仍會看門,豬只會吃」來形容當時的情況。回歸後大批內地人以各種名目來港,被視為與港人「搶學額、搶住宅、搶床位、搶奶粉 ……」,「驅蝗懷殖」與「狗去豬來」的背景同出一轍。

國府來台,硬推國語成為政府及學校用語,禁止台語,各級學校更滲入三民主義教育。普通話在港早已在大中小幼獨立成科,年前也有國民教育事件。當年,台灣黨外人士以雜誌為平台,組織反對運動,並發動群眾運動施壓。香港民主運動亦以「網上媒體」為陣地,其大大小小遊行示威活動為它帶來「示威之都」之名,所以當年的黨外雜誌及今天的香港網媒均是官方的打壓對象。老蔣年代的台灣瀰漫「白色恐怖」,在匪諜的罪名下不少人下獄。香港目前發生的「延後拘捕」及「罷課檢舉」實在亦有「白色恐怖」的影子。

在威權年代的台灣,在國家安全的名目下,頒布「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以實施戒嚴、黨禁報禁、限制公民權利及自由。以立法及釋法形式的政治操作令國會無需改選,總統可不斷連選連任,最終形成了「萬年國會」,及老蔣以「民主選舉方式」連任五屆總統。香港呢?北京不斷強調國家安全的重要性,若當年硬推基本法 23條成功,今天的香港會否一如當年台灣?北京不斷以釋法及「另類立法」形式為選舉設限,似乎在重複老蔣「民主選舉」的老路。而所謂「袋住先」的特首選舉方案,又會否是港版的「臨時條款」 (臨時了四十三年 )?

如果香港當真在走台灣的老路,那麼台灣的劇本對香港民主運動有何啟示?民主運動的成功是需要一代一代人前仆後繼的爭取,台灣有雷震、殷海光、黃信介 ……等等,歷時超過五十年,始換來第一次的有競爭性的公民直選總統。默默等待掌權者開恩,給予民主選舉,恐只會失望而回。曾經是特務頭子的蔣經國若不是內外交困,國民黨陷入認受性危機,會解除黨禁、報禁及取消戒嚴?

那麼台灣的劇本又對北京有何啟示?第一,民主運動只會愈禁愈烈,反而令自己陷入認受性危機。 1979年台灣爆發「美麗島事件」 (軍警鎮壓黨外運動所組織的集會 ),並將黨外主要領袖送交軍法審判。黨外運動沒有因而萎縮,反而製造了英雄人物,更吸引了更多人同情,甚至認同反對運動,其中不少為黨外領袖辯護的律師均成為日後的領袖人物,例如陳水扁、蘇貞昌及謝長廷等,令黨外運動進一步壯大。若北京以同樣方式處理「和平佔中」,恐只會為自己製造更大壓力。第二,內地對回歸地區的無節制「接收」,只會令兩者更加疏離而非融合。台灣正因如此,省籍矛盾一直左右其政治,國民黨政權亦始終被視為外來政權,其後甚至發展為台灣獨立運動。若北京在普選問題上寸步不讓,不改善從內地湧港人員數目及質素,「驅蝗懷殖」及「狗去豬來」一類意識只會更深入民心。第三,掌權者順勢回應民主訴求,是名輸實贏之舉。蔣經國晚年開啟民主化大門,不單維護了國民黨的政權,自己亦嬴得最多台灣人懷念的總統美譽。

這個港版台劇,劇情結局究竟會否一如原著?這還得考考各主角的智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