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抗命者的自白(三)

抗命者的自白(三)
廣告

廣告

CA @ 社工復興運動
2014年12月11日 1842被捕 / 12日 0557獲釋

今年,六四25週年
恰巧我25歲生日了,怎麼總是覺得有點特別?
這是不是叫「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沒有忘記第一天佔領,第一次認識夏愨道添美道添華道乜乜乜,兩個月了,想起鼻頭仍會酸。被捕前一直嗌著「公民抗命,無畏無懼」。口號嗌是嗌得多,老實說小女子我也不是大無畏,我也不是不怕死。坐在防線前幾小時,腦海不斷浮現兩個月以來目睹過的,經歷過的,被噴過被打過,一部部國家機器的眼神、武器;想起它們的無理、失常、暴力,心中仍有恐懼。不想回憶,未敢忘記,多麼真實。

928之時,我仍在政總封鎖區內,永遠不會忘記那天朋友崩潰哭著跑過來說『他們發瘋了,他們真會開槍』,我和身旁的戰友不能反應地相視,眼裡有無限恐懼、費解、憤怒、最後有倔強。半小時後,在廣場裡看見外面的『撤離否則開槍』,邊哭邊跑回大台匯報,那一刻我心嚇壞了也傷死了。三秒後外面冒煙,然後到裡面。當催淚彈就在身邊冒著,手中拿著N95手卻發抖得戴不上。

想起這些,我仍然傷痛,仍然恐懼。然而比起暴力、無理、警棍、案底,我更恐懼貧富一直懸殊,垃圾議案一直通過,下一代仍然沒有普選,暴力政權依舊大巴大巴打在香港人身上。

你會唔會一直,陪我行落去?

讀社工的時候,老師教:社工,服務人群,服務的定義很廣,個別輔導、家庭介入等等固之然重要,但是民生議題,從來離不開政治,離不開對公義社會的追求;社工,有責任為弱勢社群發聲、促進社會公義。

這幾年,在工作中遇上一個又一個可愛的生命,有來自新移民家庭、單親家庭、綜援家庭,成長中,經歷大大小小的起跌碰撞。從以前的「相信」到到親眼看見、深深感受,別人眼中的「邊青』,並不是故意選擇做邊青,不是自暴自棄,而是,社會很不公平,很不公義。

在運動中喜見有很多社工自發組織的小隊伍,有自製單張作文宣工作的,有情緒支援與心靈輔導的,還有勞苦功高在警棍揮舞之間拼命問資料的被捕支援,大家都在默默陪伴著整個運動。聽說有一句名句叫「你會唔會一直,陪我行落去?」社工的工作說實不實說虛不虛,很多時候親朋戚友問我份工幹什麼,我只能以「同行」為簡單直接答案。所以,在爭取民主的路上,我選擇一直陪學生行落去,一直陪夏愨道行落去。

唔理事情有幾困難 環境有幾亂
你都仲係我屋企 之前係 而家係 將來都係

被捕前一刻,為了壯膽也好打發時間也好隱藏恐懼也好,大伙兒唱起了海闊天空。唱到「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我望著前方準備拉人的國家機器,到底它們的人生還有沒有理想?談到理想,他們背棄,我們堅守。「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一邊唱,淚便流下來了。那一刻的眼淚不是因為害怕,只是看著身旁這幾百人,天啊!我們真的好愛好愛這個香港。縱使要為她訓街兩個月為她被打被罵,為她被捕,為她留案底,我們仍然不放棄愛護守護這城。

我們當中有70歲吳伯伯80歲麥婆婆,他們說人生到了晚期冇乜得輸,他要陪伴學生至最後一刻。我們當中有10幾歲中學生,有20幾歲大學生,還未踏進成人社會之前,已賠上自己的前途。當中有學者、講師,他們說不願學生孤身上路,後來有他們的學生因此也被感染坐下來。

時光總飛逝未能停留,容許多給你愛

75天以後,2014年12月11日 1842被捕,12日 0557被放,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樣理解被捕的人,有人說我們很勇敢,有人連聲感激,有人哭著說我們太傻。我依然只是一個膽怯的小女子,我想的其實很簡單:

我是社工,要爭取社會公義,所以坐下。

我是基督徒,要行公義,好憐憫,所以坐下。

我想將來生兒養女,為了下一代有普選,所以坐下。

我愛我城,所以坐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