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半山石牆樹被斬 私人地方不受管 學者斥樹木法落後

廣告
半山石牆樹被斬  私人地方不受管  學者斥樹木法落後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繼去年般咸道4棵石牆大樹被斬後,西環西摩道合一堂斜坡日前再有兩棵石牆大樹被斬,樹齡更達50年以上。民主黨當區區議員鄭麗琼接受獨媒訪問時表示,兩棵石牆樹在星期六晚被斬,政府卻沒有任何通知,直至近日才得知此事。她指該石牆由私人地方擁有,區議員根本愛莫能助。「講得難聽啲,屋宇署都未必知要通知我」。港大地理學系講座教授詹志勇指出,香港現時的樹木法落後,令私人土地的樹木不斷遭砍伐。

photo413379006284539840

鄭麗琼:保護樹木相關政策不足

擔任半山衛城選區區議員多年的鄭麗琼指出,自2014年有孕婦被大樹壓中死亡,區內不時收到屋宇署信件,提醒要處理私人地方的護土牆問題。鄭續稱,由於屋宇署要求業主自行監察樹木,擔心無法向屋宇署追究事件,亦未必能向區議會提出諮詢。

鄭麗琼認為政府在保護樹木的相關政策不足夠,因為一般市民都不會覺得樹木危險,要在發生意外時才意識到嚴重。「政府要做好把關,而風險評估最好有樹木法,但政府得個講字。」

通報機制無法保護私地樹木

去年8月,般咸道有4棵石牆大樹突然被斬,引起區內外的居民不滿。當時政府被批評諮詢不足,沒有盡力保育石牆樹,只會斬樹解決問題。該區區議員陳捷貴更被斥沒有阻止工程,是「斬樹兇手」。

經申訴專員公署調查後,政府提升移除樹木通報機制,要求日後在非緊急情況下,當局在移除古樹、石牆樹和受公眾關注的樹木時,須將個案通報樹木辦。而樹木辦認同有關建議後,會諮詢樹木管理專家小組的意見;當局亦需將斬樹決定及原因通報當區區議會。

但該機制只限通報公共地方的樹木,長於私人地方的樹木則任由業主處理,毋須通報政府。有網民指出,合一堂斜坡兩棵石牆大樹是1990年《阿飛正傳》的拍攝場景之一。詹志勇表示,被斬掉的分別是細葉榕樹和朴樹,兩棵樹都很穩固,倒塌機會小,「唔明咩原因要斬」。

photo413379006284539846

詹志勇:政府唔想做野、唔想煩、唔想進步

詹志勇續表示,合一堂的石牆大樹處於私人土地,而70年代之前的私人地契不設樹木保護條款,毋須申報:「換句話說,大部分私人土地嘅樹冇王管,要斬就斬,政府唔會理。」

有「樹博士」之稱的詹志勇,多年來一直積極推動樹木法,他指出,實行樹木法能全面保護樹木,包括設立非法砍樹的罰則、選擇樹種和種樹地點、改善種植地的土壤及其他條件、將特別樹種列入「冠軍樹」名冊、規範行業發展及設立註冊樹藝師名冊等。

詹志勇又對獨媒表示:「大約14年前,我參考世界各國的樹木法,特別設計一個給香港,並把計劃交給政府,但政府一直不接受,最近局長都話不需要樹木法,但申訴專員都話過要。」被問到政府不推行樹木法的原因,詹稱政府「唔想做野、唔想煩、唔想進步,所以唔需要。」

Publics strong response

圖:般咸道4棵石牆大樹去年被斬

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則對記者指,政府消息指該石牆樹是因合一堂要維修斜坡而斬掉,屬於私人地方的範圍。許智峯表示,現時移除樹木通報機制不合理,因私人地方斬樹不需通報任何人。

他認為香港需要設立樹木法,規管私人地方砍伐樹木,「樹木有公共性,是市民的記憶之一」。他亦指出,單因維修而斬掉健康的樹是不能接受的做法。

中西區關注組的羅雅寧則對獨媒表示,十分關注事件,關注組會向相關部門查詢斬樹原因。羅認為「區議會都似乎不清楚事件詳情:「似乎冇特別原因斬樹,一定會要求解釋及補償。」

記者:林曉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