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政經

要的是對策,不是感受

要的是對策,不是感受
廣告

廣告

圖:蘋果日報

7月5日,是中一統一派位的放榜日子,一如以往,有傳媒發現部分中學,派出老師到觀塘學位分配組門外招攬新來港學生,盼藉此取錄更多學生。本來,新聞沒大新意,每年傳媒皆稱老師為「經紀」(廣義上說,香港任何一位要向家長介紹學校的老師都是「經紀」)。不過,令人為之氣結的是,教育局長吳克儉7月8日,出席立法會會議後,當有記者向他提起這事時,竟表示,「多謝老師主動外展接觸學生」,認為此舉可針對新來港學童,讓他們得到充分資訊云云。(《明報》即時新聞)原來教育局一直沒有為學童提供足夠的資訊,而要這些學校的老師甘冒被傳媒偷拍的尶尬,為學童送上一份選校資訊。喂,局長都說到口邊了,教育局的一眾EO,要做嘢啦!

電影《寒戰2》裏,描述當上警務處長的郭富城妻女被虜,他詢問下屬意見,聽了他們對此事的回應後,大發雷霆:「我要advice,唔係comment!」登時,眾人默然無語。可是,現實裏,一個問責局長,對於收生不足的學校,每年都要被迫到觀塘接觸新來港學童這狀況,他竟然只拋下一句「多謝老師主動外展接觸學生」,連comment都不是,只是感受(feeling),真的使人莫名其妙,難怪他的民間評分,會越來越低了。

他難道不知道每年中一派位,每區人口不同,適齡入學人數都會不同,故這個制度底下,有些偏遠地區成為了派位的重災區;有些則剛好相反,該區每年人口穩定,學位剛派夠,行有餘力,更可多收「叩門生」,造成了教育界「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現象。吳局長,既然你說那些老師是去介紹學校資訊給新來港學生,那麼,建議教育局於當天在派位中心辦一個「教育資訊嘉年華」,每間學校獲分配一個攤位,好讓老師可以名正言順,即場向家長及學生介紹學校,省得老師們活像「經紀」,為了客戶而東奔西跑,被記者追,被保安趕,你說這個安排好嗎?

然而,假如他真的記不起每年報章報道的話,而只是以一句「多謝」敷衍了事,那麼,除了反映他一如以往對教育政策認識不足,「牛頭唔搭馬嘴」之外,更顯得他對一眾老師的刻薄寡恩。他口中的甚麼三保政策,合約轉常額等政策,不是搔不着痕處,就只是資源調撥,完全未能針對教育現有生態對症下藥,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面對輿論壓力下的小修小補,問題仍未解決,只企圖將這燙手山芋交給其接任人。現實就是,教育局一邊廂沒有針對學生人數越來越少的現況,派足夠開班的學生給學校;另一方面,則對這些學校一步一步收緊資源,令這些學校每年都辛苦經營,缺乏人手之下卻又要不斷做招生的工作,否則不夠學生,暑期時又要繼續掙扎求存,以免落得進一步縮班,甚至「殺校」。

我們實在受夠社會上由特首司長局長,乃至各機構的領導人,那些言不及義、言不由衷,說了等如沒說的甚麼「多謝」呀、「高度讚揚」呀、「值得表揚」呀等經過計算的「感受」了。我們要的是針對政策漏洞的解決方法,要的是務實的對策,可行的建議,而不是那虛無得使人憤怒的「感受」。因為所謂的領導人就算講一百句,一千句「多謝」;幾十次,幾百次「感動」,這些學校的老師每年都仍要被迫走上街頭,暫時放低尊嚴,拋開理想,為來年可以開班教學而戰,至於合約教師,甚至乎只為他人作嫁衣裳,學生是收齊了,自己卻要被學校叮走,教育局長,除了一句捉錯用神的「多謝」之外,你還為他們做了甚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