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造假

造假
廣告

廣告

天朝大員訪港三天,車隊去到邊,條路封到邊,車龍處處,怨聲載道。

問的士司機有沒有影響他們搵食?司機大佬答得相當豁達:揸車最緊要識趨吉避凶,留意新聞,知道大員哪個鐘數要到哪裡,就反其道而行。即使有客要到大員出巡的地區,可以繞道就繞道,無法繞道而行就曉以大義,教他如何坐地鐵更節省時間。香港人什麼未見過,不用勞氣傷身,只幾天時間,很容易就過去。

的士司機都是政論家,在任何國家幾乎沒有例外。聊得起勁,談到領導人訪港又不是第一次,為何今次要破天荒將保安提升至反恐級別?用幾百個水馬將保安區圍得密不透風,出動七八千警力,連獅子山頭都要派人駐守,但也無法防止四處出現「真普選」直幡?司機一擊即中,他說,以前領導人仇家冇咁多,今天仇家多咗好多。至於仇家是誰?來自何地?談着談着,目的地已到,沒有細問,匆匆下車。

張常委踏足香港土地,聲稱要「看、聽、講」。在不同場合,已經講了很多。看和聽的是否都是真象?相信連張常委本人都未必清楚。

話說張常委到聖公會屬下的將軍澳安老服務大樓,除了個別行動不便外,大部分長者都精神爽利,下棋泡茶玩遊戲,人人精靈活潑。難得的是,長者的普通話聽和講都沒有問題,與張常委對答如流,有講有笑。

後來從新聞得知,與張常委見面的長者,都是近十年八載才從內地來港,怪不得普通話如此流利。這種情况,總覺得怪怪的,如果不是刻意安排,點會「咁啱得咁橋」全都是普通話人。

如果有關機構真的是刻意安排的話,又豈會只考核語文能力那麼簡單。反恐級別的保安,除了人身安全,還包括不能令領導人看到聽到和碰到尷尬。長者的政治取向,就一定需要嚴格審查,這應該是常識吧!

因此之故,主辦單位要做到不出亂子,確保他們不會說出做出令張常委尷尬的事情來。能夠近距離與張常委接觸的長者,一定不能是黃絲,一定不會喊「我要真普選」,也不會提有過恐怖經歷的文化大革命。

若然政治取向要審查,人們不禁要問,如此安排,與中國大陸慣常造假有何根本分別?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