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青年重奪未來

我們是一群希望重奪香港未來的青年,以不同行動,拉倒財政預算案中的未來基金,奪回香港人的未來和夢想。 網誌

社運

青奪被捕成員親身經歷 1211被捕者的小見

青奪被捕成員親身經歷 1211被捕者的小見
廣告

廣告

筆者從928、十月中一度清場兩次再佔領、山東街一役、學聯升級行動,以及金鐘清場此等大事都在現場,其間長時間留在旺角。看過不少警方的處事手法,再綜合種資料。確定,1211金鐘清場只是一個公關show!

大大小小的戰役,都只見警方暴力血腥、冷血不仁。他們從沒有把示威者當人看待,只會手起刀落,拿著警棍對著我們的頭部行駛他們所謂的「最低武力」,動輒還把戰友拉到一角暗角打獲。秋後算帳的情況更不鮮見。他們把被捕的人非人看待。聽過不少72 511的戰友說他們被非人對待,就如不給上廁所多於四小時、沒膳食提供等等。還聽不少朋友說他們上警車會被毒打,以至是殘害示威者,要他們在冬日對著風扇直吹數小時。

就金鐘清場一事中,看到的是不同的景像。就在公民抗命被捕區中,很多的壓力團體如記者、監警會,以及知名人士在場,警方在該區域顯得平靜,和平理性克制的對待公民抗命者。然而在示威區外,一個又一個的戰友在旁邊想為被捕者打氣,卻被打壓。憶述一位戰友的說話:「我地想行前一步,佢(警)手拎住支警棍準備想扑落去,即刻兇我話前面(添馬公園)係警方的工作區,不可進入。」在眾傳媒的眼睛背後,警方仿似不受壓力以及監控般,露出他們應有的猙獰面孔,以及野獸的本性,繼續做一台打壓的機器。另外,有戰友聽到警員在互相勉勵,並說道:「忍埋佢,場SHOW做多陣就完啦。」徹頭徹尾,這也不過是警方對外界做出的大龍鳳。從抬示威者開始,他們就在壓抑自己,做一刻的良民,但相由心生,他們醜陋的心靈卻不由自主的散發出來。

雖然在整個被捕過程中,警方看似再也沒有故意留難被捕者,並為我們提供上所有基本需要,有如水、三餐等等物品五星級服務般。但請三思,這本來就是一個被捕者應有的權利。不過過程中,他們面露出不滿及不情願的樣子。上廁所時,只提供羈留室的廁所,全程無遮無擋,並由一名警員全程監視著。而露出爪牙的一刻,就是在落口供的時候。雖然跟我落口供的警員不時會問我會否太凍、太累,但整個過程中我都沒怎作聲,並表示不合作。於是他們便開始露出一副不耐煩的態度,其間便有其他在場警員呼呼喝喝,說你們不要故意留難我們。又聽到他們給我們面色說:「好消息,今晚要做哂所有先可以收工。你多謝佢地啦。」替我落口供的警員便指出:「其實我唔搞你地(佔中者),我地都要做其他野。」而當我展示更多不合作的時候,他把我單獨去另一房間,態度惡劣並說:「你做咩咁唔合作姐,呢份野唔係比我地警察內部,係比法庭架,呢啲野我收黎都無用,呢啲係陳述野。你明唔明呀,唔好故意留難我地啦,我地都好慘架!」繼而再說律師不會跟我們說得這樣精準,這個口供是必要,並說如果我們不合作,他們會再多告我們一條阻差辦公,要脅我們要講出個人資料。而後來得知原來這些口供都是自願性質,是可以不提供任何資料。這明顯是一個政治打壓的性質,阻止公民運動。

而其中,某高級警員表明:「我們是藍絲帶」,不是說警隊政治中立嗎?為何要現在又說自己是藍絲帶?

其實,做SHOW這個手段,除了讓外界看出來這是一個合情合理而且是人道的做法,也是一個軟化被捕者的手段。從硬件的種種配合,到每一個警員的體貼入微。目的有兩個,要被捕者放下戎心,令我們講出更多不同的說話,引出錯誤,從而得到他們所想要的說話;第二,就是軟化被捕者,改善警隊的負面形象。而事實上,這只是他們的技倆去掩飾他們的醜惡猙獰,而在七十多天的佔領行動裡面,警方早已淪為政治打壓機器,替這個暴力政權隻手遮天。形象--誠信破產。

引用何韻詩在的說話:「他們有的,就只是各種手段;而我們有的,是道理。也許要花漫長的歲月,但我堅信,真理到最後必會勝出。想要挑戰他們的荒謬,必須先進入他們的體制,用不屈服不服從的態度去展示他們手上那權力一直以來依附著的薄弱根基。」

通過公民抗命,確切地進入過這套體制裡,會理解到這個政權只有權力。通過暴力不斷打壓,通過空洞的權力去鎮壓堅實的人心,這是不會成功的。因為群眾已經覺醒,而且展現出該有的堅定,表明不會再向極權政府屈服。民主的路很漫長,任由權力再大,沒有民心的政府將會被覺醒的人民所擊潰,瞧著看吧!

民主會戰勝歸來!

青年重奪未來被捕成員
2014.12.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