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破土

我們關注底層遭遇的不公與悲苦, 記錄並分享人們改變自己生活與周遭世界的生命力。 破土,與你分享我們眼中的世界! 網誌

國際

從亞投行到TPP:大國爭霸的工具

從亞投行到TPP:大國爭霸的工具
廣告

廣告

文/達瓦裡希

破土編者按:美國通過構建既涵蓋發達國家盟友,又包含越南、智利等發展中國家的自貿區,利用澳大利亞、智利豐富的礦產資源和越南、汶萊等廉價的勞動力,打造自己的「工廠」,降低對中國製造的依賴。而中國需要不斷開拓更大的市場,才能消耗過剩的產品、獲得更多的投資利潤,而這必將要與美國爭奪全球市場。

今年經濟圈發生了很多「大事」,但最值得玩味的莫過於上半年中國牽頭的「一帶一路」、亞投行,當然還有前幾天美國主導的「TPP」。

所謂TPP,即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將突破傳統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模式,達成包括所有商品和服務在內的綜合性自由貿易協定。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將對亞太經濟一體化進程產生重要影響,可能將整合亞太的兩大經濟區域合作組織,亦即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和東南亞國家聯盟重疊的主要成員國,將發展成為涵蓋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APEC)大多數成員在內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成為亞太區域內的小型世界貿易組織(WTO),所以也被稱作「經濟北約」。緣何這樣一份看似人畜無害的協定竟有如此「聳人聽聞」的「小名」?奧巴馬一語道破「天機」——「不能讓中國來書寫全球經濟規則」。

看似咄咄逼人背後其實是外強中乾。如果我們把「不能」去掉,那麼言外之意就是「讓中國來書寫全球經濟規則」,所以實際情況就是——中國正在書寫全球經濟規則。

2010年啟動的中國—東盟自貿區使得中國得以在東亞構建自己的經濟區體系,而今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則不僅能部分消化中國的過剩產能,更使中國將經濟影響力擴大到中亞、非洲甚至整個世界,而亞投行則可以通過投資的方式控制亞洲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其他經濟領域,而更給美國打臉的是其盟友英國、德國、法國及澳大利亞紛紛加入,仿佛一夜之間美國眾叛親離,而中國則振臂一呼,世界回應。中國從書寫亞洲的經濟規則開始,正在一步步重新改寫世界的經濟規則。這一系列對美國霸權的挑戰和對規則的改寫是美國所絕對不希望看到的也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作為老牌的世界霸主,美國可以允許你成為「世界工廠」,也可以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你必須在我制定的規則下活動,這既是美國霸主地位的體現,也是美國維持霸主地位的前提,可以說這些規則就是美國的核心利益。所以當中國也觸碰到美國的「核心利益」時,美國必然也要抗議一番——而且不會是口頭抗議。

TPP原本是由亞太經濟合作會議成員國中的紐西蘭、新加坡、智利和汶萊四國發起,從2002年開始醞釀的一組多邊關係的自由貿易協定,原名亞太自由貿易區,旨在促進亞太地區的貿易自由化,沒有美國更沒有日本什麼事。直到08年金融危機爆發奧巴馬上台之後,美國才正式決定參與TPP談判,並邀請其盟友澳大利亞參加。到了09年,美國借助TPP的已有協議,開始推行自己的貿易議題,憑藉其政治經濟影響力全方位主導TPP談判。自此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更名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開始進入發展壯大階段。 緊接著馬來西亞、越南、墨西哥等國在美國威逼利誘下紛紛加入,而一向作為美國「小弟」的日本也不惜冒著自身農業受損的風險,於2011年也宣佈加入TPP談判。經過長期的利益博弈,在美國主導下終於在 今年的10月5日,成功結束「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談判,達成TPP貿易協定。至此,一個涵蓋太平洋沿岸12個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佔據全球一半的GDP和40%的貿易份額的自貿區呼之欲出(還未獲得各國正式批准),又一個大國爭霸的工具被「錘煉」出來了。

通過TPP,美國可以全面介入東亞地區一體化進程,可以對中國東盟FTA起到制衡作用,削弱中國經濟在該區域的影響力,確保其地緣政治、經濟和安全利益,重塑並主導亞太區域經濟整合進程,防止中國取得亞洲經濟霸權。而且,無論TPP內部矛盾有多少,作為區域性的自貿區,它至少有兩重作用,一是促進自貿區內部成員之間的自由貿易和經濟聯繫,二是對區域外的國家形成經濟貿易壁壘,而中國正是這壁壘外的國家。因此無論如何,TPP對中國來說都是不利的,至少在短期內是這樣的。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很大程度原因在於國際市場疲軟造成的外部需求不足,出口導向型的經濟發展模式遭到挑戰,而內部需求又嚴重缺少並且不能在一天兩天內培育出來的情況下又造成了嚴重產能過剩。好不容易等到國際市場受經濟危機的影響復蘇過來之時,美國主導的TPP與TIPP(跨大西洋戰略夥伴關係協定)再將中國的絕大多數出口物件涵蓋同時排出了中國。而中國內部的勞動力成本、資源成本又在不斷上升並必然導致出口產品成本上升,比起越南等既在TPP內部享受零關稅待遇又有較低勞動力成本的產品必然失去價格優勢。中國將進一步喪失國際商品市場,進入「新常態」的中國經濟必然雪上加霜。

而TPP對於美國卻是一舉兩得的好事,一方面遏制了中國在亞洲的經濟勢力的擴張,另一方面又使美國企業可以快捷、便利、無障礙地進入亞太地區,擴大出口、增加國內就業,拉動經濟持續、平穩增長,進而在國際競爭格局中佔據主導地位。美國之所以在經濟危機後急於構建TPP,正是吸取了其過度去工業化而導致經濟體系不穩定導致危機,同時過度依靠中國這一「世界工廠」間接導致了中國的「崛起」和對其霸權的挑戰。因此美國通過構建既涵蓋發達國家盟友,又包含越南、智利等發展中國家的自貿區,利用澳大利亞、智利豐富的礦產資源和越南、汶萊等廉價的勞動力,打造自己的「工廠」,降低對中國製造的依賴。當然,美國此舉也是無奈之舉,想當初本打算通過WTO控制世界經濟,現在卻不得不退守TPP、TIPP這樣的「山頭」,不得不讓人聯想到當年的「日不落」帝國退守英聯邦的故事。一盛一衰,此消彼長,回顧近百年的世界歷史,我們就不難發現今天的世界在發生什麼和將要發生什麼。

因此,有心改寫「世界經濟規則」的中國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昨天,新華社發佈了一篇文章《中國自貿區朋友圈不斷擴大 開放步伐從未停止》,雖然通篇未提TPP,但是「意味深長」地指出,「隨著中國經濟規模不斷擴大、國際化程度持續加深,近年來中國自貿區(FTA)朋友圈不斷擴容。這不僅極大促進了中國的國際貿易和投資,這種「以開放促改革」的作法也有力推動了國內經濟的轉型升級。」 文章說,目前,中國在建自貿區19個,涉及32個國家和地區。中國已簽署自貿協定14個,涉及22個國家和地區,分別是中國與東盟、新加坡、巴基斯坦、 紐西蘭、智利、秘魯、哥斯大黎加、冰島、瑞士、韓國和澳大利亞的自貿協定,內地與香港、澳門的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以及大陸與臺灣的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除韓國、澳大利亞以外,自貿協定均已實施。俠客島(《人民日報海外版》公眾號)更是直接點出「蘇秦的合縱怎麼被張儀破的?連橫!」可見中國對於來勢洶洶的TPP早有應對之策。

的確,作為後起的工業資本主義國家,憑藉著強大的工業製造實力和積累起來的龐大的資本,現在的中國自可不必畏懼「腐朽的、垂死的」金融帝國主義,而且產能過剩、需求不足的情況下,中國不僅不會放棄國際市場,而且它需要不斷的開拓更大的市場,才能消耗過剩的產品、獲得更多的投資利潤,而這必將要與尋求再工業化的美國爭奪全球市場,甚至挑戰美國的霸主地位。透過亞投行與TPP那些關於「繁榮」和「增長」的字眼,我們看到的卻是大國爭霸的歷史詭影。

歡迎關注「破土工作者」Facebook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