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特殊教育:請讓孩子不及格

特殊教育:請讓孩子不及格
廣告

廣告

送出一張不及格的成績表!父母破口大罵……

暴雨街頭,抱頭鼠竄,想那「黃」轉「紅」一刻,四海失了方寸,寰宇亂了秩序…… 街頭萬頭攢動,擁擠不已。接踵摩肩,汗氣體臭,空中交碰,好不容易逼出咫尺,找了個位置。我,站著 ------ 梳理滿溼的衣身,梳理起落不息的遐邇心情。

時絮荏苒,不管你我如何拂拭洗淨,人身上的歲月塵垢,總是緊緊隨身。拂它,有經驗的,選擇愛它。想哪鯨魚身上抹不掉的寄生物,是種無奈,也是種不能分異的緣分。臉龐兩旁黏附的雨珠,緩緩滑落,拖出潤痕,交合在乾癟的脣巴。我吞下。

也許,教育,就是這樣。

四方格子配方塊字,自古有之,四平八稳,好比男子哥兒頂天立地。我一筆,你一劃,我带着你,你跟着仿造。轉目,孩子持筆起勁,揮管亂舞。晃眼,活脱脱的張大千。大千世界,大千字,格子囿不住。方塊不成塊,字總逾邊,紅杏君子,好不安份。師道,不講功名,青出不勝藍,可以嗎?莊周逍遥,别是一境,又自有趣境。孩子,他的名字叫讀障。後来,人人都叫他丁錫全醫生。

空凳,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代領人。自此,空凳是一種聲音,是一種不朽的表達。孩子安坐,静待夫子;孩子肅敬,生怕夫子不傾囊。這世代,還有嗎?秦武(始皇與漢武)臨朝,眾卿應聲站立,偶有違背,斷頭當場。凳子未暖,孩子蹦跳離席。求坐,片刻,再次走動;師道,罰坐,未曾聽聞。孩子鍾愛罰站,心中早奉曉波為偶像。凳子空空,才有意義。孩子,他的名字叫過動。後來,人人都叫他菲比斯。

閉上眼,傾聽,數數雨水與心跳共奏:一、二、三、四… … 忘神與自然跳舞。天地合一,與萬化冥合。叩問心靈,還我真心。獨坐班中,不用耳機,孩子心中卻長了耳朵,傾聽著自己內心的世界:「在這美麗大地上普世眾生共歡樂;一切人們不論善惡都蒙自然賜恩澤。它給我們愛情美酒,同生共死好朋友;它讓眾生共享歡樂天使也高聲同唱歌」。這是《歡樂頌》裡的歌詞。現實不是歌詞,卻同樣有孩子具備如此深邃的省思。那當然只是萬分之一,但卻是天才的種子。孩子的名字被老師喚了!離不開自己的世界,繼續沉溺。孩子,他的名字叫自閉。他有個同宗兄弟,叫亞氏保加。後來,人人都叫他貝多芬。

也許,教育,就是這樣。

貝多芬、菲比斯、丁錫全,偉大與成功,讓我們無法企及,而他們背後不為人知的努力,甚至叫人驚歎。無奈,有許多孩子,起步點比常人更低,也未必有這番毅力,同樣需要照顧,同樣需要機遇。看哪鯨魚身上抹不掉的寄生物,這種配搭,愈看愈是美麗。人身上的歲月塵垢,太多的不由選擇,好好愛它。雨珠再次滑落,我咽下。

外面,「紅」開始變「黃」,四海與寰宇慢慢回復井然。我的咫尺,因為外在的機遇,眾人的調適,有了更寬敞的空間。

有的孩子未能全科及格,但已付出努力。

就請容許他們不及格吧!父母向我張口欲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