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重回二零零零年——談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對明年大選及民進黨執政的啟示(一)

重回二零零零年——談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對明年大選及民進黨執政的啟示(一)
廣告

廣告

有關注台灣新聞的朋友應該會留意到近期當地正集中討論有關修改課綱的爭議 (相當於香港2010年的國民教育爭議),但同期比較受香港媒體關注的台灣新聞仍然以2016年的台灣總統選舉候選人提名為主:當年領導風起雲湧的黨外運動、 參與美麗島事件、帶領百萬紅衫軍「倒扁」圍攻總統府的施明德宣佈以獨立人士並用公民聯署的方式參選。國民黨隨著大人物如黨主席兼新北市市長朱立倫、 副總統吳敦義和立法院院長王金平相繼拒絕參與黨內初選,暫時有望用初選機制成為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竟是名不經傳的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至少對港人來說應是名不經傳)。貴為台灣歷史最長、坐擁最多資源的第一大黨,要找出一名相符的總統候選人竟如此困難,令國民黨在去年年底地方選舉慘敗後,情況更為尷尬。

國民黨的滑鐵盧—九合一選舉

台灣經歷去年年底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將港人過去二三十年對台灣政治生態的印象、用以描述台灣政治的一些術語完全推翻:以前常說「藍天綠地」以概括台灣北部由泛藍和國民黨陣營盤據,而南部身為台灣黨外運動發源地,則長期為泛綠陣營和民進黨穩守。但經過今次選舉後民進黨一舉翻過濁水溪,攻佔大量中北部的國民黨根據地,直轄市台中和桃園先後失守,連首都台北都被「政治素人」、立場較為親綠的無黨籍、台大醫學院教授柯文哲攻陷。而受柯文哲的成功所啟發, 第三勢力如時代力量和大量的公民團體等亦乘勢而起,既牽動著台灣的政治版圖, 也衝擊港人對台灣政治,「非藍即綠,非統即獨」的簡單看法。而筆者認為隨著港台兩地民間交流日益增加,兩地都深受中國因素影響,而兩地民主運動亦愈見相互牽連,實在有重新認識台灣,特別是其政治的必要。

國民黨政府在馬英九領導之下的八年,既未能兌現當初對經濟復甦所許下的承諾, 也引起數之不盡的爭議:洪仲丘案、黑箱服貿、亞投行、國軍軍紀問題、改革課綱……再加上選舉慘敗,台灣和香港評論普遍認為2016年的總統選舉已經毫無懸念,民進黨將會事隔八年後再次成為執政黨,而2012年成功帶領民進黨走出扁案陰霾,大幅收窄與國民黨差距的蔡英文亦將會成為台灣首位女總統。

當然政治是一天也嫌多的事情,特別是台灣選舉瞬息萬變,試問誰又想過民進黨的陳水扁能在2000年總統大選擊敗如日中天的宋楚瑜?而2004年的連任大選,一場疑點重重的槍擊案間接令民進黨在最後僅以些微差距擊退國親聯盟?所以筆者並非認為蔡英文和民進黨在明年有必勝的把握,而是希望在假設明年蔡英文在進駐總統府後,嘗試預示她和民進黨將會面對甚麼困難,特別是兩岸關係。要數最有參考價值的,應該就是代表民進黨的前總統陳水扁在2000年上任後所面對的困局。

當談到陳水扁時,港人旋即聯想到的,應該是「貪污瀆職」和「台獨」。這些先入為主的印象都令港人未能真正了解陳水扁和民進黨首次成為執政黨時的施政、政治主張和對中國的取態。所以筆者將重新交代200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過程和大選後所發生的事,繼而引申討論2016年台灣總統大選的局勢和民進黨上台執政時將會如何面對兩岸關係,這一個對台灣政權、無論是國民黨或是民進黨、最為棘手、但同時也是台灣人民最關注的其中一個議題。

重回大選現場—「第三勢力」的參與

國民政府在內戰中戰敗後遷台,在台實施了長達數十年的戒嚴令和黨禁,而當八十年代由一眾黨外運動人士組成了最大反對黨民主進步黨之後,台灣政治板圖逐步發展成藍綠之爭。但在1996年開始實行的總統直選,往後差不多每一屆均有兩黨以外的第三勢力參與,而第三勢力更往往起了關鍵作用,當中猶以筆者希望探討的2000年大選最能體現。2000年代表國民黨參選的是連戰,而民進黨則以陳水扁和呂秀蓮搭配出選,最值得留意的是第三名總統候選人—前台灣省省長宋楚瑜。

貴為前台灣省省長,宋楚瑜長期從事地方工作,形象親民。而事實上在不少選前民調中,當問題為「你認為誰會當選」而非「你會投票予那位候選人」,當中最多的受訪者會選擇宋楚瑜,可見他有一定的民意支持。正當人們認為國民黨將會以政黨提名方式(台灣總統直選政黨提名權需要該黨於上次地方選舉中獲得一定比率的立委席數)推舉勝算理應最高宋楚瑜參選時,時任總統李登輝卻早以對宋楚瑜心生不滿,繼而令國民黨選擇將提名權托予連戰。最後宋楚瑜使用了較高門檻的公民聯署方式參選,也代表他將失去國民黨龐大的資源和選舉機器的支持。

即使失去國民黨的支持,宋楚瑜仍然能夠挾一定的民意基礎,繼續被視為大熱門。 可是國民黨(有輿論認為是李登輝於背後指使)竟然在選前爆出他在出任黨秘書長期間,有大量款項存入他親人的帳戶,其後更鬧上了法院和台灣五院之一的監察院。宋楚瑜解釋該筆款項是為前總統蔣經國家庭所收,但顯然未能完全釋除台灣人民的疑慮。台灣人民在這次選舉都極為關注總統候選人能否有效根治台灣的黑金政治和貪污問題,其他候選人如陳水扁也在其政綱中重點提到。在選前的要緊關頭被爆出如此醜聞大大打撃了宋楚瑜的聱望和勝算,也令連宋陳三人拉成均勢,選舉情勢更添變數。

選舉的最後結果大家都知道,民進黨的陳呂配勝選,為台灣實行了民主化後的第一次政黨輪替。但當我們重新審視候選人的得票率:陳水扁為39.3%;宋楚瑜得到36.8%;連戰則為23.1%。民進黨的陳水扁其實僅僅以3%壓倒大熱的宋楚瑜。而在不同地區的得票率,宋楚瑜在傳統藍營票倉的台北、北部、中部、東部(除了宜蘭縣外) 和離島均勝出,最令民進黨人始料未及的,是連綠營人士滿以為搭配陳水扁出選的呂秀蓮能為他們爭取到的女性選票,大多數也落入了宋楚瑜之中。唯一毫無懸念的是陳水扁在其家鄉和傳統綠營根據地南部的台南、高雄等地獲得了壓倒性的優勢。而代表國民黨的連戰則幾乎全盤皆輸。

除了南北因素外,在2000年的總統大選中民進黨以陳水扁成功整合當時約佔四成的泛綠支持者,但偏偏藍營卻在提名階段出現分裂,令原本應較泛綠支持者為多的泛藍支持者完美地被分開一半,間接令民進黨成功以三成多接近四成的選票勝出。

「都是阿共仔的陰謀? 」—中國因素

藍營的分裂仍未足夠令陳水扁能進軍總統府。在選前數天中共發表了有關台灣的白皮書,內容一再強調台灣不可選出一個分裂中國的台獨分子(當然是暗指陳水扁和民進黨)。與之前的不同,中共過往只強調台灣不可「行差踏錯」如允許外國勢力介入台灣內政和發展核武,否則會以武犯台。但這次中共史無前例地恐嚇萬一台灣未能符合中共的期望盡快討論並進行統一,將不惜一切武力統一台灣。 其實這對台灣人民一點也不陌生,1996年的第一次總統直選,當時中共發動文攻武嚇,引發轟動世界的台海導彈危機。但台灣人民珍視在經歷數十年奮鬥、付出無數血汗甚至性命換來的民主自由,並未受中共影響,繼1996年讓李登輝成功連任後,再次用選票狠狠地摑了中共一巴掌,亦因此有人戲言陳水扁最後的3%選票是由最憎恨他的中共所給他的。

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前瞻

有人會問那國民和民進黨以外的候選人能否左右明年的總統大選?筆者認為機會始終不大。至今宣佈參選的只有以公民聯署的獨立人士施明德,有不少港人認為施明德過往立場偏向獨派,理應會分薄民進黨蔡英文的票源,間接得益的會是國民黨候選人。施明德當年為台獨和黨外運動的犧牲是毋庸置疑的,但先不論他能否跨過27萬合資格台灣選民聯署的高門檻,年屆七十多歲的施明德名氣已大不如前,而當年率領紅衫軍「倒扁」得失不少泛綠支持者,在運動期間也被懷疑在捐款事宜中糾纏不清。而最重要是他在剛宣佈的六點政綱中提到所謂「大一中架構」更令深綠選民難以接受。

民進黨和綠營向來不同於國民黨和泛藍陣營,它著重培訓和年輕化,而且台灣每個年代的大型社會運動,甚至是學運,都會衍生一代又一代的民進黨精英:美麗島一代的施明德、陳菊、呂秀蓮;為黨外人士作辯護律師的陳水扁、謝長廷;到在去年九合一撃敗國民黨候選人「台中王」胡志強的台中市市長林佳龍,連被譽為「黑馬」的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也「僅僅」五十三歲。 在一個世代更替如此迅速,人才輩出的政黨或陣營,要成為成功整合泛綠支持者的一人,相信時間只會有短短幾年,所以難免令人有時不予他的感覺。

而同樣道理也應用在年屆七十多歲,估計會代表親民黨參選的宋楚瑜,過去曾多次衝擊總統寶座但每屆的得票率亦每況愈下,2016的選舉或許會是他最後一次參選。但在均被視為泛藍的國民黨和親民黨未能如2004年整合成國親聯盟的情況下,宋楚瑜的參選可能令本已處於劣勢的國民黨選情更為嚴峻。相反台灣其他的泛綠、 獨派等已有某程度上的共識,即使民進黨在不少立場上,特別是有關台灣獨立正名方面顯然已成了「民退黨」,他們仍然支持民進黨,以「倒國 (國民黨) 」路線為首,先邊緣化脫離台灣本土的國民黨,再整合側翼路線,推動民進黨改革。

至於中國因素方面,在經過1996年和2000年兩次選前的文攻武嚇均出現反效果, 間接令中共眼中的台獨代理人李登輝和陳水扁當選後,中共在往後的選舉都避免了在選前高調發表針對民進黨候選人的言論,以免再次刺激綠營的選情,像近日蔡英文訪美,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表示台灣領導人應受全中國十三億人的考試, 便立即引起了台灣民間的反彈,蔡英文亦迅速回應說只有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會是她的考官。另一方面當然是在陳水扁之後的民進黨候選人,特別是蔡英文主張所謂「維持現狀」,立場顯然遠較陳水扁在2004年的第二任任期時高舉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為溫和。

所以與其說中共言論如何影響台灣明年的總統大選,筆者認為倒不如說是蔡英文和民進黨如何處理兩岸問題,台灣人民,藍營對手以及中共明顯不會滿意蔡英文僅以「維持現狀」含糊其辭,作為她和民進黨對兩岸關係的論述。正因如此筆者會藉下一篇文章重溫陳水扁在2000年上台後在內政、外交和兩岸的立場及面對的困局,探討如果蔡英文和民進黨在明年大選勝出的話,將會如何應對相類似的障礙。

在文章完成當天,國民黨宣佈洪秀柱在民調以46%支持度突破國民黨的「防磚條款」(由於獲得足夠黨員聯署的合資格初選候選人只有一人,國民黨會啟動「防磚條款」,進行民調以確保該候選人有一定的民意支持度,門檻為30%, 如果未能達到,國民黨將會使用徵召機制,點名黨員代表國民黨參選,拒絕者需辭去黨席),可望成為國民黨明年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但礙於國民黨內部對是否提名洪秀柱仍然存在一定分歧,所以國民黨在最後會決定提名她、還是盛傳的立法院院長王金平、更甚是黨主席朱立倫最終會披上戰袍,仍是未知之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