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秉基

搞事份子,好戲量藝術總監,獨立電影編劇 http://www.facebook.com/bankyyeung 網誌

社運

不想遊花園之殺林鄭一個措手不及

不想遊花園之殺林鄭一個措手不及
廣告

廣告

從九月二十二日罷課到今天,這場由學生帶領的運動滿月了。

十月二十一日,學聯與政府官員會面對話,歷史也會記著這一天。學聯代表的表現當然未取滿分,但絕對值得致敬;特別是運動已發展成為一場沒有領袖的全民醒覺運動,各門各派各自有自己所關心所期盼,除了爭取真普選是萬眾一心外;怎樣行動也沒有一個絕對單一的方案,單是衝與不衝,撤與不撤,沒有任何人可以代表任何人作出決定;學聯成為唯一能與政府展開對話的單位,處境並不理想,若處理不好,運動就會被分化。

那麼學聯處理得好嗎?答案是沒有最好,可以更好。如果有人說學聯與政府官員對話已經是最好,我想大概就是扼殺學聯進步的可能;而學聯絕對有條件做得更好。以表現來說,學聯平日的表現其實好得多,無論是帶領集會群眾,還是傳媒答問,均有超班表現及大將之風;而面對政府官員設下的對話形式,卻有中伏之嫌,只因對手太弱而點數勝出。

所謂形式決定內容,對話的形式究竟是談判、政治辯論會還是政見發表會?還是三不象?這次史無前例的官民對話,在對話的形式上絕對有利人肉播音機,因為無論是談判、政治辯論會還是政見發表會,政府官員所說的內容其實也只會是一式一樣的依稿直說;在形式決定內容的情況下,我們即使接受了形式所定下來的規定情境,但我們絕對可以在這次史無前例的對話突破規定情境,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

眾所週知,無論學生還是政府官員,背後也有不少人幫手。根據蘋果日報報導,學生背後有一班學者及法律界人仕發功擔任導師;而官員背後的軍師卻是一班公關高手。公關高手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劉江華全程不發言其實也只不過是公關手段,所謂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學者及法律界人仕的出現變相令學生被迫臨急抱佛腳,令學生欠缺了平日的光彩,綁手綁腳,難以自由發揮。

學生未能大勝,問題正正在於學生背後的學者及法律人仕不及一班公關高手;公關高手很清楚AIR TIME的重要,基本上在媒體的出現,分分鐘鐘也是錢。為什麼值錢?就是因為通過媒體的影響力非同小可,這也是為要用大量維穩費也要統戰傳媒的原因!

試想像,要支持學生運動、佔領運動、雨傘革命的人,在過去一個月的時間,要出來的都已經出來了,各大佔領區的示威伙伴當然對運動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而政府通過媒體不斷散播運動是犯法的,又指運動步向暴亂邊沿,更公然扭曲是非黑白,並不斷為黑警平反,這便是政府每日通過媒體所潛移默化的,令一般市民對運動充滿誤解。

政府在公關高手(可能未必是高手,只是有錢去運用)協助下,霸佔了在媒體的話語權;運動要通一步成功,其實不是再單靠學者、法律人仕,而是我們怎樣善用在媒體的每一刻的AIR TIME,只有通過媒體,才能令更多人了解事實真相,才能令更多人站在我們的同一陣線。在新媒體方面,我們暫時仍保持優勢,但當會面對話不准香港獨立媒體記者及網絡記者入場,便知道政府在耍什麼樣的手段。我們不單要打好這場仗,也要為未來的仗作好準備,網絡23條若能通過,必定令我們將來的運動更難讓市民接收更全面的資訊。

政府願意與學生會面對話,其實也是在賭一舖,只要學生跌入談判、辯論會的形式,政府就可以成功偷雞,因為他們的話並不是對學生說或支持運動的人說,而是對那些中間派和普羅大眾說的。正正是這樣,找了梁粉做黑哨助功,也找了CCTVB協助在學生學言時插廣告。一般市民根本難以通過是次對話而選擇支持學生,試問一般市民又怎能理解學者與法律人仕的言論呢?

由於一切是前所未有,學生絕對需要打回自己陣式,還原在廣場上面對大眾的自由奔放,及應對傳媒的灑脫。政府不讓黃芝鋒上陣,不純是為了分化,因為要分化的對象是激進派 。不讓黃之鋒上陣是因為之鋒是MEDIA DARLING,作為傳媒寵兒是因為之鋒每每可以能發表出其不意又自然流露的真心話,讓之鋒上陣對這場傳媒宣傳戰極為不利,所以只限學聯成員,並要求五名代表,因為越多代表,就等同越分散發言,觀眾對發言人的印象自然會淺。情況就像一齣群戲與獨腳戲的分別,演出者越多,便越難令觀眾有印象,相反越少人就越深刻印象。

公關高手還出了另一賤招,就是只稱呼學聯成員的英文名!這不是純扮親切,而是要令大眾不易記起學生。當學生領袖越來越被人記得的話,對政府絕對不利。

因為形式決定內容,若將來繼續依照形式跟政府對話,恐怕只會否放棄AIR TIME。由於這次會面,大家清楚知道是”對話”,而不是什麼談判、辯論,所以我們可以回歸”對話”。”對話”是政府官員最不懂的,因為他們只懂照稿讀。

以下是一些可以運用的方法令大家不會被官員帶我們遊花園,而且更可以善用AIR TIME,甚至殺林鄭一個措手不及。

一)反客為主

學生:

各位司長,我們今日是對話,不是對罵,所以大家可以放鬆心情。好多謝司長們願意坦誠地與學生對話,今日難得可以直播,全港市民都希望可以見到一個開放、不修飾的對話空間,不如,我們今日就真的對話,好好傾下計,我們大家也把枱面的講稿收起,大家也不要跟稿讀,讓市民大眾通過直播知道我們所有對話都是發自內心,而不是背稿。(把所有講稿掉在垃圾筒)

二)送禮物

學生:

之前,警察就話我們不人道不准他們吃飯;但事實上,是因為警察先欺騙市民話要換更,又話有警察心藏病發要白車。我想澄清一點,我們沒有不准警察食飯,只是因為狼來了的故事,我們被騙過之後,希望小心處理,所以只是要求一架貼有爆炸品的”早餐車”開門,讓同學可以人手送飯。我們今日都希望可以人手送飯,我們在佔領區的五間小店帶來了食飯給各位司長分享。希望大家可以慢慢食住傾。(把不同的小店食物分別司長)

三)開門見山之鬥大

學生:

我們是希望爭取真普選所以才會出現佔領,但司長們常常把責任推在人大,如果大家寸步不讓,即使對話也未必可以解決。特首常常叫我們把佔領改為在維園、麥花臣球場、添馬公園;今日在全港市民面前,我們願意釋出善意,只要合資格香港選民在不收錢的情況下,坐滿這三個地方,我們所有人都會停止佔領。

四)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學生:

香港今時今日搞到學生要放棄學業、佔領街頭,市民一放工就去佔領區支持,其實我們同市民大眾一樣,都是在梁振英擔任特首之下先搞到咁慘!要各位司長執手尾!全港市民都好想一人一票,但係袋住先就等如繼續會有梁振英這種狗官!各位司長,你們以前不是這樣,你們都有理想,但是為了梁振英這種沒有代表性的小圈子狗官,以致官迫民反。如果你們繼續支持這些沒有代表性、隨時又可以收五千萬的狗官,你們連狗都會不如。放心,我不是冒犯你們,只是陳述現況,宜家不單止你們連狗都不如,我們做學生都是一樣,市民大眾都是一樣。我們同你們,同市民大眾都是一樣,都是人,都是香港人,無錯,我們大部份收入都是在一萬四千元之下,但是我們都是香港人,我們不是搞福利主義,我們只是希望我們可以有權提名、投票,選擇真正愛香港的好官。

五)認錯

學生:

各位司長、各位市民,我們必須要公開向各位道歉。因為我們開始了佔領運動,可能令大家覺得唔慣,但你們見到今日可以歷史上首次可以如此直播官民對話,正正代表了今次佔領運動成功。是,我們只會向司長道歉,因為我們相信司長仍是有良知,只是在小圈子選舉之下,被迫有個咁差的老細,不斷要為沒有代表性的人執手尾!我們不會向梁振英道歉,要道歉就是梁振英向全香港市民道歉,因為梁振英成為國際笑話,抹黑學生收錢,而事實是有人用錢請黑社會打學生,又屈學生勾結外國勢力。

沒錯,周永康有部IPHONE 6 PLUS,但這部電話是周永康自己辛辛苦苦補習賺錢買回來,本來是不用買的,但周永康日前重奪公民廣場時,俾警察無理拘捕,重無理收起手機,因為無手機所以先需要買部新!買IPHONE 是因為性價比高,簽兩年約之後,兩年後IPHONE仍可以高價買出,其實比用小米手機還便宜,要知道小米手機是會傳送資料到北京,各位市民,這是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希望各位明白及體諒。最後,我要代表周永康向佢女朋友認錯,因為佔領,所以周永康無得同佢睇黃子華。同時間,我們好多謝黃子華有親身走入旺角佔領區親身認識一班光明磊落的市民。各位,我們希望大家也可以好似黃子華一樣,親身接觸而不是再被那些中傷、抹黑所影嚮。各位市民,如果今日會面沒有進展,請你們原諒我們,我們會繼續佔領;如果你們都希望香港早日回復正常,我們鼓勵你們加入我們。

以上,就是一些簡單易明,令電視機前的普羅大眾接收訊息,一切必須生活化,不可以難明,當然可以調節!袁國強雖然在還擊學聯最佳球員未合格,但他做了一個非常生活化的例子,一般市民非常易明及感同身受。他以最低工資若一開始就叫價$50可能到今日還未有最低工資做例子;這例子對於各大打工仔是易上當,特別是計時薪的工友,當然不出街的師奶也很易入信。當政府用上例子,我們便要即時承接例子反擊,否則政府又成功善用AIR TIME宣傳了;相反,例子就會變成對我們有利。

至於林鄭的總結:1)2017年普選有討論空間、2)2017不是終極方案、3)成立政改討論平台、4)考慮向港澳辦提交報告;其實四招應該是希望在學聯攻擊時出招的,結果未有時間讓林鄭出招,四招變成獨白。

打破形式,內容才是最重要,學生就是這次運動的最佳內容!為什麼我們必須要被形式所限制?就像我們也很清楚我們不應受人大落閘所限制而不去爭取!越了解限制所在,我們就突破限制,超越框框!由於一切也是前所未有,要打勝這些仗,最佳的方法就是用前所未有的方法!過去,社運絕少在九龍區發生,佔領旺角就是前所未有的方法,越是前所未有的方法,政府官員就不懂得透過 LINE-TO-TAKE來對答案。請不要覺得建議太戲劇性,因為現實早已比戲劇更戲劇了;若我們常說民主三十年沒有進步,大概就是因為所用的方式不夠進步也是問題。

說了那麼多,其實都是想大家讓學生做回自己,繼續自由奔放,繼續灑脫,堅持信念,成功自然在望。讓我們再一次向學生致敬,歷史不單會宣判你們無罪,歷史會記著這天、這月、這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