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倘「換特首」成立法會選舉共同綱領

倘「換特首」成立法會選舉共同綱領
廣告

廣告

有「魔童」之稱的王維基宣布考慮參加9月立法會選舉,選區很可能是比較富裕的港島區。一石激起千重浪,對香港的政治版圖,甚至2017年特首選舉,將會帶來很大變數。

坊間不少回應或評論,都是利益先行,從黨派出發。其中以葉劉淑儀的反應最為典型。王維基若然真的在港島區出戰,最受影響的,可能就是葉劉的中產票源,除了呼籲王維基轉到別區外,更重提當年王維基出任亞視高層,曾有「侮辱女性」的言論。離正式報名還有兩個月,激烈的明爭暗鬥,其實早已開打。

王維基重金請來的公關大員,當然不是省油的燈。王維基自我引爆「婚姻狀况有變」,以免選舉期間給人以攻擊抹黑的口實。這都是西方政客的慣技,並非什麼了不起的新招。但這也無法阻止政敵的攻擊,例如有專欄評論指,王維基志不在立法會,而是有更大野心窺伺行政長官大位;又例如說行會正在審議免費電視發牌,參選是想施加政治壓力取得電視牌照;再例如政綱提出「換特首」,是報復當年「一男子」拒絕發牌,參選是因為私怨。林林總總的揣測分析,都是建制不同的利益集團刻意放料抹黑的結果;可憐的是,記者編輯卻一字一句照本宣科,甘心情願做別人的傳聲筒。

負責港澳政策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來港視察,王維基選擇在這個時刻宣布參選,時機計算得相當精準。張德江來港會見各界人士,感受社會氣氛,更要為梁振英這幾年的管治定調。王維基突顯的政綱只有3個字:「換特首」、「Anyone but CY」,簡潔有力,運用得宜,對梁振英能否連任,會造成極大殺傷力。

非建制派最大公約數

9月立法會選舉,無論泛民或建制,都爭相出線,豈止「七國咁亂」。建制派有西環中聯辦強力協調,可以鎮得住大局,不會浪費選票。沒有大台沒有大佬誰也不服誰的泛民和本土,出現「互撼攬炒」,失去議席的可能性極高。

非建制黨派,由傳統到激進,由本土到勇武,由城邦到港獨,要他們協調選區,進退禮讓,無疑緣木求魚。香港「第二次前途」問題的定位,是自決是自治還是真想獨立,更是南轅北轍,極難取得共識;但制訂出選舉共同綱領,卻完全不是天方夜譚。非建制派最大的共同敵人,就是梁振英。力阻梁振英連任,甚至逼他提早下台,成為了非建制派的最大公約數。

如果非建制黨派達成共識,「換特首」成為共同綱領,想像一下,選舉期間,全港5個選區,再加泛民參選的功能組別和「超區」候選人,「換特首」的直幡橫幅、「Anyone but CY」的街板旗海,滿街滿巷,鋪天蓋地,造成聲勢之大,實在難以想像。「換特首」成為共同綱領,成為最重要的選舉議題,拉抬選舉氣氛,激勵更多選民出來投票。

更重要的,是立法會選舉會成為變相公投。選民投票,成為了「換特首」和「保皇保梁」的真正對決。在不同的選舉論壇,「保皇保梁」的建制派候選人,要在毫無選擇的情况下,要被迫表態。「換特首」若成為9月立法會選舉的主要議題,影響非同小可。

衝擊選委會特首選舉

「換特首」的主張或願望,不是泛民獨有,建制派裏也大不乏人。除了「壞孩子」自由黨的田北俊經常將「Anyone but CY」掛在口邊外,不少建制中人,對梁振英的管治和為人,輕則不以為然,重則恨之入骨,但基於身分和利益,無法公開我口講我心。建制中人參選,縱使心裏倒梁,「換特首」也無法成為政綱,只能心照不宣,口耳相傳。

9月立法會選舉,除了傳統政治版圖分配,泛民建制各佔若干的分析外,還有「換特首」和「保梁振英」的議員比例,會否超過一半?甚至取得更大數目?這種變化,對年底的選委會選舉,和明年3月的特首選舉,會帶來重大衝擊。

70個立法會議員是特首選舉委員會的當然成員,對提名和選舉特首帶來不少影響。更重要的是,「換特首」成為了立法會選舉主要唯一叫得響的議題,對接着而來的特首選舉,威力有如「原爆」。中央對下任特首人選、對香港的政治形勢,定會考慮再三。

港大法律學院戴耀廷副教授「雷動計劃」、「雷霆救兵」、「聰明選民」的理想,未必能如想像中順利推行;但「換特首」作為9月選舉非建制黨派的共同綱領,對不少人來說,未來將不會是夢。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