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的現代啟示

廣告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的現代啟示

廣告

這是一套半記實的劇情片,當中揉合歷史記錄,和演員的出色演出。我看這套戲,居然看到的背景不是美國,而是香港!

鏡頭一浦出,已是馬丁在領取諾貝爾和平獎的演講。怎麼了?結果了麼?還是倒敍式?都不是,故事才剛開始。當時,馬丁已在民權運動上取得部份成果,包括廢除了巴士和學校的隔離政策。馬丁下一步,是要總統詹森諾實他口頭答應的黑人的投票權。是的,在1964年還不過五十年,黑人還未有基本的投票權利。是的,香港2015年也未有。

爭取黑人的投票權是這故事的主軸。此戲的英文原名叫selma,塞爾馬,一個在阿拉巴馬州的小鎮,一個窮郷僻壤。在那裏,八成是黑人,可是一切政治、經濟、社會卻被白人男性主宰著。黑人不單沒有投票權,既因為沒有投票權,連帶他們的教育、社會福利都被排迫到社會的底層。最可惜是,還要每天受著莫大的歧視和暴力對待。面對這種暴力,政府的處理方法,是容忍它的存在,甚至在執法上偏幫白人。使黑人對白人更是咬牙切齒,狠之入骨。

情況有如香港,香港的政策經常偏向紅色資本家,無視香港的貧富差距,更讓內地像是無限制的熱錢和旅客出入香港,把香港一步步蔭乾。縱然有法,也選擇性執法,偏幫一面,毫不公正。面對此情況,有兩個方向,一位是麥金X ,企圖以暴易暴,成立秘密組織,與3K黨駁火。另一方向,是以馬丁路德金為首,主張非暴力抗爭。

非暴力抗爭,並不是打不還手。而是,透過一波又一波的集體行動,增加當權者的管治成本。每一波的行動,都令到更多群眾覺醒,提升他們行動的意識和意志,以及換取其他大眾的支持。最後到達一個點,當權者也不得不為此民意回應而改變政策。

「哦!即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啦.佔中三子搞過啦. out 啦. 我們要勇武抗爭,才能達到目標」且看故事的發展。

馬丁路德金來到這個小社區。這個小社區有一個如學聯的學生組織,已搞民權運動三兩年了。這下他來,倒是令他們兩難。要讓他帶領運動嗎?若他帶領的話,會把組織的人力、資源及名聲都給他扯到一個不一定是他們想到的地方。不帶領,組織已搞了近三年,也毫無寸進,難道繼續這樣下去?組織開始面臨分裂。

(怎麼看來看去, 都像在拍香港....)

馬丁這次發起集體徒步去過百公里外的阿拉巴馬州政府,反映塞爾馬政府濫用政權,暴力對待示威者。如此的行動勢必阻礙阿拉巴馬主干線的交通。(即是佔中)

「學聯」在討論。「跟從嗎?」「不。他只是一個在拿道德光環的偽君子,總會有朝出賣我們。他總是在緊要關頭軟弱下來,我收到線報,他是收了白人錢的!」
「什麼?」

於是,那位分裂的頭目自此便不斷對行動冷嘲熱諷,更散播這個不知來源的謠言。

行動當天,大概數百黑人走到邊境,百餘騎警和百餘看熱鬧的白人在等待著。結局是,這裏展開了一場「大屠殺」,棍棒橫飛,毒氣煙霧漫天,示威者四散逃命。有位示威者不甘捱打,企圖搶槍反擊,但被同伴阻止了。

「你在做什麼?」

「聖經說以眼還眼,我這就去殺他兩件」

「你這支是點38, 還是點35?人家可是有坦克、直升機、機關槍、迫擊炮,你殺他兩件,他殺你十個。如此與白人成為血仇,你認為你能打贏麼?我們如果不能換來白人的支持,我們不可能勝利。我不是跟你講耶穌,也不是講馬丁,我是講事實!」

假如當天,有黑人真如拾起石頭,向旁觀的白人復仇,運動的結果又會如何呢?

此「屠殺」的消息,上了各大報紙的頭條,成為全國的議題。不少白人看到此畫面後,也轉向支持黑人的民權運動。這當然是因為馬丁多年來的演說,和持續不斷的運動,為他們心中埋下意識成長的種子。馬丁再一次發起「徒步運動」,這一次是數千人了,而且1/3 是白人!那位分裂的頭目,又走回來了. 哈, 冷嘲熱諷的伙子,又再加入,更自許自己運動更積極,更接近群眾?怎麼這麼熟悉,我在看香港的民權運動片麼?

數千人又再到達邊境,這次騎警屈服了,開放大道讓示威者前進。我們可以看到,運動根本用不著硬碰,擴大群眾支持和提升意識才是重點。現在香港,居然有人向「疑似」水貨客,施予暴力,甚至涉及老人和小孩。試問如此,豈能擴大群眾的支持,令他們意識水貨問題是刻不容緩的問題呢?

可是..... 峰迴路轉,馬丁跪地禱告後,居然轉身向後走...... 噢. 群眾是何等的失望和憤怒.

「看!他出賣群眾了。他這個騙子. 早說他是收了白人錢,關鍵時刻會出賣我們」那位分裂後又加入的頭目,一派義正辭嚴的語氣。

(整個畫面,我真的完全轉了香港的場景,連人物也完全能配上...)

也許馬丁是錯的,但結果是,他發動了更龐大的,上萬人的「徒步運動」。這次不只充足糧草,而且夾道歡迎,整個阿拉巴馬州政府如坐針氈。一次比一次更大型的示威運動,令到州政府,以至詹森政府,無法側膊事情,最終確立黑人的投票權利。我們可以看到,社會運動有如潮水,退一步、進兩步,一次的退後/失敗,並不代表整件事的徹底潰敗,而是在等待著更大型的運動作準備。有不少朋友為佔中運動的「失敗」意興闌珊,甚至把怨起放在佔中三子身上或學聯身上,其實是看不到社會運動,或者非暴力運動的本質。就如那位分裂又加入的頭目般,進退失據,甚至為運動拖後腿。

後記︰

當然我們不能把美國完全類比香港,美國有完善、獨立的司法系統,與及中立而自由的傳媒,而香港的經濟結構、社會關係也比該小鎮複雜。但有一點是共通的,就是只有能擴大群眾支持的運動,才能有生存和成功的可能。把怨氣和麻煩施向無辜者,只會減弱運動,而不是提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