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六四」那段日子

「六四」那段日子
廣告

廣告

「六四」那段日子,我是一位小學生。先是胡耀邦去世,大學生到天安門廣場悼念;然後是北京的大學生集會,全國學生響應;跟著是各行各業的北京市民加入集會行列;還有民主女神像聳立在廣場上,年輕的學生領袖激昂狂呼,灑下熱涙;趙紫陽到廣場探望絶食學生;最後是解放軍、坦克、火光、槍聲和鎮壓。對於幾年前還在大陸生活的我,這些影像有多震撼!

那段日子,我第一次參加集會遊行。從北角華豐國貨旁的馬路走上行車天橋,向左轉走上東區走廊,直到維多利亞公園。公園門口,我第一次看見司徒華的真人,我跟着他喊口號。

六月三日傍晚,我們一家人從沒試過那樣關注電視新聞。平時不愛看新聞的祖母,這晚異常留心。剛上門送石油氣的潮州辦館伙計說看一看新聞就走,一站就呆了,差不多一小時才走。那一晚,我聽着電台,緊跟時態發展,整晚沒有睡。

跟着的日子,我在胸口別着黑布上學,原來幾個同學也不約而同地這樣做。校長說尊重我們的做法。

然後是全港罷市罷課。爸爸叫我多買幾包米,以備不時之需。罷課那天,我很早到學校,希望能和同學交流意見。但校門關了,我站了很久才離開。其實,我知道政府已宣布那天停課。但我有點固執,還是要到學校看看。

當時還在大陸的弟弟後來告訴我,他從中央電視台看到的與我在香港看到的不同,不是解放軍鎮壓學生,而是暴民殺死解放軍。

最後,香港開始出現移民潮。幾年間移民成為熱門話題。有的同學移民了,有的老師也移民了。爸爸說,我們是從大陸移民來港的,那些有錢人才談移民外國,我們是窮人,沒甚麼好怕,香港就是我們安家落戶的地方。

從那段日子開始,我盼望民主中國的出現。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