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e Concordia Connect

一群香港留學生所發起的獨立青年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theconcordia 網誌

動物

勝者為王-墨爾本杯的貿保強者,愛發達和愛樂都

勝者為王-墨爾本杯的貿保強者,愛發達和愛樂都
廣告

廣告

文:維克多

今年11月4號是第154屆墨爾本杯(Melbourne Cup)舉行的日子。墨爾本杯在澳洲文化中相當重要,甚至整個維多利亞州(Victoria)的市民都可以享受一天的公眾假期,於是墨爾本杯亦被稱為「讓全國停止運作的賽事(The race that stops the nation)」。今年的冠軍是來自德國的貿保強者(Protectionist),獲獎360萬澳幣以及價值17萬5千的純金獎杯。

看墨爾本杯一向是澳洲打工族的傳統,任何一個行業到每年十一月的第一個星期二,三點正,都會坐定在螢光幕前,握著一杯香檳抑或啤酒歡呼心目中愛馬;當中下了賭注的更加希望能夠贏取獎金(今年的墨爾本杯總計有8億澳元投注)。2011年時墨爾本杯意外地與下議會質詢時間(Question Time)在同一個時間舉行,最後眾多議員要求將質詢時間提早半小時,為求結束時能夠看墨爾本杯賽事。由此可見,讓全國停止運作的賽事並非浪得虛名。

馬,在澳洲人的歷史和文化中根本不能分隔。除了澳洲人務農以外,第一次世界大戰,澳洲派出2萬Light Horse Brigade騎兵部隊前往歐洲和中東支援英國亦可略見一斑。其餘例子有澳洲藍色的10元紙幣上印有著名詩人Banjo Patterson的名作The Man From Snowy River,詩詞形容19世紀中澳洲內陸的一片大自然風景還有人和馬之間的相處和融合;而在澳洲讀小學及中學的朋友亦都應該記得同樣是Patterson寫作的澳洲非正式國歌 "Waltzing Matilda",歌詞來源亦是由跑馬比賽開始。

可惜墨爾本杯在浮華,魅力,時尚和金錢的背後卻是另一番景象。今年墨爾本杯中有兩匹馬不幸在比賽後死亡,它們分別是來自日本的愛發達(Admire Rakti)及英國的愛樂都(Araldo)。前者賽後心臟衰竭死亡;後者被一名觀眾的揮旗動作受驚撞向欄杆時骨折,最後被實施安樂死。墨爾本杯出現馬匹死亡亦有先例,2013年來自法國的葡萄玉(Verema)也是因為骨折而被實施安樂死,1979年來自紐西蘭的Dulcify亦是同一命運。根據非牟利組織Coali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Racehorses的統計顯示,由2013年8月到2014年7月已經有125匹馬死亡。

馬作為群居和喜歡競爭的動物(讀者可到Wiki和其他網站印證);賽馬在人類社會中成為了比賽項目尤可接受。從經濟及生活角度來看,要禁止一個擁有著豐富歷史性的比賽是不可能的。我們只可從多一些法規和準則去防止類似的事件再發生。今日Racing Victoria同Victoria Racing Club兩個組織已發出指令,除了限制入場者所持的橫額大小外,賽後的馬匹不會再經過觀眾席。

Banjo Patterson有一首名為Do They Know的詩,嘗試問一個古老的問題,到底馬是否喜歡賽跑:

As they walk through a dense human lane
當他們行過密集人群的巷
That sways to and fro,
一個會來來回回搖擺的
And Cheers them again and again,
亦會一次又一次歡呼
Do you think they don’t know?
你以為他們不知道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