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本應是平靜的雨傘運動社區日

本應是平靜的雨傘運動社區日
廣告

廣告

今日是雨傘運動社區日,響應「偏地開花,散落社區」之信念,我與黨友參與了黃大仙新光對出巴士站擺放的街站。雖然我長年累月開地區街站,對於開街站都有經驗,但老老實實,我對於是次街站或多或少都有心理預算,極大機會被圍、被罵。出發前,都會怯。

話說,黃大仙街站人手不算少,五位黨友及一位學生義工、甚至黨內兩位立法會議員都有到場。這個人數對平常開街站老手的我來說是極度奢侈。人手、物資充足,下午三時就正式開站。

開站頭十五分鐘已經收到炮台山站被人衝擊的消息,我們已經開始擔心這裡會否出現狀況,但眼見黃大仙站反應正常,我們就默默地向街坊宣傳雨傘運動的理念。直至四時左右,收到樂富站被反對佔領者包圍,我開始擔心我們都會被包圍、衝擊,始終樂富距離我們這個街站只有一站之隔,直到最終整天仍是平平靜靜。雖然偶爾都會有人前來喝罵幾句,但是這是正常情況。反而支持者明顯對我們作出支持舉動,例如有街坊突然過來幫手派等。

經過今次全港性的街站,我留意到建制派是十分重視雨傘運動散落社區, 今次建制派是明顯及有目的地向部分街站出手,意圖在社區制造學生運動不受支持,不得民心的畫面,根據我的經驗,我留意到建制派只需要指示數個到十個的街坊圍著街站,不停地指罵街站的學生,自然引起真正反對佔領行動的街坊圍觀,而支持佔領行動的街坊又不敢表達支持,不消數分鐘,「民意」就被形成了。

正正因為建制派重視雨傘運動散落社區,擔心雨傘運動落地生根,我們何不恆常地在地區設立街站,宣傳雨傘運動呢?有時候地區一對一,面對面地接觸溝通,總好過只是在天空上表達自己的看法。其實,民意是需要我們一點一點拉回來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