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葉蔭聰

網站編務顧問 網誌

國際

負隅頑抗:瞿明學的甘肅基層人大選舉戰場

負隅頑抗:瞿明學的甘肅基層人大選舉戰場
廣告

廣告

圖片取自維權網

一國兩制,香港與中國大陸的政治爭議可謂完全不同。

香港任何大小法定機構都會有爭議,包括近日鬧得熱烘烘的醫務委員會;但是,份屬全國制度的港區人大選舉,除了多年前何俊仁等參過選,搞過局,之後已沒有多少人再關注了。大概因為,港區人選舉比中國大陸的基層人大選舉還不如,極其荒謬,你我作為「港區」居民,完全沒有投票權,由上一屆的人大、政協等等包辦一切,連假選舉也不如。而中國大陸的基層人大選舉,起碼也有公開的提名程序,小市民有投票權,當然,候選人名單要由一個選委會把關(就像人大常委831決定那樣)。

今年又是縣鄉人大換屆,香港與中國大陸也沒有甚麼新聞,我卻注意到甘肅一位獨立候選人瞿明學。

其實每一屆選舉,都有零星的獨立候選人,利用了表面開放的推蔫程序現身。根據規定,只需十名公民便可提名了,而在中共控制的選委會阻攔否決之前,甚至之後,這些候選人有一段日子可以曝光。

甘肅省永靖縣的瞿明學,為參選人劉明學助選,劉明學當然沒有成為正式的候選人,劉只好直接參選(因為選票上有「另選他人」),自行打印材料,向選民解釋。然而,他們與另外兩名助選員卻在選舉日(6月20日)被縣警方帶走。劉等三人在投票後被釋放,而瞿明學仍然被拘留,罪名是「破壞選舉」。

我相信,他們並沒有想過真的有機會成為候選人,然而,公安的舉動令他們失敗之餘,引起更大的關注。首先,瞿的代理律師張磊律師花了兩天時間,終於在甘肅永靖縣看守所成功會見了他。6月29日,四名公民向甘肅省人民檢察院狀告永靖縣公安局局長破壞選舉。事情至今仍在發酵中。

瞿明學被特殊對待,似乎不只是因為選舉;投票已過,犯不著要再難為他。但他長年在甘肅的維權活動,才是他被特殊對待的原因。而這次參選,也可以說是他維權活動的一環。

瞿明學成為維權人士,全因為他曾是一位國營企業工人,而令他成為維權人士,也是國營企業改革重組下,國有資產被侵吞,工人利益遭出賣的翻天覆地過程。他原來是甘肅省鹽鍋峽化工廠的工人,該工廠在1960年初建成,曾是毛澤東年代的化工業龍頭,還是國防軍需的工廠,高峰期有三千多工人。然而,在2000年代初該廠破產重組,成為甘肅中天化工的部份,雖然工人名義上是股東,但中天化工則由一些政商有力人士把持。工人指控他們把原有職工的股份攤薄,非法開董事會進行決策,以及侵吞近五千萬的安置費。詳情可以看老虎廟多年前的文章,以及這篇相當詳細的報導

瞿明學是帶頭爭權益的工人,卻遭廠房「雙開」,開除出工廠及黨。瞿明學也因而與甘肅省上下的黨政要人周旋差不多十年了,他也屢遭公安部門約談及恐嚇。他一直是三千多工人的代表,他為了工人奔走,工人也為盡力保護他

中共這副統治機器的專政能力有餘,但解決地方矛盾的能力極弱,地方幹部的政經利益,與政權的維穩焦慮、家長主義心結綑綁在一起,有時連一個小村落(如烏坎村),一家企業的問題,也解決不了。鬥志頑強的人,只有默默地負隅頑抗,這已經是他們生活的一部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