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雨傘鄰里

【一人一畫一故事】 畫下雨傘運動的笑臉,記錄參與者的故事。 Facebook Page:雨傘鄰里 網誌

社運

【雨傘故事】 可以做的,還有很多

【雨傘故事】 可以做的,還有很多
廣告

廣告

【添美新村頭巾男】
可以做的,還有很多

「遇到在雨傘運動後續找不到自己位置、感到無力的朋友,我都會對他說,可以做的,還有很多。」頭巾男說。

受訪者自稱為「頭巾男」,是自由工作設計師,自雨傘運動開始已甚少接工作,全程投入運動,三個多月來只靠積蓄過活。現在已重新接工作嗎?「不,現在更忙。」 他不時留守添美新村,協助管理添美新村,繼續撐傘!專頁,向外界發放訊息。又組織落區、警察暴力資料庫、民主老友記,還籌備在區議會選舉助選。「以前只要留守佔領區,現在忙於四出組織後續活動。」

繼續留守添美新村

政府及媒體時常強調佔領行動經已結束,不少市民都不知道添美道行人路仍然有人留守。話說金鐘夏愨道清場當日,立法會廣場及示威區不受影響,因為該處本是合法示威區,警方沒有理據清場。幾日後,立法會以影響地方清潔、阻礙其他人到示威區表達意見等沒有法例依據的理由強行清場。示威者立即搬到添美道行人路上,添美道屬食環署管轄,立法會無權清場,添美新村自此成立。第一晚約有六十個帳篷,現時已有過百個。

有些市民不贊成繼續留守,為甚麼頭巾男仍然堅持?「一來為爭取真普選,二來爭取合法示威區的應有權利。」立法會示威區清場後,以進行清潔及維修為由,封閉近一個月,「實際上在最後兩日才動手安裝閘門。」示威區重開後諸多限制,例如只開放朝七晚十一、不准帶帳篷和睡袋等,頭巾男認為種種藉口和限制均不合理。

現時雖然留守者不多,但是他認為可以向政府施加一定壓力,「如果只用成敗評論一件事有冇用,咁好多嘢都唔駛做。」

九十歲大黃伯

添美新村現已成為雨傘運動支持者的聚腳地。每逢周末,附近都有眾多雨傘活動,市民參加後會到村內打氣,最多人探望的當然是九十歲的大黃伯,「當初還以為我們要照顧黃伯,想不到反而是他幫助我們。」很多市民專程為探望黃伯而來,捐贈物資或食物,黃伯用不完會分給大家。黃伯亦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曾有留守者被問及為何仍不離開,他笑說「黃伯都未走啦。」

民主老友記

除了黃伯之外,很多為香港付出大半生的老人,在運動中仍走到最前。「在不同佔領區,都曾經遇上老人對我說對不起,說他們從前沒有爭取民主,現在要年輕一代出來受苦。」頭巾男深感慚愧,自覺付出不多,承受不起他們的道歉,亦佩服他們的堅毅,於是開設民主老友記,記錄老友記參與雨傘運動的一點一滴。

散落社區

頭巾男又和雨傘運動的戰友,自發設立多個組織,例如與多位職安真漢子、裝修師傅及社工,組織維修隊,每星期落區,「訪問低收入家庭,協助其維修家居,同時了解其各種生活困難,將民生結連民主,藉此宣揚民主理念。」

記錄存檔

頭巾男還發揮設計專業,幫忙編輯網站和資料庫。雨傘運動期間,不少市民遭受警方暴力對待,追究行動不可就此罷休,頭巾男協助建立警暴資料庫,為市民提供援助,並記錄存檔,不容政府清洗歷史。他亦曾參與由一群IT人組成的Code for Hong Kong,合力製作綜合資訊平台 http://today.code4.hk/,結集過百個雨傘運動有關的地圖、網頁及Facebook專頁,以及運動資訊。

「運動初期出現很多自發團體,不少到後期已沉寂,希望大家可以再走出來盡一分力,延續最初的力量。」

現時每星期都有十多個雨傘活動,民主教室、印Tee、創意工作坊、落區宣傳,各位不妨多參與,尋找自己在後佔領時代的角色,如何在爭取真普選的路上出一分力。

請參考【雨傘活動時間表

原文載於雨傘鄰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