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坦然前行 或 一齊坐底,記勞永樂

坦然前行 或 一齊坐底,記勞永樂
廣告

廣告

坦然前行 或 一齊坐底,有關勞永樂

(一)
跟勞醫生相識於天星,就是一伙人再衝進工地那一個激戰晚上,那一晚勞跟社民連成員一同現身,我對勞醫生跟其他政圈中人的印象都難以相比,勞就是敢跟你在一堆警察面前一同坐底,另一就是鄧小樺提到的一段,其他政圈中人跟他相比都差太多。

(二)
在皇后碼頭的時間,在印象中已很零碎,2012年選舉我倒是記得,勞醫生曾是建制派又曾是力戰主流泛民的激進派,經歷過單挑陳太,要在政圈得到議席,光是錢與知名度還是不夠,在山頭林立的港島區更是如此,在08年選舉落敗後,2012年選舉再以泛民挑戰者形象出戰,有說他是建制打手,但在人浮於事還是坦然前行之間,我相信是後者。

(三)
那段時間,我一直在社記幫忙,幾次電視辯論同場見面,其挑戰者姿態表露無遺,唯獨就是一副心力交粹的面容,看過就明白,作為對手除了問侯我無法說太多,當時勞身體抱恙,仍然勉力而為,勞太一直伴在身旁,那畫面我還記得。

(四)
我想我不會明白在泛民與建制,如此壁壘分明的現實中游走,對勞醫生意味著甚麼,一心從政,他心裡如何取捨如何做選擇,如何面對種種後果,一如滴滴金的文字,這些事在選舉過程我就一直在想,假若一日我不再站立於民主派陣營,那將意味著甚麼,或許勞醫生都沒有答案,但他給我看到,在政治面前先坦承面對自己,先做一個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