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溫和泛民」的黃昏 —— 從湯家驊的言論說起

「溫和泛民」的黃昏 —— 從湯家驊的言論說起
廣告

廣告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湯家驊早前接受訪問時表示,學民思潮及學聯應該考慮行動升級會帶來之後果,例如「泛民」在明年區議會及立法會之選情。此言一出,劣評如潮。佔領開始以來,湯議員的言論一直非常「出位」,例如曾引述別人謂「開頭十、二十枚催淚彈應該放」,又謂「這世代嘅年輕人較為嬌生慣養,不明世事。佢哋投訴被警方打,但你掟頭盔,警察當然打你啦,清場時警棍無眼!」此等言論,或許是一代「溫和泛民」的想法,假若他等一成不變,拒絕退位讓賢,則必被時代摒棄。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

湯議員從政多年,對民主化運動不可說無任何功勞。其嘗試與北京溝通,提出所謂的「中間方案」,相信乃出於善意。提到要顧全「泛民」的選情,相信亦非僅為一己之私。然其言論顯示,他已經與年輕一代完全脫節。難聽一點說:他已經過氣了。在湯議員的眼中,法律與秩序(law and order)明顯比爭取民主更重要,要爭取也要在現存框框裡爭取,不得越雷池半步。此乃「溫和泛民」的通病。議會一天有功能界別及分組點票,一天都不能真正代表民意。佔領運動就是要打破舊制,建立新制。然湯議員在佔領運動遇上困難時,卻請各位關心舊制度內的議席問題,縱使非完全無理,也是活在平行時空裡。

「溫和泛民」無法擺脫舊思維,堅持優雅紳士式議會抗爭。除了保住否決權外,不少年輕朋友已經無法看到他等在議會內之功效。代議政制必然需要議會,並由人民選舉代理人入內議政。然香港的議會制度畸形,「泛民」起初競選晉身議會,或許是為了開拓抗爭之路,但進入體制而不被體制改變者,可謂少之又少。要謀求選票,就要博取「沉默大多數」的支持,因此不敢做任何被指責為激進之行為。加上身處高位日久,逐漸僵化,議席變成「搵食」工具,慢慢失去抗爭意志。某些「泛民」連拉布也不願意,還講甚麼抗爭呢?近日提出要開始議會之不合作運動,吾人姑且看看他們會否「找數」。

湯議員乃至民主黨等或許仍然得到「和理非非派」及「沉默大多數」的支持,然年輕一代實在無法再忍受下去。公民黨黨魁梁家傑多次強調佔領行動令政府失去兩代年輕人,但梁議員可能不知,佔領也令「溫和泛民」失去兩代年輕人。佔領一開始,「溫和泛民」便落入兩難中:一方面要顯示自己有份爭取民主,故必須支持佔領;一方面又要突顯自己和平理性,不敢得罪反對佔領的「中間派」、「沉默大多數」。結果「兩頭不到岸」,俗語所謂「又要威,又要戴頭盔」。這種幾近「騎牆」的做法,騙不了誰。不少人預計在來屆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溫和泛民」的票將流向激進民主派及溫和建制派,因而受重挫。

世代交替,無可逆轉

這幾天,本人三數個Whatsapp Group裡不約而同有人討論組黨、參選立法會等問題。這當然都是開玩笑。然卻顯示了年輕人對當今把持議會要位者何等不滿。建制派的水準低處未算低:一個鍾樹根,一個蔣麗芸,其論政水平之低,在香港而言可謂史所寡有。所謂激進民主派只有寥寥數人,而且某些人立場不穩。最後又只剩下一班「溫和泛民」。為阻止建制派雄霸立法會,又唯有「含淚投票」?有幾位朋友已經明言,死也不投民主黨,甚至要瘋狂懲罰民主黨。年輕人已經無法忍受一班「泛民大老」繼續把持議會。年輕人要的是真心願意在議會內外抗爭者,而不是規行矩步的職業議員。縱使寧死不投票給夏威夷格林威治大學博士葛珮帆,也不會投給你劉慧卿或湯家驊。

「溫和泛民」不思進取,拒絕換代,終將被人民淘汰。民主黨的劉慧卿由一九九一年開始晉身立法局,至今已二十三年;當年是三十九歲,現在已經六十二歲。何俊仁則由一九九五年起走進議會,至今未絕。工黨的李卓人亦然。至於湯家驊,則比較「新晉」,二〇〇四年方當選立法會議員。(篇幅有限,故不逐一述說「泛民」議員之履歷。)多年以來,各位議員即使無功也有勞,然在今日世代交替之時,繼續只在議會說「政府今次真係好離譜囉」、「今日係民主最黑暗嘅一日」等,只會迎來年輕人之嘲笑。俗語有云:「一雞死,一雞鳴」,縱使曾經有所貢獻,也要知所進退。歷史任務完結,就應該退下,由新一代接手。要保住湯議員關心的關鍵否決權,唯有容許較有理想、較「在地」的少壯黨員、第二梯隊接手,使年輕人不用「含淚投票」而「投得落手」。(當然,湯議員也可以選擇「回春」,突然走在抗爭最前線。劉慧卿也可以選擇變回「瞓街卿」,重拾當年質問戴卓爾夫人:「妳把五百萬香港人交給一個獨裁的共產政權,道義上是否說得通?」時之勇氣。)民主黨中常委區諾軒提出,要「『從地區開始 贏回香港』把後佔中的力量轉化到社區」,一方面或許是真心希望革新並延續民主運動,但另一方面也明顯是要拯救民主黨。劉慧卿及何俊仁等大老假若不明白,那就真的無藥可救。

國民黨的教訓

或許在眾「溫和泛民」中,唯獨張超雄議員看得透,而且願意承認自己已經與新一代脫節。張議員謂:「唔該你(建制派)啦,佢(佔領者)鬧少我哋泛民兩句都唔知幾高興。」不知其他「溫和泛民」,可有勇氣如此坦白?國民黨青黃不接,在「九合一選舉」中,竟然只能找個連家公子勝文出選臺北市市長,並由元老父親連戰助選,結果慘不忍睹、潰不成軍。新北乃深藍陣地,國民黨新星朱立倫也只能慘勝。臺灣人民,特別是年輕人,用選票狠狠懲罰親共的國民黨。在香港,建制派的票源從來都是老人家及商界,年輕人難以懲罰之。但他們卻可以用選票懲罰日漸僵化的「溫和泛民」,並斬釘截鐵告訴湯議員:「我們要爭取民主,但不代表要支持你們『泛民』。」「溫和泛民」諸君,黃昏已近,是時候夢醒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