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歷史,不能任意重寫

歷史,不能任意重寫
廣告

廣告

歴史可以重寫,但不是任意地重寫。

由今天回溯過去,任憑你稱謂那場運動是民主覺醒、政治啟蒙或香港命運共同體的初端都好,那也是一場明張目膽的「愛國民主」運動。中國人身份的認同及愛國話語的建構,是與民主反專制並行的。我認為要對自己坦白點,也不應對這過去感到難堪。

但二十七年不是一塊鐵版,而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我相信這些年月中,不少人都經歴過反思與轉變的,尤其在愛國主義由濃而淡到質疑這一點上。不知多少年前起,每當支聯會在維園播起「中國夢」,朋友輩都反感嘲弄,都認為「自由花」就夠了,不要再發炎黃子孫春秋大夢。

所以,今時今日,將參與支記悼念活動的人,全都看成為大中華主義者是不公道的。今天有朋友以堅守普世價值,守護記憶,拒絕遺忘來為六四悼念活動正名,即使這不算是純粹初衷,但對部份人來說也應是反思下的結果。

尤其在香港經歴過大大少少民主運動的人來說,走出民族主義陷阱,更是不少我輩或前輩如八十年代民主回歸派學運領䄂自我批判的省悟。在雨傘運動前大罷課啟動集會的論壇上,同為講者的蔡子強就公開指出,若果八十年代學生運動有甚麼值得自我批評的話,就是當年「講民族太多,講民主不夠」!

走在今天遊行人群中,不滿意的話,大可不喊「建設民主中國」這口號,但要求「結束一黨專政」錯在那裡?無需認同大陸人是同胞,但同樣活在中共統治下,要求反專政又錯在那裡?

若果說這二十七年歴程是去國族化的過程,是對民族主義警剔的過程,我們就要當心,今天是否由一種民族主義滑向另一種民族主義;由一種愛國運動滑向另一種愛國運動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