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青年重奪未來

我們是一群希望重奪香港未來的青年,以不同行動,拉倒財政預算案中的未來基金,奪回香港人的未來和夢想。 網誌

社運

「踢爆三跑黑箱作業」行動

「踢爆三跑黑箱作業」行動
廣告

廣告

編按:政府昨日出席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交代」後,繼續採取文宣攻勢。繼昨日《星島日報》A2版「報導」「知情人士」指深圳將退讓空域後,今日《明報》李先知專欄又引述「知情人士」指中央已下令港深共用空域,意圖營造空域問題已解決的輿論,匿名形式令日後「走數」亦無人需要承擔責任。多個學生團體則在今日行政會議召開前,向梁振英抗議,反對機三跑。新聞稿全文如下:

【青年重奪未來「踢爆三跑黑箱作業」行動新聞稿】

上週行政會議通過三跑道系統發展(下稱三跑)方案,然而不少專家學者已經指出,三跑根本未能有效提升機場航班的升降次數。而且飛機於三跑「只降不升」,令市民質疑三跑的效益,認為政府官員和機管局將1415億倒錢落海,建造昂貴而無效益的大白象基建。

今日有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及青年團體在行政會議前到特首辦外抗議,「青年重奪未來」成員陳文威並送一張冥通銀行大支票予特首梁振英,指出機管局融資或出現問題,梁振英卻叫陳「細聲少少」,隨即轉身離開,沒有接請願信。

各學生會和組織代表發言

大專政改關注組朱偉聰表示,機三跑耗費巨大,資訊完全不公開,效益成疑,猶如倒錢落海。行政會議卻黑箱作業,強行通過,繞過立法會容讓機管局作巨額融資,無視程序公義。

城大學生會外務秘書郭嘉平稱中港空牆問題等技術問題仍未能解決之時,政府卻說可以邊興建邊討論邊解決,此等說法是已令人發怒,撒溪錢寓意著其跑道造價之昂貴,可比溪錢銀碼,亦可表達對梁政府之「敬意」。

樹仁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陳瑞玲指政府是徹底的不理民意,不理市民福祉,許多社會福利政策都不斷拖延不推行,例如早前的標準工時被標準工時委員會拖延兩年,最後也是「得個桔」。

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陳文羲說學界方面同樣出現黑箱作業,三月中,梁振英委任同為機管局委員的廖長城擔任科大校董會主席,過程完全封閉,認為政權魔爪已向社會各方面滲透,可能日後任何行政決策再無需理會巿民的意見,粗暴通過,侵蝕市民生活。

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外務副會長郭文浩:「我哋要求梁振英同張炳良出黎接信,張連人影都唔見。之後卻被警方要求出示身份證登記,記下電話,地址,並保留追究權利,我對警方的做法感到失望。」。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李峰琦表示,今次政府為了推行三跑而不擇手段,直接將計劃利用融資方式進行興建,此舉變相與架空財委會,避過公眾監察無異,假若先例一開,日後政府亦能重施故技將爭議性項目直接上馬,情況令人擔憂。

總結

我們質疑,即使早前機管局主席表示三跑會帶來4500億效益,但據一份四年前的報告之可行性評估,指出方案有可能會帶來過千億融資缺口。

然而最惡劣的是,行政會議和機管局以行政主導為由,通過融資方案,繞過立法會監察,使市民難以透過立法會對政府和機管局的方案進行質詢。此舉無疑是黑箱作業,實行梁振英政權的獨裁統治,將民意視為無物。政府口口聲聲稱,已經於2007年與內地簽署空域管理秘密協議,卻遲遲未能拿出真憑實據,更令人憂心香港空域資源已被中共政權直接規劃,將處處受制於廣州等地,以致空域「被協調」,失卻空域自主。

政府和機管局使用香港市民的海洋和土地資源,取消未來十年對政府之派息,更是變相挪用公帑。凡此種種,政府和機管局居然故意繞過立法會,對反對三跑方案的聲音充耳不聞。作為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兼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張炳良實在責無旁貸,須為通過三跑方案負責。故此,我們提出以下訴求:

1. 立即撤回三跑方案;
2. 公開與內地簽訂的秘密協議,以及經濟效益評估報告;
3. 張炳良及機管局需接受立法會公開質詢及問責。

主辦團體:青年重奪未來

支持團體(排名不分先後):
大專政改關注組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
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
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系系會

2015年3月2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