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王維基,謝謝你沒有落井下石

廣告

廣告

王維基今日在《晴報》自揭學聯曾經找他為罷課站台,但是他拒絕了。本來應該讓罷課人士聽著不高興的事情,卻因為他的表達藝術,變成另一種風骨。他說自己背負著數百同事家庭的生活,「同學們,對不起,我無能。我只能羨慕和妒忌你們這些無拘無束、沒有包袱、做事能夠不計後果的勇敢年輕人」,更自眨為「無膽匪類」。他的言詞智慧在於一來辯解了不站台不等如不支持,而是為自己的「不能支持」而道歉,二來指明「不能支持」是因為合作商戶的緣故,這種向著一眾商家的反省示範,是比支持更有用的支持。

很多人因為各種原因做不到正確的事情,心中又接受不到自己成為不公義的一群,就自我催眠對方才是錯的,好似偷完野仲要鬧人唔拎先笨一樣,最後放棄是非黑白,甚至走向打壓公義的一方。   

作為香港人,搵食的重要性相信沒有人會不明白的。如果你真的不能夠發聲,沉默不等如怯懦,至少,不支持反對者也算是一種最微末的支持。經常看到好些社會運動的積極參與者在不同平台高罵不肯站出來的人。發聲與不發聲之間好像成為了二分化對立的敵人,不發聲就等如麻木不仁或是愚昧無知。可是我從來都覺得不應該是這樣的,不發聲的人之中也有很多灰色原因,例如香港極大量中資或親中的商家旗下的員工所受的壓力是可以想像的,他們是無聲又無奈的一群,卻都被定了型,被成為了罪人。這種狀態最容易被那麼最懂得用好聽說話的愛字頭或什麼救救行動吸引過去,起碼他們在言語上突然被滿足了「正義感」,這個也是那些宣傳公關危險的地方。

今日的香港,已經是一個只剩下民間公義,道德力量薄弱,還要被很多人爭住落井下石的地方。說一句靠攏權貴的話比講句良心話容易得多,王維基作為一個商人,選擇站在沉默以外,已經有這麼多人為他喝采。不論是真心相信也有,見利忘義也好,我們的敵人已經太多太多。難得有一位舉足輕重的商家曲線表態,他的道歉,我的道謝,其實背後盡見香港的悲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