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何俊仁辭職諮詢會無法息爭議 民主黨危機發酵

何俊仁辭職諮詢會無法息爭議  民主黨危機發酵
廣告

廣告

民主黨昨晚(16日)舉行諮詢會,討論何俊仁擬政改表決後辭去超區議席,意見之分歧程度,是2010年政改特別黨大會之後罕見,也是無法短期內解決,民主黨正不自覺地陥入一場危機,距離區選不足十個月,內部便出現如此爭議,殊不樂觀。

主席劉慧卿在諮詢會兩度提醒與會者別洩露個別黨員發言內容(今次沒有再如上年提出開出黨籍警告,大概因為也看到筆者落重筆的舊文了),筆者本篇文章內容,只會建基於何俊仁、劉慧卿及某位對《星島》透露消息的「倡議何俊仁辭職公投」人士讓記者報導的內容之上,這樣就不會違反保密共識了。

首先澄清兩個較重要的誤導,一、某報引述何俊仁稱「會上氣氛和諧,沒有火花」,相當不準確。事實上,何俊仁上周在中常委後忽然宣佈辭職,直接掀動年底區議會選舉部署、以及乳鴿接班安排,今明兩年會出選的候選人,自然會重視,皆因關乎切身利益。而昨晚出席者人數有四、五十人,豈止某位「倡議何俊仁辭職公投」人士聲稱只得三十人。而反對聲音亦比預期般多,本來還支持在表決前辭職公投的人,明白到辭職公投實在不可能在政改表決前進行,也改變態度完全反對。昨晚倡議公投的一派無法說服反對者,結果正如主席劉慧卿所言:惟會上暫未有定論。

誤導二、昨晚出席諮詢會近五十人,佔活躍黨員近四分一,故此討論意見甚有參考及代表性,而非某位「倡議何俊仁辭職公投」人士在《星島》刻意淡化,聲稱「整個民主黨有近八百黨員,出席座談會的僅得三、四十人,會上有不同意見,也未必反映黨大會的結果」。的確,民主黨正式和贊助黨員近八百,但逾半是對黨不聞不問不參予了,就以上月舉行的黨大會為例,據投票結果顯示,當中只是派出三百多選票,當中有約三分一是授權票,以筆者「目測」,當天有到場、算是活躍的黨員最多二百,昨夜有近五十人出席諮詢會,包括全數立法會議員、中常委、中委、區議員、社區主任、地區支部主席等,還不算有代表性?

對筆者來說,昨晚諮詢會的重點,正如某位乳鴿中委所言:民主黨正面對一場危機,必須處理。因為何俊仁巳經宣佈了辭職,全港也在注視中,究竟是做或不做,一定要有個合理交代和說詞,不能拖拖拉拉。筆者認為這個分析是很中肯的,是次何俊仁提出辭職,在傳媒及公眾看來,巳經相當突然,跟住又被發現原來黨內也沒有共識,堂堂一個政黨,處事竟然如此兒戲?另外,要堅持做辭職公投嗎?不僅社會很多人不明理由和意義,連黨內反對者也認為理由意義牽強;要收回辭職公投建議嗎?外界會覺得提出建議不夠兩周便收回,兒戲實在,結果便陷入進退維谷兩難局面。

從政治公關角度談危機處理,何俊仁提出了一個無論黨內黨外都難以理解接受的辭職公投建議,有兩條路行:一、說到就要做到,不理反對聲音,堅持全力去做,那怕最後被反對者批評「鳩做」。二、由主席或中常委集體做「醜人」,否決了何俊仁被視為「鳩做」的辭職公投,另提出可以延續兩傘革命的方案,盡快為民主黨形象在這事上止蝕。

但現在演變成最差的結果,支持和反對派堅持己見,誰也說服不了誰,昨晚的爭論相信會延續至地區支部諮詢,然後像2010政改般,雙方要在特別黨大會上,靠投票決一勝負。在主流派掌控大量授權票之下,辭職公投建議最後還是能通過,但反對者會心生不忿:皆因辭職公投真的會影響他們在區選的勝算,隨時攪到失業!

「夜長夢多」是個很簡單道理,偏偏民主黨高層不肯快刀斬亂蔴,止息爭議,還要讓危機持續發酵,距離區選不足十個月,還要虛耗如此多精神時間,恐怕連評論團一廂情願的區選「輸少當贏」都做不到!

文末補充兩點:一、評論團立場是反對辭職公投的,二、高層就算可以在黨大會憑授權票通過辭職公投建議,但應該看到反對者是會不忿氣的,這樣內閧,根本是無法全力打好區選及補選兩場大仗,最後輸了,黨內反對聲音一定會把敗選理由歸於高層的一意孤行,故此及早收回辭職公投建議,方為上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