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運

無標準工時 點睇香港電視?

廣告

廣告

文:香港廚師聯盟

感謝王維基為巿民帶來 HKTV,但是《導火新聞線》中後段,周家怡的爆Seed演技,除了要 Anyone But CY 的行政會議批出電視牌照外,更要規管工時,普眾大羅才得以欣賞。

王維基說標準工時會令基層受害,事實上,飲食業正是工時長的重災區,我們看到的是,沒有加班費、沒有立法規管工時,基層才是最為受害。因為老闆與打工仔訂定合約內容時,打工仔缺乏議價能力,有如大石壓死蟹,何解不少工友日做夜做,才得鷄碎咁多養活一家人?還要捉襟見肘,正是租金又貴,人工又無得加,甚至工時長而沒有加班費,有的把休息日也賣掉。

工時長、壓力大,我哋打工仔女,點有時間欣賞電視呀?~

廚盟細輝:

一個有錢既商人,一旦從政,魔童都會變成魔鬼,佢既政綱,其實就係向錢看,俾老闆繼續賺到盡,剝削打工仔,係無造福到大眾!

王維基的勞工就業政綱原文

工時部份:

(一)標準工時 基層受害

香港人刻苦耐勞,打工仔工時長,早已世界知名。但隨着時代轉變,打工仔尤其是新一代,都希望工作與生活有更佳的平衡,因此近年出現較大的呼聲,爭取最高工時。然而,因為本港比較獨特的經營環境,例如以服務業為主的經濟結構,加上僱主的強烈反對,有關討論變為標準工時的立法。

勞資雙方對應不應該立法訂立標準工時,分歧嚴重。我支持保障打工仔,但不禁要問:標準工時立法對基層勞動人口是好還是壞?其實我早於2015年4月已發表過文章探討標準工時,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不少工會要求,若僱員的工作時間超出標準工時,例如每周44小時,僱主須支付相等於平均時薪1.5倍的超時工作補償,僱員亦可選擇以補假代替金錢補償。工會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他們接觸大量基層勞工,擔心他們可能因為教育水平較低,會被一小撮無良僱主藉超時工作而壓搾。我明白這情況確實存在,但立法制訂標準工時是不是可以遏止這種「無良」情況?答案恐怕是未必,「無良」僱主或會通過修改僱傭合約,令基層員工不但不能受惠於標準工時的訂立,更可能令這些低收入階層最終成為受害者。

(二)制訂標準合約 多勞多得

我認為有關標準工時爭議的最根本問題不是工作時間的長短,而是基層僱員能不能夠多勞多得?教育和技術水平欠缺議價能力的勞動基層是不是受到不平等合約對待和壓搾?

比立法更有效的做法,是政府及相關部門就一些基層工種制訂標準僱傭合約指引或標準合約的範本,協助勞資雙方清楚釐定工種的職務和工作要求,以及訂明大家同意的每星期工作時間,以及超時工作補償的計算,協助勞動基層取得清楚合理而應得的報酬。工會及部分立法會議員推動標準工時的立法,其實只會強迫地將勞動基層的工作量及薪酬一同削減,令勞工界和香港經濟同時受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