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政經

王維基司法覆核

廣告

廣告

本屆立法會選舉賽果夠晒震撼,六名「本土派」新人當選,王維基大意失荊州熱門倒灶,但選舉正被司法覆核同司法呈請,選舉結果未必是無言的結局。現屆議員70 人亦明顯違憲,王維基如司法覆核贏硬,立法會就必須重選,王維基已經可以宣布自己是候任立法會議員。

《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立法會產生的具體辦法和法案、議案的表決程式由附件二《香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式》規定。」

而規定」是已經設定的立法會產生辦法,具體辦法由附件二規定。附件二只對第一至第三屆產生辦法作出具體規定,第六十八條訂明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

有「全部」就必定存在「前設」,附件二第一條(一)規定立法會的產生辦法「議員每屆60 人」,「每屆60人」就是「全部議員」的設定值。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就是最終達至議員60人都由直接選舉產生。

每屆60 人」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也就是規定達至普選後,全部議員仍然「每屆60人」。「議員每屆60人」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設置,是根據回歸前香港立法局組成的實際情況而規定,是特區不能修改的制度性規定。

附件二第三條二○○七年以後「如需對本附件的規定進行修改」是有條件的授權,只授權修改「最終達至普選」的相關事項,特區只能修改全部議員由直接選舉產生,以及修改法案表決程序配合普選。修改授權不包括改變「議員每屆60 人」的制度性規定,2012年政改,將立法會議員增加至70 人,絕對違憲,現時的超級區議會議席,是非法怪物。

附件二第一條(一)具體規定立法會第一至第三屆的產生辦法,第一屆立法會按照《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產生。「議員每屆60 人」,第一屆分區直接選舉的議員規定20人,第二屆24人,第三屆30人。第二及第三屆都是減少非直選的議員,對應增加直選的議員,《基本法》第六十八條規定「循序漸進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最終就是全部議員由直接選舉產生。

「循序漸進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最終達至全部以前,已經存在議員由普選產生。「循序漸進最終達至全部」,循序漸進是規定第二及第三屆增加直選議員,第六十八條「最終達至全部普選」的定義清晰明確,就是全部議員由直接選舉產生。

《基本法》第六十八條「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只是制定第一至第三屆產生辦法的規定。「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基本法》是八十年代制定,立法會產生辦法是九七回歸後實施,全國人大不是仙家不是神,不可能預知香港回歸後的實際情況。

「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其一是指中英雙方協議港英最後一屆立法局,過渡成為特區第一屆立法會,因此第一屆任期為兩年。其二是指立法會「議員每屆60 人」,是延續港英時期立法局組成的實際情況而規定。「循序漸進的原則」,是第二及第三屆增加直選議員的規定。「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不是循序漸進原則的依據。

歷史記載,2007年12月29日,時任港澳辦副主任的張曉明同喬曉陽來港發噏瘋,張曉明表示不能簡單地把功能組別選舉與普選對立,「普選模式沒有絕對的標準,普選不一定是等於分區直選,不一定是完全劃上等號」。

有關政制發展的爭論,中央及特區政府一直堅持,普選要根據香港的實際情況,普選適合香港實際情況,就是要兼顧社會各階層利益,要體現均衡參與。而「泛民陣營」從未維護《基本法》爭取真普選,任何事情都是「食住上」謀求最大利益,只要求立法會議員增至100人,取消分組點票。「泛民」樂見功能議席天長地久,「取消功能組別」就可年年月月嗌不完。

香港今時今日的亂局,主要是中央無法無天指鹿為馬顛倒黑白造成。立黨已經九十五年,不知道中國共產黨是否曾經有過「偉大光明正確」的時刻,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十九年來的實踐,香港市民用放大鏡都搵唔到「偉大光明正確」的踪影,只清楚看見無比邪惡的痕迹。香港要變好「泛民」要着草,中國要變好共產黨要走佬。

其實今時今日的亂局,行政立法同樣罪孽深重,例如2012政改方案,多咗議席多咗上位機會,各黨各派就好似執到隔夜撚咁歡喜,方案有冇違憲阿媽係唔係女人,一於少理。現屆議員70 人絕對違憲,王維基有心從政如果唔敢司法覆核,就是驚咗共產黨,證明參政不是為香港做事。歷史的痕迹亦清晰顯示,立法會議員都冇乜邊個真心為香港做事,大部分只知爭名奪利做奴才。

廣告