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2015,香港平靜如海?

2015,香港平靜如海?
廣告

廣告

2014年的香港並不平靜,甚至可以用驚濤駭浪來形容。

年初,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遇襲,幾乎被刀手砍死,震驚香港新聞界,不少人都担心會引發寒蟬效應;年底的佔領中環運動,持續近三個月,以事先張揚的違法的公民抗命行為,爭取真普選,

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新聞自由、法治制度等,在今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衝擊。

香港特首不易為。梁振英2012年上台,即遭遇反國教運動;2013年,又被潛建風波纏繞;2014年的佔領運動幾乎斷送梁的政治生涯,特別是九二八之後那幾天,盛傳北京會棄卒保車:讓梁下台以穩住香港政局。

梁的第一個任期完成一半後,香港的貧窮人口減少,但樓價上升,快樂淨值下跌,同時香港競爭力下降、清廉形象下跌。梁曾數度出手壓抑樓價,但卻無濟於事。

1月14日,梁在立法會發表2015年度《施政報告》。梁上任發表的第一份施政報告側重住屋問題,第二份施政報告側重扶貧,俱以解決民生問題為優先。今年的這份報告卻充滿濃濃的政治味,迴異於過往。

報告第一章前言即談政治,梁呼籲香港人認識「一國兩制」中「一國」的憲制地位,以及港人應遵守法治;第二章談政制發展,之後才論到經濟、房屋等各方面實行的措施。

梁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曾刊載的「香港民族命運自決」的專題文章以及早前又編印的《香港民族論》一書,表示是「港獨」主張,要警惕。

「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專題文章發表於二零一四年二月號的《學苑》,距今已近一年,梁突提起此篇舊文,不無敲打以香港大學生為主的佔中主力的意味,但實際卻難以達到甚麼果效。

港獨在香港一直都停留在理論層面,其實並不成氣候,梁的攻擊產生反效果,令更多人留意這系列文章。

在梁的關注下,《香港民族論》一度賣斷市,要加印三千冊。

施政報告中有12個章節涉及房屋、扶貧及經濟發展等。房屋問題著墨甚多,但在房屋供應的具體舉措方面並無新意,難以寄望房價今年有明顯跌幅,反而外圍金融市場動盪發揮的作用可能更大。

特別的是,港府開始正視香港人才缺乏的問題。港府研究引人建築工人以及海外技術專才。另一方面,則放寬大陸人才入境計劃。

據報道,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已初步擬定逾百工種清單,包括牙醫、心理醫生、教師、會計師、金融投資顧問、廚師、酒店經理、公關經理、音樂人等等。如果真的大規模輸入大陸人才,香港青年人的上流之路恐怕又多了一重阻滯。

2014年底,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刊文指2015年因為政改問題北京堅持立場,激發港人再上街,預言香港明年或宣布進入緊急狀態、解放軍會進駐市區。

不過觀察香港年初形勢,《經濟學人》的論調,只是危言聳聽,惟恐香港不亂而已。

最大的政治風暴已在2014年爆發,泛民主派要在2015年重新推動新的議題聚集巨大能量的可能性很低。今年,發生大規模社會運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二輪諮詢後,政改方案會交付立法會表決。能否通過方案的關鍵少數掌握在幾位泛民主派議員手上,也等同於球交到了他們的手上,責任也落在他們身上。

北京的八三一政改框架通過的話,泛民主派議員將受到激進派指責、被某些支持者唾棄;無法通過的話,泛民主派議員將承担香港政制停擺的責任,建制正在營造這樣輿論。

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中,方案通過的可能性甚大。

梁會做完第一個五年任期,看來並無懸念,至於他會不會競選連任,目前下判斷還太早。但無論如何,梁要在餘下任期輸贏得大多數港人信任,已成為不可能的任務。

其實,誰當特首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產生特首的那個過程要能取信於民眾。

劉進圖遇襲幕後主腦是誰?「佔領」運動中近千人被捕,當局的秋後算帳究竟會去到甚麼地步?政改方案能否獲得立法會三分之二通過?一路高企不下的樓價,會不會向下走?這些懸念,將伴著香港人走過2015年。

尤其政改方案的通過與否,更是茲事體大,不但左右中港關係,也將重塑香港政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