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文化論政】楊雪盈:細看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政綱

廣告
【文化論政】楊雪盈:細看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政綱

廣告

今屆立法會選舉進入大直路,各路候選人與團隊均盡最大努力為選情造勢。與以往冷處理的做法不同,今屆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下稱「此界別」)成為焦點所在,在社會各界均有一定知名度、有「樂壇長毛」之稱的音樂人周博賢,單挑現任議員、全國人大政協馬逢國,兩者除了政治立場迥異,在政策闡述和理解方面也有不少值得討論的地方。

業界個人票何去何從

筆者月初曾出席一個公開論壇,兩位候選人要接受數十名業界代表的現場詢問。當中最具爭議的是此界別的業界個人票去向。在現行制度下,四個範疇中,只有演藝和出版範疇有個人票,約有200餘人,在總數近3000名的選民中,僅屬「少數民族」。

周博賢打正旗號,要為業界爭取個人票,並提出「內爆功能界別」,藉着進入議會去取締之。與周不同,馬逢國指稱「擴大選民基礎、爭取個人票」在業界中並無共識,這與政制及內地事務局6月回覆周博賢的信件不謀而合;甚至在馬逢國政綱內也沒有提出與個人票相關的倡議。論壇中亦提到「首先功能的存廢要重新界定,由回歸以來一直討論,仍未有結論,寧可把時間放在討論其他議題上。」

無疑,調度議程,以達政通人和是政府責任;然而身為功能界別的議員,其身份乃是監察政府,代表人民,何以妄自菲薄,連提出願景的魄力也缺乏?按照上屆數字,馬逢國連任機會相當高,業界朋友,能等多4年嗎?

在《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方面,兩者均認為條例需要通過。周認為《版權修訂條例》「應考慮『開放式豁免』等民間建議,平衡版權保護與創作自由」;馬在政綱上則稱「要重啟諮詢,盡快更新版權制度立法,並從多方面加強打擊網絡侵權問題」。周多番強調「政府把網民與市民置於對立面」,議員有需要作出協調。此條例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在保障業界的同時,也不窒礙創作自由,是故如何諮詢、如何與各持份者協調溝通,取得互信,便是「最能執行這修訂草案諮詢」的人選。

早前討論修訂過程中,民間曾有無數諮詢會,周曾出席數次,馬逢國亦曾主辦一次。自由與版權不應是對立的,筆者希望能有真正助業界持續地、百花齊放地創作的議員當選。

馬逢國在政綱提出,要成立文化、體育、旅遊局,專責文化、體育事宜。事實上,現時政府處理文化及體育相關事務時,並無一個專責的決策局處理。雖說這種「格局」在國際間也有先例,然而是否適合把三者置於一局,是否適合香港的語境,則尚有很大疑問。

再加上筆者在論壇問到,重中之重的工廈、空間、資源、自由問題,此局會否處理,馬逢國亦避而不答,只稱可由文化及體育帶來更多經濟效益,讓業界發展。周博賢則提出要成立恒常諮詢架構,確保業界聲音能定期、有效地向政府反映,同時亦提出租金管制,以紓緩使用者的租金壓力。兩者都有提到工廈改例、圖書館版稅、善用空置校舍等問題,但只有周特別提到創作自由及對政制的願景,而馬則於政府體制的更動或增減上着墨較多。

須以文化角度發聲

選舉結果將於一周內塵埃落定,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議員有着一個特別的位置,就是要代表業界,在這個傾斜於經濟發展的議會中,以文化角度發聲,並監察各種議題。除了關注有形的創作空間外,無形的創作空間亦更應捍衞。功能界別議員在整個議會70名中佔一半,卻掌握重要的「分組點票」的部分,重大議題都要過這一關。

希望手持一票的3000名團體及個人選民,都能閱覽候選人的政綱,明智地作出選擇。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

文章原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6年8月30日

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